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锦蛇妖仙 > 第四十章 取双杀

第四十章 取双杀



  刀尖挑开青草。



  漏出暗沉血色的泥土。



  红脸汉子咧嘴,甩开娄姓道士大跨步往鲜血指点的方向追。



  耳侧巨石背后传出急促的喘息,终于找到负伤逃走的目标。



  他并不急着出刀,混帮派这些年下三滥的招式见得多,便张口喊道,“俺听到声音了,继续躲藏可不是好选择!还是说,用剩余的法力造了个陷阱?”



  石头背面没有动静。



  他无比谨慎地观察四周,横刀于胸前做好随时迎击的准备。



  头顶响起拍掌,接着是女子娇俏的嗓音。



  “你个肌肉发达的家伙,倒出乎意料地机警嘛!”



  “谁?”红脸壮汉后撤半步往声音来源处看。



  右侧树梢上站着个紫裙黑袄的女人,影影绰绰得仿佛全身都融入到树荫中。



  他心中诧异,自己细致的扫视居然没能发现躲藏的人,若不是对方主动出声恐怕难以暴露!



  长刀捏得更紧。



  他此行目标是不留活口以免落下口舌,无论这神秘出现的女人身份目地如何,都肯定要下杀手。



  但嘴上依旧不留情,“姑娘真是不走寻常路,怎地站在树上,跌断了腿可就不美。”



  景凝说出一直很想问的话,“我看你也挺有趣,脸怎地忒红,是喝醉了酒,还是见着奶奶我害羞?”



  壮汉回嘴道,“俺家人天生脸红,此乃大富大贵之相,不像姑娘这天生长了个害人的妖精脸!若是下来为刚才的无礼给俺赔礼道歉,俺这口刀倒是能饶了你。”



  不用刀砍死,他还有上百种办法杀人,对待美人的办法那就更多。



  景凝没兴趣继续和他嘴碎,她可不想拖延到那白衣道士支援过来,一对二徒然给自己增加难度。



  抬腿从树梢跳落,中途故意往空中抛出张符咒,脚尖尚未触到地面,符纸化作团青光,最拿手的【太乙变形符篆】已然成型。



  微光散尽,美人摇身化作两丈来长的斑斓猛虎。



  “呵!果真是个母妖精!”



  红脸汉子嘴上如此嘲讽,但抛甩符咒的动作看得清楚,心知遇到的是位修士。



  景凝操纵猛虎舒展拳脚,干净利落跳扑过去。



  红脸汉子并不闪避,仗着手中煞气萦绕的长刀,硬挺挺便要接招。



  在他认知里年轻修士大多不习武道,这位身娇体柔的姑娘又哪可能懂得近战,哪怕变形成庞然巨物,只会蛮力又如何正面胜得过他!



  况且手中能将火龙斩断的长刀,又岂是区区法术可以抵挡!



  虎掌与刀锋对撞,由低级法术造就的灵体当即崩溃,随即煞气侵袭,整个法术消散在半空,化作莹莹青光。



  “哈哈,不堪一击!”望着跌落在地的紫衣女,红脸汉子狂笑。



  景凝也笑出声,这一切都是早有准备,或者说明明徒手就能施法却偏偏抛出符咒使出变形法术,这本就是场示敌以弱的陷阱。



  对方当空挥斩确实破了法术,但她损失的仅仅是半成不到的法力,景凝当前所学法术有限,缘于妖兽的强大身体才是有效战力!



  此刻落地的自己距离红脸汉子只剩三步之遥!



  正是绝佳的发难位置!



  徒手卷起狂风给予加速,全力施展下整个人化作团紫黑色残影,不等红脸汉子收整刀势,她已然紧贴其身。



  “喝!”红脸男哪里知道景凝的速度能快到如此地步,这才转过刀锋,对着近在咫尺的腰肢挥动。



  而景凝细嫩的手掌上抬,往喉结处挥舞。



  长刀依靠惯性切到腰上,青色灵光暴涨,蓬勃的灵气仿若无穷无尽,生生抵住煞气刀锋,无坚不摧的利刃竟无法寸进。



  而在此之前,景凝柔弱如嫩藕的手掌已经直直插入壮汉喉中,穿透颈椎骨,血液涓涓外流。



  红脸汉子圆眼大睁,脸上一副无法置信的表情。



  “确实是不堪一击呢。”景凝原话不动地回敬。



  可惜砰然倒地的尸体,听不到她的嘲讽。



  顺手捡起觊觎多时的双手长刀,景凝徒步走进密林等待那位白衣道士。



  虽然是结丹期欺负食气期修士,但她才没有光明正大决斗的心思,多年丛林生涯早养成了习惯,饱腹时或许能对弱小的猎物放水,对早已预定肚中位置的猎物,她只追求一击致死。



  那道士距离本就不远,红脸汉子壮硕身体倒地引发的剧烈声响引发主意。



  他手中紧握符咒,小心翼翼地靠近,同时嘴上呼唤。



  “喂,难道人追丢了?”



  绕过树丛,见着红脸汉子静悄悄躺着,发芽的春草遮住大半身躯,尚不知生死。



  空中有淡淡灵气残留,但并非炽热火法。



  “糟糕!那小道士竟还有保命的道具!或是有其他古怪?!”白衣道士神情微动,直把倒地的汉子当做死尸,不敢继续深追,“该与赤虎帮另一位打手汇合,再商议后事。”



  但他往后撤腿半步。



  头顶亮起白光。



  景凝重施对战红脸汉子时未能使用的偷袭招数,从树梢跃向猎物头顶!



  白衣修士体术一般,反应缓慢,更没有长刀护体,等他引转手中符咒,明晃晃的刀光已抵住额头。



  法术青光方绽。



  却倏忽泯灭。



  鲜血飞溅。



  景凝毫不含糊地一刀结果掉道士性命。



  中年男子失去神彩的眼眸里只倒影出紫色绸裙和雪亮长刀,死得比红脸汉子还窝囊,连口上占便宜点机会都不存在。



  景凝神采奕奕地将沾血长刀往死者白衣上擦拭。



  才只是手上第二和第三个人头。



  虽说杀的都不是良善之辈,本就不该有心理负担,但她此刻的反应不仅仅是惩恶除奸带来愉悦,更感觉杀人和捕猎确实区别不大,尤其现场浓郁的香甜气味,令她本能地生出强烈食欲。



  舔了舔嘴唇,“嘶……以后杀人前需要准备些食物,但蹲在尸体旁边吃零食是不是有点诡异呀?”



  “倒也不必准备食物……”



  景凝往白衣男子身上摸索。



  一叠无法使用的符纸。



  符篆由于参杂个人的灵力与书写习惯,通常只能由符篆绘制者使用,他人强行引动就如给火箭加汽油或者给汽车加火箭燃料,非得给符篆炸了不可。



  两瓷瓶装的丹药。



  药丸那道士吃过,可以确定并非毒药,景凝当即取出七八颗一口吞下,稍稍止住进食的欲望。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6BeE4I3cL4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