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锦蛇妖仙 > 第二十章 镇山观

第二十章 镇山观



  赶了两日路,张二娃钻出群山,遥见得便是安宁的村寨。



  溪流蜿蜒而过,流水对岸千亩良田平整排列,青绿色稻田背后,村户农庄隐约可见,再往外,逶迤陡峭的诸山崖壁将村庄环绕。



  村庄叫船山村。



  但这里没有叫船山的山。



  传闻八百年前有仙舟坠于此处,在群山环绕间砸出片平原沃土,后来才有张二娃祖先迁居于此,村寨也就以船山为名。



  袅袅炊烟,归家羊群,抽烟的懒汉,哭啼的孩童。



  张二娃望着熟悉的一切,人生中首次将熟悉的村庄和渔船联系,山野是风雨飘摇波澜汹涌的江河,而村子就是他避风挡雨的乌篷船。



  扛着猎到的野鹿,张二娃一口气跑到村头。



  往自家方向看去,那里并没有往日跟着父亲打猎归来站在家门口殷切等待的母亲,只有一群吵嚷着的叔伯叔母。



  争吵的缘由不言自明,亲戚们想要通过抢取自己的养育权,来获得他爹这些年积蓄的家产。



  “呸!只因为听到山里有妖,就胆怯得连进山收取父亲遗骨都不愿意!一群怂货!”他轻啐一声,加快脚步进得村庄。



  “二娃,是二娃回来了!”有人在喊,家门口的吵闹戛然而止。



  大伯谄着脸,“二娃,你居然回来了!听说你又贸然一个人进山,担心死我们了。”



  二娃毫不留情地斥道,“担心什么?担心拿不到俺家田产房契?”



  连猛虎蛇妖都切身交手过,他虽只是十五岁的年龄,面对胆小贪婪的长辈,丝毫不留情面。



  旁边大伯母当场就变了颜色,“二娃你说得什么话,怎地如此难听!我们是贪图家产的人吗,还不是担心你没了爹,日子过得辛苦!没人教得话,很容易就走了歪路哩!”



  有人附和道,“是啊,二娃他爹才枉死山里没几天,这女人就放心让个十几岁的娃娃进山,这像话吗!还连续三五天都没回来,大家伙说?谁不替你个小子担惊受怕!”



  我不进山求蛇妖解毒,你们这些听到山里有妖怪就腿脚发软的家伙,能救得了俺?



  张二娃确实遵守和锦蛇的保密约定,没有透露任何关于蛇妖的部分,但是遇难的前半部分,关于老虎的事情他全交代了。



  然而那日村民的反应令他气愤。



  “谁叫你父亲仗着身手强壮,走得太深进了虎豹地盘,要怪就怪他自己不自量力!得了报应。”



  “那老虎有你形容的那么大,恐怕已经成妖怪了吧!嘶……要不要请城里的道士去除妖!”



  “其实也不用太担心,肯定是二娃夸大其词了,他一个十几岁娃娃说的话能信多少?再说如果真是妖怪,二娃他能活着回来?依我看还是从长计议,大家最近进山小心些,不要过于深入就好。”



  “这群山往西绵延不知多少里,藏了不知多少妖魔哩!就说我们村,连年都有进山被豺狼虎豹吃了的人,要是每次都请道士来捉妖,先不提能不能捉得到,就只是那道长每日的开销花用都不是俺们全村出得起……”



  ……



  各个都振振有词。



  显然都不愿意出头。



  张二娃本身对锦蛇除了天然对妖怪的抗拒与怀疑,没有太多仇怨,这些话听下来,对村里人没多少指望,自己身中蛇毒的事更是不敢出口。



  回忆着亲戚们的嘴脸,他强行撞开人群,拉着身单力薄的母亲进得屋内。



  刚坐上桌子,面容憔悴的母亲,幽幽地开口,“二娃,我这几天想了很多,觉得叔父伯父们说得对,你还是不要再进山了。”



  “娘……你说什么浑话。”



  “我怕你和你爹一样……我不愿你再做这么危险的营生。”



  “我不进山打猎,还能干嘛?”



  妇人沉默片刻,“上次你父亲葬礼上的法事道士跟我谈过,说儿子你既然能从修出几分妖力的猛虎嘴里逃脱,胆量和身手必然出众。



  他还说测了你的天赋,确实有几分修道天分。西荒城镇山观月底要招杂役道童,镇子里也有名额,他劝我让你碰碰运气!”



  暗自测过天赋……



  张二娃心中暗骂,那专做白事的山羊胡道长屁本事没有!就会坑蒙拐骗!



  他在父亲葬礼后偷偷找过那道士试图祛除蛇毒,对方收了两斤鹿肉后浑身上下摸了个遍,而后灌符水念祛邪咒,完事张二娃丝毫没有感觉不说,那道士反咬张二娃根本没中阴毒白耗了法力,最后更要收他为徒。



  谁会拜师一个连蛇毒都解不了,学艺不精的道士啊!



  不过张二娃上月帮蛇妖兜售妖丹的时候去过镇上,镇山观改换观主,预计明年开春大办法会广收门徒的消息确实早就传开。



  村里闭塞,镇山观是名扬方圆百里的大道观,拜师学艺他一介猎户不做奢望。



  但那里的道士或许能解身上蛇毒。



  少年始终对身上蛇毒耿耿于怀,哪怕那蛇救过自己性命,也很难不怀疑其暗地里的阴毒谋划。



  他和大乾王朝大多数民众相同,妖吃人是普遍道理天经地义,那蛇妖暂时没有吃他,仅仅因为索求更大罢了。



  而且,蛇妖需求的书籍,也必须到镇上才能买到。



  少年回答,“嗯……过几天我要去镇子一趟,顺路去试试吧。”



  妇人绽开眉头,“好,好!快吃饭,菜都要冷了!多吃点,听说在道观里打杂,力气要求很高呢!”



  少年咽下饭团,“八字都还没一撇……”



  嘴上如此说着,莫名那妖虎大口嚼食的恐怖嘴脸,倒地暴毙的僵硬尸体,妖蛇阴森又骇然的模样,险恶却玄妙的手段,在脑中一一浮现。



  一朝识得山外山,再难埋首做庸人。



  他心中不禁荡漾,倘若真能祛得妖毒,拜师镇山观……



  ……



  深山猎户对修行的认识止于口耳相传的故事,在他贫瘠的思考里强大的道士必定拥有无穷力量。



  少年当夜的残梦中,是修行有成的壮汉徒手把某条蛇扯烂的残暴画面。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6BeE4I3cL4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