1790、阳谋



  商队中的人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



  在一些老者的印象中,血祖那可是一个狠角色。



  当年血祖带领血族围攻流放之城,那一战打的昏天黑地,日月无光,天上的星辰都打碎了。



  纵然如此。



  十三位半步破壁者级别的存在,仍旧没有将其斩杀,让其逃之夭夭。



  如今回想当日的战斗,仍旧浑身颤抖,想要逃离。



  现在。



  他们看到了什么。



  一位男子此时此刻出手,双拳舞动,暴打血祖。



  那血祖眼看随时随地都可能被打死的样子,简直令所有老人大跌眼镜。



  然而。



  如此一幕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不能用震撼来形容,仅仅只能用很强来形容。



  他们没有见识过血祖的真正战斗力有多恐怖,他们仅仅听说过血祖很强,那是传说中的人物。



  如今。



  他们好像看到了一位比血祖还要强大的存在。



  整个商队,数百人,就这般愣愣的看着远处的战斗。



  “不要愣着,快点走,快点走,如此战斗你我被波及,分分钟就会被斩杀。”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不能留在这里观战。



  一时间。



  整个商队赶紧加速前行,试图躲避如此战斗。



  然而。



  血祖显然已经将他们盯上。



  刷!



  血祖道身就算被郑拓一拳轰碎,他仍旧奔着商队而来,试图利用手段将商队中的众人斩杀。



  面对血祖一次又一次的攻击,郑拓很难将商队所有人全部保护。



  百密一疏。



  血祖终于找到一个机会,翻身便是杀向商队中的众人。



  无尽血雨杀来,铺天盖地,将所有人笼罩其中。



  那血雨曾斩杀过丁长老,纵然如今的血族道身已经不如刚刚一般强大,但是斩杀商队中的人还是轻轻松松。



  遭了!



  郑拓看到如此一幕,便知道要出大事。



  千钧一发之际。



  刷!



  一道闪光,瞬间从商队的后方杀来。



  那光芒闪烁之璀璨,眨眼间便是将所有血雨全部蒸发殆尽,使得血雨没有任何一滴落在商队之中。



  如此一幕,惊呆所有人,其中便是包括郑拓与血祖道身。



  “还有高手!”



  血祖道身与众人皆是看向商队的背后。



  此时此刻。



  商队背后一位身穿白衣,头上带着斗笠,看不清容貌的女子,就这般平静的坐在一辆马车之上。



  面对如此多人的目光,斗笠女子没有任何想要回话的意思,她就这般坐在车上,怀中抱着一柄入鞘的仙剑,整个人清冷的样子,似乎在说生人勿进。



  “好一个高手,我喜欢这样的高手。”



  血祖道身当即兴奋无比的冲向女子,对于他来说,若是能够吞噬女子身上的精血,便是比吞噬整个商队所有人的精血都好用。



  刷!



  血祖道身杀到了白衣女子的身边,随后抬手便是道出一道血光,试图将其斩杀当场。



  看到如此一幕,郑拓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他有一种感觉,感觉这位白衣女子很强。



  果然。



  白衣女子稳重如山。



  她端坐在马车之上,头也没有抬,任由那血光杀到自己的面前。



  刹那间!



  女子拔出怀中的仙剑。



  那仙剑无形无相,根本看不清模样,刹那间出剑,刹那间收回。



  在看。



  血祖道身打出的血光居然被一剑冲中间一分为二。



  “怎么可……”



  血祖道身欲要说话,但却惊愕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何时,居然被从中间切开。



  嗡……



  血祖道身试图催动法门重组肉身,但却看到眼中有无数光芒闪烁,下一秒,他便是被女子手中的仙剑切碎成了无数碎片。



  太快了,太强势了,隔壁班没有任何闪躲的可能。



  就算是在远处观战的郑拓,就算郑拓有准备,也都没有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白衣女子手中的剑简直快到难以理解,堂堂半步破壁者的自己,居然看不清女子如何出剑,如何收剑。



  众人无比震惊之极!



  那被切碎成无数碎片的血祖道身,终于依靠自己顽强的生命力,再度重组肉身。



  重塑肉身后的血祖一脸疑惑的看向白衣女子,似乎知道对方所用的剑法为何,却又不敢确认。



  最终。



  血祖道身选择远虑白衣女子,不与其交锋。



  反观白衣女子,血祖道身不招惹她,她便是没有任何招惹血祖道身的意思。



  “赶路,快点赶路!”



  车队的老人见此,赶紧小声说话。



  前方带路之人听闻此话,虽然浑身颤抖,但也继续赶路前行。



  整个车队就这般从血祖道身的面前经过,整个过程,血祖道身都没有敢有任何出手的样子。



  刚刚白衣女子出剑已经伤到了他的本源,若是对方再出手来上一剑,他觉得自己恐怕扛不住,会被其分分钟斩杀。



  “血祖道身,怎么如此胆小,你不是想吞噬这群人的精血为自己所用,动手啊,怎么不动手了啊!”



  郑拓调笑着与血祖道身说句话。



  听闻此话,血祖道身狠狠瞪了一眼那郑拓。



  “蓝道友,你我交手这般之久,看来谁都无法奈何对方,不如谈谈条件吧。”



  血祖道身如今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或者说,他如今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条件,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蓝道友,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会进入这流放之地,但我相信,你肯定想要离开,所以,我与你交换的条件便是帮你离开此地,你看如何。”



  “离开此地的方法!”



  听闻此话。



  郑拓微微一愣!



  你别说,若是有顺利离开此地的方法,他当然不介意与对方合作。



  “好啊!你说说看,若是可行,我并不介意与你合作。”郑拓也不着急。



  他能隐约感觉到,流放之城中的强者马上就能赶到。



  “蓝道友,流放之地本身便是一处很特殊的地方,在这流放之地中,看似仅仅只有一条回去的路,那便是流放之城中的流放之路,其实,整个流放之地不过是一个已经死掉的大世界,一个即将死掉的大世界,若是能够找到这个世界最薄弱的地方,便是能够以强横手段将其击碎,然后离开此地。”



  血祖道身说的没有错,其实郑拓从钢架进入流放之地便是能够感觉到,流放之地简直就是一个死掉的世界,但却没有死透的世界。



  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之中只有压抑,那种压抑使得人们难以承受的苟活着。



  “所以,你是现在说,还是我将你镇压,然后利用搜魂知道那个地方在何处。”



  郑拓迈步逼近血祖道身。



  “你对我搜魂也没有用,因为那个地方只有我的本体知道,其余人一概不知,所以,只要你与我合作,我便会去询问本体,你看如何。”



  血祖道身如此话语叫郑拓摇了摇头。



  “你觉得呢?”



  郑拓的目光盯着血祖道身,已经彻底将其锁定。



  不管这件事真的还是假的,只要自己搜魂,便是能够得到最终的结果不是。



  “蓝道友,我看得出来,你对此非常感兴趣,你放心,我会回去询问我的本体,待得你我下次见面时,希望你我能够合作。”



  血祖道身说着,也不见其有任何想要离开的想法。



  反观郑拓。



  他听闻此话,便是感觉到了不妙。



  血祖道身如今已经被自己镇压,一个被自己镇压的家伙,凭什么说出这种话语来。



  所以。



  既然对方说出了这种话语,那其中必然有原因所在。



  他脑筋转动,同时看向四周,最终心头一跳。



  “看不出来,你还真是谨慎,居然不仅仅只有一尊道身前来啊!”



  郑拓能够想到的唯有如此。



  血祖道身对自己的血液非常渴望,所以,不绝对不会轻易派遣一个人前来,相信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定然还有道身存在。



  “聪明,真是聪明,蓝道友,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喜欢,我始终相信,你与我合作便是天作之合,你我一统整个流放之地,然后杀出去,在那原始仙界之中,建立属于你我的神朝,岂不快哉。”



  血祖道身畅想着未来,言语中那种肆意的样子,使得郑拓还真有一点点心动。



  他心动的是在原始仙界之中建立属于自己的神朝,对于他来说,他不会跟随任何人,何况你血祖这种人人喊打的角色。



  纵然你本体为破壁者级别的存在,但那又如何。



  “建立所谓的神朝就算了,我整个人不喜欢搞这些事,也没有兴趣搞这些事。”



  郑拓嘴上如此说着,暗中仔细感受,试图找到暗中与血祖道身有联系的家伙。



  若是能够找到暗中的家伙,将其抓出来一起干掉,那今日才算圆满。



  若是找不出来暗中的那个家伙,仅仅干掉面前的血族道身,总觉得亏得慌。



  一尊道身而已,将其斩杀根本无法削弱血祖任何,甚至会因为血祖那变态的性格而使得其更加兴奋。



  “蓝道友,不用找了,你找不到的。”



  血祖道身不在反抗。



  他看着郑拓,已经看出郑拓在寻找他的另一尊道身。



  “蓝道友,真的不用在找了,你放心,我都不知道我的那尊道身在何处,你若是能够找到,不妨告诉我一声。”



  血祖道身看上去轻松许多。



  他已经彻底放弃逃跑的欲望,因为他隐约已经看到就流放之城的位置有强者赶来。



  很显然。



  面对如今这种情况下,他没有任何能够逃跑的可行,不如安静下来回复回复气力。



  望着已经没有任何逃跑欲望的血祖道身,郑拓也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



  他继续在周围寻找,试图借助风的吹动,感受周围的气息波动。



  但是很可惜,纵然他能够感受到风的波动,但他仍旧找不到血祖道身的另一尊分身,或者说,另外好几尊分身。



  停止了对血祖其他道身的寻找。



  他看着此时此刻老神在在的血族道身,不由皱眉。



  这个家伙如此清闲,怎么看都不对,莫非这个家伙在酝酿什么阴谋不成。



  就在他思考之际。



  数道身影降临场中。



  可以看到,在这数道身影之中,便是有他认识的飞天神鹰与青鸾。



  “蓝道友,怎么样,你没有受伤吧!”



  飞天神鹰看上去有些疲惫,因为这次赶路他可是用尽了全力。



  该死的流放之城,看似很近,甚至触手可及,谁能想到这么远,怎么飞都飞不到,简直急死了他。



  “我无恙。”



  郑拓平静回应出声。



  随后。



  众人皆是看向血祖道身。



  “哎呦呦……看看这是谁,谁不是黑龙帮主吗?”



  血祖道身有恃无恐的看向场中的一位男子。



  男子身形高大,浓眉大眼,整个散发出一股猛虎般的气息。



  黑龙帮帮主黑龙,半步破壁者级别的强者。



  “血祖道身!”



  黑龙开口,声音低沉,隆隆作响。



  “真是许久不见,说话还是如此酷酷的啊!”



  血祖道身有恃无恐的缓缓起身,甚至伸个懒腰的样子,颇为悠闲自在。



  “你们都小心点,这家伙十分难缠,手段也是非常多,不要让其逃走。”



  郑拓赶紧提升黑龙等人。



  “多谢这位道友提醒,对于血祖,我们恐怕比道友还要了解的更多。”



  说好的乃是一位女子,身穿一身赤红长裙,整个人犹如一尊火凤凰般,散发出炙热的气息。



  万禽门门主,朱雀。



  “哎呦呦……差点忘记,朱雀仙子,你身上的伤痕这些年可好啊!”



  血祖道身俏皮话说着,当即引得朱雀不满,欲要出手针对血祖。



  “这么多年不见,脾气还是如此火爆啊!”



  血祖道身望着朱雀,对于朱雀身上的血脉非常喜欢。



  “血祖道身,你今天插翅难逃!”



  青鸾喊话血祖道身,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强势。



  “我知道我知道,我自然的我插翅难逃,不过……”血祖道身看向郑拓所在,然后用非常巨大的声音喊道:“蓝道友,你答应我的事可要办到,若是这件事能成,这流放之地便是你我的天下,到时候,你我在长饮一番,哈哈哈……”



  遭了!



  郑拓暗道一声坏了,但一切都晚了。



  血祖道身当即燃烧自己本源,就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嘭的一声化为一团血雾,命丧当场。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0ynPg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