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锦蛇妖仙 > 第二十八章 景氏女

第二十八章 景氏女



  凛冬远去,盈春未至,锦蛇迫不及待探出洞府,筹备起离家事务。



  修为升至金丹,吐纳已无法增进实力,掌握的几门低级法术也难以匹配境界,她需要前往人类世界学习深造,以弥补如今手段缺乏的弊端。



  将蛇洞封闭,磨去石上歪斜题字,往蛤蟆洞里一把拽出睡眼惺忪的宠物——锦蛇实际上没太多需要安排的事宜。



  但在这世外桃源之地潜修良久,再怎么薄情寡义的锦蛇也会生出些感情。



  浴清溪洗埃尘,拾梅枝作玉钗,朝露依稀薄雾歇,芳踪倩影踏青泥。



  “进入人类社会,我就叫景凝了。”



  “大名叫景凝,小名和昵称叫凝儿。”



  “看我这骚气外露的长相也不像是待字闺中的黄花闺女。



  嗯,姓随的丈夫景天,称景氏,以后去到城里也能称景夫人”



  “当然,自称都是奴家,妾身,小女子……”



  锦蛇很想自称为爷,但是既然要进入人类社会红尘世界,就很难再像山里这般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她同时非常清楚,规则的束缚也就代表着,一旦自己能够打破规则,能够汲取到的乐趣也将无比丰厚。



  景凝测试自身崭新称呼的同时编造起身份来历。



  一路东行,翻过两座大山,景凝抵达夏天到过的船山村,山洪退却屋舍潦倒满目疮痍。



  景凝既无援助众生的本领也无救苦救难的精力,只掘了几处新坟扒两三件衣服遮体,继续上路。



  又两日,破旧衣物却难掩婀娜身段的女子,慢悠悠走在崎岖山路中间。



  载着皮货药材的商队从她身后缓缓驶近。



  待走得近了,女子侧身避让车马,艳丽的容貌落入商队车夫护卫眼中。



  看得痴了,大家伙儿小声议论。



  “好美的人儿……”



  “不知是哪家的姑娘,竟沦落到孤身一人荒山赶路。”



  “估计是去年夏天那阵暴雨,府里有几十个村镇遭了水灾。”



  手脚殷勤的伙计敲开掌柜车窗,“陈掌柜的,您看路边那姑娘好生可怜,要不商队兄弟们过去搭句话,若是顺路俺们就行个方便载她一程。”



  掌柜尚未回答,横坐在车梁上的年轻道士轻哼一声说道。



  “道士、女人、老人和小孩,我师傅说深山老林遇到独自赶路的这四类人,千万别招惹。”



  那伙计争辩,“嘿!你不也是道士,怎么就顺路搭上俺们车队。那姑娘虽说行迹可疑了些,但怎能平白污人家清白。”



  “我是有朝廷度牒的上清脉道士,怎能混为一谈。”年轻道士解释,“那女子衣服看起来就使我浑身不舒服,相貌也妖艳得不似正经妇人,在山里徒步这么久居然还有心情给头顶插朵梅花,岂不怪异……”



  陈掌柜听完分析说道,“弘景小道士说得对,那就继续赶路,闲事莫问莫管。”



  路旁景凝静看着一辆辆货车从面前经过,由于前世的性别,男人们火热的眼神令她不甚舒服,但还不至于为此打劫商队。



  只有那位上下打量自己良久的小道士,带有厌恶的眼神和车队众人截然不同。



  “怀疑我是妖怪?恭喜你猜对了。



  但本蛇虽是妖精,却从未行过伤天害理之事哦,如此偏见待我,小道士你不怎么友好,心胸很是狭隘呀。”



  既然以恶意待我,那就别怪本蛇觊觎你手上法宝脑中法术。



  心中迅速完成栽赃污蔑。



  锦蛇暗自将蟾十一丢出,食指弯勾划向拉车老马。



  跟随锦蛇半年,蟾十一总算明白些简单指令,噗通弹跳到马匹头顶,用身体将马眼遮挡。



  骤然受到突袭,失了视线的杂毛瘦马向右急转,而逼仄山路侧方尽是嶙峋石块。



  赶马的伙计紧拉缰绳试图控制住方向,结果却是火上浇油,受惊的马被强迫性转往左侧,但后方车厢依照惯性无法紧急停转。



  轰隆!



  车厢翻倒。



  货物倾洒一地。



  景凝装模作样惨叫一声摔倒。



  演技稍显粗俗,但谁又会以最深的恶意揣测受伤的女孩呢,毕竟她倒地后切切实实地用尖利的石块将小腿割伤,流出来的鲜血做不了假。



  发生事故,身材高大的商队护卫骑马来回指挥停顿搬运,接着往锦蛇这边帮她包扎止血。



  “实在对不住,这老马不知为何受了惊吓,伤到姑娘……”



  “这是二两银子,算我们商号给的赔偿。”



  景凝如此演戏才不是为了讹几两银子。



  她露出流血不止的洁白小腿,坠下几滴热泪,“……可是,呜呜呜,这荒郊野岭,奴家腿脚受伤行走不便,就是到天黑也走不出几里路,今夜要是见了豺狼虎豹更是性命难保,受你这点银子有何用处?”



  那护卫队长亲眼见得白皙修长的玉腿鲜血淋漓骨肉森森,确信正常人受了此等脚伤绝难站立行走。



  这下只能由车队载她一程。



  但他本人没有权力收留外人,只得匆忙问得景凝几处来历身份,策马将情况告知商队话事人陈掌柜。



  “那姑娘自称景氏,是西边船山村的,去年遭了洪灾,和丈夫一家熬过冬天,想要趁天气转暖投奔县里亲戚。然而半路丈夫不幸滚落山崖摔死,只剩她一个人彻夜兼程往县里投奔……”



  陈掌柜捻着寥寥无几的胡子,“船山村倒也听过,很偏僻的地方。



  虽然这手法极像是剪径山贼,派过来探听虚实的哨子。



  但既是我们车队的马匹冲撞了人家,又无法坐实那景夫人山贼同伙身份,总得给个合适的交代才好。”



  商队很快腾出车厢,又给景凝安排随行女眷同住给予照顾。



  景凝的讹人首秀完美演绎,当夜更换商队提供的整洁衣物,躺在温暖的坐垫上,倒生出三分愧疚。



  但转念一想,自己可是结丹期修士,修行者的事怎能叫讹诈。



  逼仄的车内环境不见得比比荒山更令锦蛇舒适。



  整洁的衣物也不比全身赤裸更令锦蛇放松。



  当年西游记里骊山老母和观音文殊普贤三位菩萨变作凡间女子以财色诱人,称之为试禅心。



  景凝不是菩萨,但她自问此刻实验凡人道德水准的做法,其实和菩萨们是殊途同归。



  属实是问心无愧。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6BeE4I3cL4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