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锦蛇妖仙 > 第四十四章 撞大运

第四十四章 撞大运



  三人无礼的行为,惹得周围食客频频皱眉,但没有人起身意图打抱不平。



  只因为几句事不关己的调侃就得罪于人实属不智,关键还要看那女子如何反应,只有她愤而上前理论,旁观者才会为其助阵。



  但街上景凝出乎所有人预料。



  她不怒反笑。



  本以为当街被流氓调戏概率很低,却不曾想如此轻易就给自己撞见,真是个新鲜的体验。



  愉悦地思索应对之法。



  口舌理论是最无力的辩解,对挑衅的话语置若罔闻绝不在小心眼蛇的选择范围,至于走上酒楼给肇事者一顿收拾,过于招摇且显得自己冲动任性。



  她一贯的做法是当面视若空气,背后寻找捅刀报复的机会。



  将楼上三人面孔记住,景凝埋头融入人流迅速消失,要找个无人的地方用变形术换个模样回头找麻烦。



  见美人毫不搭理,窗边三位调戏失败的男子殃殃地坐回桌凳。



  蓄须男子道,“她回眸看我了,真是个美人啊!”



  掰扯折扇的反驳道,“胡说,明明是在对我笑,莞尔一笑百媚生……”



  “哎!你去问,她肯定是对着我我!刚才就应该从窗户跳下去拦住盘问,都怪这狗屁大典搞得街上人山人海,眨眼就找不着美人了!”



  “你再好好想想,那姑娘一看就是从别处来的,若不是这次大典我们能有幸见到如此美人?再说当街拦人强抢民女,你真不怕惹事啊!都说了这几天咋们低调些行事!”



  “嘿!”蓄须男子低头轻声说话,“就这样放那妞跑了,我这不是不甘心嘛……”



  “你没瞧见钟哥?”折扇指向桌子一侧。



  两人争辩得激烈。



  而为首被称为钟哥的男子始终不曾参与,他抚平被酒渍玷污边角的黄纸符咒,捏在手中,接着运转体内为数不多的灵力。



  此人少年时也曾由长辈推荐到道观学法,奈何耐不住枯燥修行加上天赋平平最终还是主动请辞下山,往后就跟着城里的几个散人研习法术,并经常借助法术和几位狐朋狗友做些欺男霸女的恶事。



  女人嫣然的笑容映在脑海。



  与她相比,过去那些有过关系的女人全部沦为胭脂水粉。



  最开始的调戏只是取乐,而在目睹到她勾魂夺魄的美艳面庞后,他便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



  微弱的灵力终于激发符篆。



  他头皮青筋暴露,出口喊道,“去!”



  颅中剧烈疼痛,没能修到神魂分化的地步而强行用法术分裂神魂,哪怕只是一丝,造成的痛苦也几可比拟开颅锯骨。



  好在裂魂只是一瞬。



  符篆携带着一缕神魂化作丝丝红光飘出窗户,先是在背刀美人停步回眸的位置旋转,接着循其留下的气机顺风疾驰。



  这赤色灵光极为微弱,常人无法感知,身旁两兄弟问,“钟哥,成了?”



  擦干脸颊细汗,面露阴虚的男子缓缓点头。



  蓄须男子抓起碗筷,“喝酒吃菜,吃饱了有体力去追!”



  拿扇的问,“那美人现在距离咋们多远?”



  施法的钟姓男子闭眼。



  漆黑的视觉感知中,神魂跟随着赤色灵光飞了不到十丈的距离。



  噗!



  赤色灵光如预料那般撞入目标腰间。



  名作【止心赤魂锁】的法术不但可以标记定位,接下来他只需神魂再次驱动,嵌入对方腰椎的法术便会启动,切断其下体感知致使瘫痪。



  哪怕她身怀武艺,也得乖乖束手就擒!



  而在瞧不见的现实层面,点点红光飞窜至街口撞向女子。



  本该没入其纤细的腰肢的赤色灵光,正被从旁伸出的两根纤纤玉指轻松拈住。



  景凝把红色灵光放在眼前细细查看。



  “嘶,居然用法术偷袭本蛇,原本只准备给个简单的教训,这下得加重惩罚了。



  不过居然撞大运碰到个个会法术的家伙,本蛇正苦恼着如何寻找向导呢,不知你这大胆淫徒是否识得城里道路,好跪求个领路的资格!”



  手中赤色灵光色泽微弱不显,除非直插脑心否则灵气的丰盈度根本不够杀人,排除掉战斗类术法的可能,大概率是寻踪辨位的法术。



  “这下用变形术回去报复的计划也省了,只需守株待兔。”



  景凝并不将赤色灵光捏碎,而是轻巧地抓在手心,装作毫无所觉地往城中偏僻处走。



  临近祭典,僻静处着实难找,她只好破费钱财到戏院开个雅间,喝着免费的茶水,耐心等待小鱼上钩。



  大厅戏子吱呀呀地唱。



  景凝端着茶杯小口地抿。



  或许该去隔壁青楼,这戏曲是完全不懂。



  直到唱完两段戏,雅间门帘才忽地掀开,三位锦衣男子不问而入。



  “小姑娘怎么这就走了?!还没解答哥三的疑问呢!”



  景凝放下茶杯笑着反问,“嘻嘻,我也有个疑问,狗应该不穿衣服吧,怎么西荒城的狗个个都穿得光鲜亮丽?”



  “牙尖嘴利……上!”



  施法者并不第一时间激发法术,毕竟那需要消耗不少灵力,蓄须男子猛地扑上来,尝试用武力降服。



  但是还未靠近,一张细嫩更多手掌便中途掐住脖子。



  “狗怎么能咬人呢,这可不乖。”景凝单手用力,不等另外两人有所反应便咔哒扭断其脖子。



  “怎么可能!呼延他可是武者!”折扇从手中跌落,见着同伙死状不由地惊讶与恐惧。



  另外一位急忙驱动神魂,“起!起!起……”



  然而无论他怎么施法,脑门上的青筋鼓得像蚯蚓,面前笑盈盈的女人仍然站立。



  “是在驱动这个吗!”景凝摊开手掌,赤色灵光闪烁不停。



  当着对方无比恐惧的面孔,她将灵光插进旁边丢了折扇的男子脑中,只见他痛苦抱头,接着瞳孔失去焦距,嘴角流出口水,最后死掉。



  “这只狗好像脑袋不怎么灵光呢。”她给死者做出评价。



  迅速解决掉无关人等,景凝来到有希望给自己做向导的羸弱修士面前。



  “不知道,这最后一只,有没有用,听不听话?”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6BeE4I3cL4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