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锦蛇妖仙 > 第三十四章 桂花楼

第三十四章 桂花楼



  出得王员外府,景凝捻搓手指把金叶揉成团,同时向路人询问县城档次最高的客栈所在。



  对锦蛇来说,无论夜宿在郊野、荒宅或是王宫宝殿都没有区别。



  但想着若是今夜县里捕快和员外府的人为了追查杀死王员外的凶手昼夜未眠,真凶却安逸地睡在宽敞舒适房间里的反差场面,她就止不住地兴奋。



  问路的答案一致地指向城东桂花楼。



  景凝在城里慢悠悠寻路,傍晚时景凝到达飘着淡淡酒香和桂花香气的桂花楼前。



  桂花楼六层式阁楼高逾五丈,天井里栽着棵四时飘香的百年桂树,楼底备有戏台酒桌时有舞女乐姬登台唱和,楼外亭台假山曲水画舫游乐之所一应俱全。



  景凝进得厅内便暗自赞许,如此配置无愧路人口中西陵县客栈之首的美誉。



  此楼接待的往往是朝廷官员和富商豪绅。



  所以当前台小倌见着景凝,心中略微惊异——剪裁略微宽大的衣裙朴素得像是谁家奴婢,但艳丽的贵妇姿容又绝非寻常人家。



  四处张望的眼神似在寻人,该是楼里哪位客人叫的私娼或情妇吧。



  做出猜测的小倌走到近前迎合道,“这位小姐寻的是哪位爷?由小的给您领路!”



  景凝随口胡诌起此界道门三位神尊,“啊呀,奴家寻得是原始天尊老爷、上清天尊老爷还有太一天尊老爷,不知您往哪里领?”



  逗得小倌正不知如何作答,她噗嗤轻笑玉手微抬,往小倌额头抛出粒黄灿灿金豆。



  “行了!给姑娘安排间宽敞客房,浴桶里倒满热水。”



  小倌领到金豆,心中懊恼先入为主的观念险些得罪贵客,赶紧道歉兼赔笑着将景凝领入客房。



  推开客房雕花门牖,迎面是镶玉的五折式屏风,左侧珠帘月洞门后隐约可见床具桌塌,右侧红木书桌椅凳整齐罗列,过得屏风便见得茶几酒具香炉铜灯。



  “若是放在前世,该有五星级宾馆的级别了。”锦蛇再次对这个世界的发展水平感到惊喜。



  订完房间,锦蛇静静等待浴桶装满热水。



  化形前锦蛇最大的喜好即是在山中寒潭清涧里泡澡,而兽形时候的习惯爱好哪怕修成人形也很难改变。



  如今离家五六日,只在商队里由那位女性家眷帮忙简单清洁过,其过程不便细说但景凝回忆起来只觉束手束脚,算得上洗浴但称不上泡澡。



  等桂花楼侍女提着桶分十多次将水灌满,景凝合上房门,连衣服也懒得动手脱,摇身化作三尺锦蛇,从裙下沿着桶壁钻入混合着柴火清香与花瓣幽香的水波中。



  身后只余麻布衣物坠地的簌簌声……



  草绿色细蛇在桶中游梭片刻,玩耍得兴起,尾巴卷着瓜瓢往头顶淋水。



  “嘶……舒服。”



  尾尖轻摆,桶内水面高度忽地上涨一寸。



  身段窈窕的丽人便以蛇形趴在木桶中央。



  柔荑攀附桶沿,乌黑秀发向后铺展在水面,遮掩住脖颈和大片脊背,只偶尔漏出几片细腻瓷光。



  而往下腰臀腿大半浸于水中全都看不真切,好在尚余胸下小片极速收缩盈盈一握的腰腹,足够将蛇妖身上最诱人的特征显露,而肌肤沾染上的晶莹水珠,凸显出白瓷般光滑细腻的质感。



  如此趴着,腿脚本该触到桶底。



  但景凝腰腹在水下向后反折。



  于是修长小腿向后伸出水面,脚趾上艰难地扣着瓜瓢,琼浆般的水流顺脚弯往下滑落。



  “嘶,腰!”景凝的腰柔韧性极强,但如此反人类地反折过来,脊椎骨依旧难以承受。



  她侧身翻入浴桶,终于改换成正坐的姿势。



  捏揉起酸痛的腰脊,景凝自嘲道,“嘶……蛇妖若是折了腰,就像兔妖跳高摔断腿,猪妖一顿吃不下两碗饭,丢大脸了!”



  连番扰动使得水温渐渐冰凉,景凝取青光烛置于水下并灌入灵气,青色的火焰在桶底燃烧加热。



  蒸汽升腾暮色昏昏,景凝生出困意,便全身缩进桶中,歪头靠住桶壁和肩膀。



  侧脸酡红宛若成熟蜜桃,眼眸垂闭沾着雾水的睫毛好似雨中春柳,挺翘琼鼻晶莹剔透呼吸声微展。



  景凝苗条的黑影随着水波荡漾摇曳于头顶房梁与木板间。



  不知过了多久,供应宝烛的灵气耗尽,青光连同绰影泯灭,屋内被夜色笼罩,蛇妖枕肩而寐。



  桂花楼底楼歌舞升平。



  顶楼客房寂静无声。



  ……



  而在咫尺之遥的西陵县下,王员外遇刺身亡的消息正引起轩然大波。



  身材消瘦的无始脉妙仙人观道士罗真子站在公堂上为自己辩驳。



  但在一个存在仙法的世界,证据从来说明不了事实。



  效忠朝廷的人和道门正直修士只想杀他,前者欲削弱县内道门势力,后者认为罗真子执掌妙真人观这些年的作为实在败坏道门风气。



  与无始脉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人要保他,罗真子作为妙真人观观主,又是西陵县唯三的食气末期修士之一,他便代表着无始脉的颜面!



  员外府的人想查明真相,究竟是有极其擅长变形术法的修士暗杀了员外,或根本就是罗真子道长本人出手,遇刺时又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凶手要挖眼穿喉。



  和王员外有仇的欲浑水摸鱼,要把局势搅得越乱越好,若是员外府和罗真子动手打起来,那就最完美。



  县内上层阶级暗流涌动。



  下层县民同样群情激昂。



  捕快衙役在街上严密巡逻,员外府的成员与下人守夜哭丧灯火通明,受过员外府欺压或是对员外行径有所耳闻的县民默默拍手叫好。



  就连陈掌柜率领的商队,也在谈论着县内刚刚发生的大事。



  “哎,县城突然发生如此事件,听说搞不好要封城搜查了!”陈小四嘀咕。



  “不可能吧……这王员外什么来头?”有人问。



  “那来头可大了!不说祖上三辈,就说他两个儿子,一个在江南书院读书,过几年搞不好就要考上状元做官,另一个在太一脉修道,听说已经是食气末期了!西陵县谁敢不给王老员外面子?”



  说到此处,陈小四转头道,“嗨!弘景,你也是学道法的,能给我们分析分析凶手呗!”



  弘景思考小会,“先是变形成罗真人的面貌骗过曹护卫,接着又摇身换了个样貌从容在众护卫的包围中离开……我做不到。或者说除了专研变形术法的修士,在极短时间连续两次幻形,任何正常食气期修士都做不到。



  而最关键的是,他怎么知道罗真人面貌,且清楚罗真人刚刚离开。”



  陈小四惊讶,“凶手从一开始就藏在了员外府!”



  弘景点头,“而且在变形术外至少还会一门隐藏身形的术法。”



  他笑了笑,“好消息是哪怕封了城也绝对不可能抓着凶手,所以大概率会封城。”



  “至于坏消息,那杀人凶手也可能就藏在我们旁边。”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6BeE4I3cL4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