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锦蛇妖仙 > 第十二章 拜年礼

第十二章 拜年礼



  寒风远去冰雪消融,溪边桃花压满枝头,堤岸青草郁郁芊芊。



  狐狸们在萧瑟土洞里忍过隆冬,身上厚厚毛发褪去,重新长出淡淡的短绒毛。



  忘却年前的惨痛生活,狐狸家兄妹四只一齐钻到山涧里嬉戏,穿红花寻玉兔露沾身,坐青石倚枯藤风拂面。



  蓦然回首已至锦蛇洞府。



  原本熟悉的规整山洞,乱石堆积在洞口,侧边画着丑陋团案。



  狐狸老二心中不忿,“那疯蛇还在冬眠吧!”



  老大意识到任性胡为的老二脚下似乎有动作,马上拦在前边,“真扫兴,我们去溪水对岸继续捉兔子给爹养伤,别找不自在。”



  狐狸老二赌气道,“我憋得慌,要在蛇洞面前撒泡尿,才能解气!”



  狐狸老大赶忙嘴巴叼住老二的尾巴阻止,然而只咬出一嘴毛。



  狐狸老二小跑到洞前。



  后面因为嘴里叼着猎物而无法有说话的老三直摇头。



  小妹也劝道,“二哥你都快要成年了,怎么能做这种事,羞不羞呢!”



  老二却回头吼着,“这洞本来就是我们家的地盘,只不过被那烂蛇霸占去了!我就是气不过,大家冬天挨冻挨饿,爹它腿上还害了寒疾,你们就能忍?”



  那狐狸正要抬腿小解。



  却瞧见那石头缝下,一抹灰色的小巧头颅探出,充满危险意味的粉色双尖舌头在空气中乱颤,而被一道黑墨涂成漆黑的深邃眼珠,则直勾勾往上瞧着莽撞狐狸。



  正是冬眠苏醒的锦蛇!



  刚还怒气高昂的狐狸,只瞧了锦蛇一眼,高抬的后腿便轻轻打战,倾泻欲望生生憋回去。



  锦蛇又仰头张开嘴巴,原本小巧的嘴角立时如桃花般绽放,粉嫩的肉芽便如花瓣,但锋利的牙齿隐没其中,在狐狸看起来只剩残酷美感,却无任何花朵甜蜜的气息。



  “这蛇妖才从冬眠里醒来,正饥肠辘辘……它张嘴,绝对要杀了我!没错,它要吃我!”



  狐狸心中疯狂地呐喊,半年来来蛇妖的压迫以及父亲的循循教诲,瞬间将其引以为豪的勇气击碎,只剩下无边的恐惧。



  “跑!”



  狐狸只剩一个念头,腿脚,然后使出吃奶的力气蹬下去,如同见着狐狸的羊羔,头也不回地奔跑开,而远处三只狐狸,也跟着一溜烟跑掉。



  锦蛇有些发蒙,它被门外狐狸的嘤嘤叫声惊醒,正打着呵欠往外瞧瞧发生何事,就见到这幕。



  “嘶,一群狐狸的恶作剧?到洞府前把本蛇从美梦中唤醒,然后就拔腿跑了?”



  锦蛇蜷起尾巴,准备回去睡个回笼觉。



  不过,好像还有特别的气味残留。



  锦蛇探出舌头,它闻到了,那是血肉的味道。



  锦蛇缓慢地爬过去,在地上找到只死去的野兔子,鲜美的气味令锦蛇打起精神。



  “嘶!原来爷错怪这群狐狸,是给蛇拜年送礼的呀!”



  锦蛇咬住兔子往洞府里搬,心中有些感动。



  自己那么地戏弄这群狐狸,居然也没有把它们惹恼,反而大方地给邻居送出礼物,如此热情好客的精神实在是令蛇惭愧。



  不行,作为知恩图报的好蛇,得回礼!



  冬眠过后肚子瘪瘪的锦蛇,迅速将狐狸送来的食物下肚,然后盘尾思考起该给对方送什么礼物。



  很快就有了答案。



  等肚里的食物消化完全,锦蛇便离开巢穴,正式开始出洞以后的第一次捕猎活动,那是早在冬眠前就锁定目标。



  往北到达溪涧源头,这是处沼泽,从山上留下的雨水以及化开的雪水积聚起来,大部分都被泥泞的沼泽地吸收,只有小部分溢出的水流往外流淌,汇成涓涓溪水一路往南。



  沼泽地上青草茵茵,春花满地,蝇虫和蜜蜂在其间忙碌,充满生命气息,但这只是表象,吞没野兽于无形之间,裹挟累累白骨于泥浆之内,才是这片地域的真正面目。



  当然,天生与地面接触面积大而压强低的蛇类,并不在沼泽泥潭的捕获范围内,游行其间更是如鱼的水。



  锦蛇没有立即钻进沼泽,虽然在里面可以轻松行动,但柔软的淤泥上完全没有办法刻画符咒,它只能提前在沼泽外围的石头上用野兽鲜血做出陷阱。



  然后锦蛇甩头钻进沼泽,忍受着腐臭泥泞一路直行,到达深处,在那里有颗早已枯败死去的巨树。



  巨树合围有三条锦蛇长度,树龄超过百年,可以想见曾经枝繁叶茂的壮观模样。



  但此刻只剩尸体,树叶全部凋落,树干也成了腐木,污泥遍布,连品种都难以分辨。



  锦蛇游梭靠近。



  距离足够近了,即使它的近视眼也能看清——斜插在沼泽地上的巨树,正中心开了个椭圆口子。



  或许是生前被松鼠挖出来的树洞。



  但现在,锦蛇在入冬前就探查到了,一只沼泽地的霸主,凶残的水蟒,将其当做了住所!



  是的,锦蛇的目标就是这只沼泽巨蟒!



  站在猎物的家门前。



  锦蛇有些犹豫。



  并不是对于捕杀同类有什么抗拒,首先拥有人类灵魂的自己对于锦蛇的身份认同感非常灵活,其次黑眉锦蛇属游蛇科,和蚺科的蟒蛇血缘关系薄弱,也不会生出同族感情来。



  要知道蛇类之间相互捕食,本就不是稀奇事,蟒蛇更是同类相食的佼佼者,对方完全不会介意把自己当做零食嚼了。



  锦蛇只是在想。



  大摇大摆钻进树洞,无异于送餐上门。



  该怎么引蛇出洞?



  要不,敲门试试。



  锦蛇耷拉起尾巴在树桩上敲打,巨树出于自身重量带来的稳固,仍然纹丝不动,但空心的构造,对于空气的共鸣实在太有帮助,朽木发出阵阵闷响。



  接着一顿窸窣的声音从树干中传出,锦蛇知道,打草惊蛇的方案成功了。



  它立即停止抽打,往后退了几步。



  随后,蟒蛇探出头来!



  长长的蛇信从幽暗的树洞吐出,在湿润空气中摆动探索。



  灰绿色鳞片包裹下的蛇唇如同面具,不规则形状的头颅狰狞如鬼将,而瞳孔极狭的眼珠闪动着无情的白色光亮。



  蟒蛇好大,好粗!



  锦蛇羡慕,憧憬!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6BeE4I3cL4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