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二千一百九十九章 太不尊重人了!

第二千一百九十九章 太不尊重人了!



  “陈兄弟,你便到这里吧,前方不能去了!”



  东来老祖停下了脚步,回头对还紧跟着的陈牧羽说了一句。



  陈牧羽挑了挑眉,往梵心看了过去。



  梵心道,“无妨,有我照拂,想来无事!”



  “这……”



  东来老祖一滞,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他已经起到了提醒的义务,明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大战,而且还是圣主境巅峰的战斗,你还要往上凑,那要是发生了什么事,你还真不能怪我了!



  当下,东来老祖伸出右手,往下方血海中一指。



  轰隆!



  一道光柱击中海面,海面立刻荡漾开来,一个巨大的孔洞,直透海底。



  透过孔洞,已然能够看到,在那海底之下,有一座宫殿存在。



  等了一会儿,下方没有反应。



  梵心微微皱眉。



  “梵心兄,也许这厮,不在洞府!”东来老祖说了一句。



  “走,下去看看!”



  梵心淡淡的说了一句,旋即一马当先,进入了那个孔洞,直接往海底宫殿而去。



  陈牧羽当然紧随其后。



  只是须臾,三人便已经来到了海底那座宫殿前。



  “商顺老贼,大灵山梵心老祖降临,还不出来受死!”



  刚刚站定,东来老祖便大喊了一声。



  “轰隆!”



  海底剧烈的震动了一下,旋即,一个血色的光罩升起,将整座宫殿和三人都笼罩其中。



  陈牧羽微微蹙眉,他能感觉到这护罩上的强大法则力量,这是准备困住他们,不让他们轻易离开呀。



  但他们都没有惊慌,只要对方不是圆满境,他们三个打一个,难道还打不过不成?



  “哈哈!”



  这时候,宫殿之中,传来几声笑声。



  笑得有些沙哑,有些瘆人。



  旋即,一个红袍男子,出现在了宫殿门口。



  身材魁梧,一张脸白的像纸,嘴唇却是红得像要滴血。



  猛的一对视,感觉真有点毛骨悚然。



  眸子里透出的光,就像是在看一堆外卖。



  “东来兄,你可算来了,这次又给我带来什么好吃的?”



  没等梵心开口,这人便已经舔了舔嘴唇,眸子盯在梵心的身上,挪不开了。



  嗯?



  梵心皱眉,往旁边东来老祖看了过去。



  而这时候,东来老祖却已经是退到了两人身后,隐约的与那人一起,一前一后,将陈牧羽和梵心给夹在了中间。



  “呵呵!”



  东来老祖这会儿像是变了个人,“商顺兄,这次我带来的,可是个硬点子,大灵山三老之一,梵心老祖,呵呵,应该会合你胃口吧?”



  “大灵山么?”



  那人明显顿了顿,“东来老兄,你胆子可是不小啊,主意都打到大灵山身上去了,不怕招来祸事么?”



  “我倒是不怕,就是不知道,商顺老兄你怕不怕?”



  “怕?哈哈,你都不怕,我用得着怕,听说梵心可是只差一步便能步入圣主境圆满了,你说,我吞了他之后,会不会直接晋级圆满境呢?”



  “那我只能恭喜商顺老兄了!”



  ……



  两个人竟然就这么当着陈牧羽和梵心的面聊了起来。



  这真的是目瞪口呆。



  或许,他们已经把陈牧羽二人当成了砧板上的肉,根本就不在乎了吧。



  毕竟,梵心虽然强,可这两人也不是等闲之辈,两人合力,拿下梵心,他们应该是有自信的。



  至于陈牧羽么,一个圣主境初期而已,随手一巴掌就拍死了,一会儿打起来,他怕是躲都没地方躲。



  “我说,两位,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我们,当着我们的面这么聊天,很没有礼貌的!”



  这时候,陈牧羽忍不住说了一句。



  商顺皱了皱眉头,目光落在陈牧羽的身上,才圣主境初期,根本提不起他的胃口。



  呸,他甚至嫌弃的吐了口口水。



  陈牧羽脸黑的要命,特么的,被人当成食物也就罢了,你特么还嫌弃我不可口?



  岂有此理,不可饶恕。



  “小子,早让你躲远一点,你不肯,现在,祸事了吧?”



  东来老祖笑了一声,本来,他没想把陈牧羽搭进来的,这家伙执意要来,能怪谁,良言难劝该死鬼。



  陈牧羽对梵心道,“我说什么来着,这四域世界,就没一个好人!”



  梵心摸了摸额头,这不你说要来的么?



  不过,东来老祖这厮,的确是让人很愤怒呀。



  “东来,这般为虎作伥,对你有什么好处?”梵心淡定的问道。



  东来老祖笑了笑,“好处自然是有的,商顺要的只是修士的血肉精华,换言之,梵心兄的肉身归他,其他的东西,便归我了……”



  “这么说起来,你比他还可恶!”梵心道。



  东来老祖道,“这也不能怪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更何况,谁让我长了一副慈眉善目的皮囊呢,商顺老兄修炼邪功,这一身的邪气遮都遮不住,上哪儿骗你们这等强者去,若不是我,他只怕这会儿早就暴露,被你们给除了……”



  “我们这叫合作,各取所需!”



  商顺舔了舔嘴唇,已经是无法克制心中那嗜血的冲动了。



  “东来老兄,别废话了,你我联手,先把他给拿下!”



  说话间,商顺已经直接向梵心扑来,血色巨爪,直取梵心的咽喉。



  梵心冷哼一声,浑身上下,瞬间被金光覆盖。



  璀璨夺目,就像是一轮曜日。



  血爪被挡住。



  而同一时间,东来老祖也动手了。



  化出一根黑色木杖,照着梵心后背打去。



  前后夹击,两位圣主境巅峰,根本没有丝毫留手,摆明了就是要梵心的性命。



  “你们两个,太不尊重人了!”



  陈牧羽冷哼了一声,他居然被无视,这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当下提起开天斧,来到了东来老祖的背后。



  “嗯?”



  东来老祖警觉了起来,只感觉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危险!



  然而,念头刚起,他便感觉到半身分离?



  还有高手?



  回头看去,他的下半截身体,正被陈牧羽提在手中。



  “轰!”



  身体被直接轰碎成渣。



  怎么可能?



  东来老祖整个人都麻了。



  这是圣主境初期么?圣主境初期,怎么可能有这么强悍的力量?



  他隐藏了实力?



  心中暗叫不好,莫非这也是一位巅峰境的强者?



  如果是这样的话,今天这一战,怕是悬了。



  原本二打一的局面,一下子变成了二打二。



  梵心本来就强,单打独斗的话,商顺不可能是对手。



  而他刚刚又被陈牧羽偷袭,瞬间落了下风,本来是占尽优势,现在却是被动了呀。



  “混账,东来,你干的好事!”



  另外一边,商顺已经在破口大骂。



  显然,他也已经发现了不对,让这家伙吸引猎物,他把猎人给吸引过来了。



  商顺此刻,人也是麻的。



  梵心一道金光,直接将他打飞,撞在护罩之上,方才跌落。



  单对单的话,以他的实力,的确难以和梵心这样的强者抗衡。



  一下子,局面转换,猎人变成了猎物。



  要不是看到东来老祖也被干了,他都怀疑这厮是不是故意的。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事到如今,只能拼了!”



  东来老祖厉喝一声,肉身已经完全恢复,当即手中长杖点出,无数光点化为无数的藤条,直接往陈牧羽缠去。



  他是想用至宝将陈牧羽困住,继而再去帮商顺收拾梵心。



  不得不说,想法是挺好的,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现实了。



  现实显然没有这么美好。



  在藤条缠上去的刹那,陈牧羽的身形凭空消失了!



  “嗯?”



  东来老祖猛的瞳孔一缩,没有什么比在战场上突然失去了对手的踪迹更让人恐惧了。



  “轰!”



  就在东来老祖寻找陈牧羽踪迹的时候,巨大的斧头直接轰在了他的后背上。



  轰的一声,半个身子瞬间便被炸没了。



  东来老祖整个人被轰出去老远,吃痛,痛呼了一声。



  “唰!”



  没等他看清,再次失去了陈牧羽的踪迹。



  “轰!”



  刚凝聚的肉身,又被打爆。



  “混账!”



  东来老祖破口大骂,肉身一凝聚,立刻向着周围的空间一通乱轰。



  就像是被蚊子给咬的狂躁了一般,而且,这还不是一般的蚊子,这是能把他咬死的蚊子。



  众所周知,圣主境强者要陨落,是很难的。



  圣主境以下,你灭了他的魔核,灭了他的道果,自然能够杀了他。



  但是,圣主境的强者,已经没有魔核存在了,魔核道果已经和肉身融为一体,混上法则,形成了本源体。



  除非将本源体完全毁灭,否则,就算是只剩下一个细胞,他也能迅速的重生。



  但是,想这样,本源体一次又一次的被轰碎,再重新凝结,本源体的强度是会降低的。



  理论上来说,只要我打爆你的次数够多,你这本源体的肉身,总会有被消灭的那一刻。



  可以想象,东来老祖这会儿是有多么的愤怒。



  这个对手实在是太狡猾了,我打不到他,而他却能打得到我,这不就是被虐么?



  可偏偏,东来老祖又做不了什么,只能是被动的挨打,唯一能做的反抗,就是发泄似的乱轰。



  可是,这样,除了发泄,又有什么用呢?



  “出来,你给我出来!”



  非但没有击中对手,反而是又被陈牧羽趁机轰碎了他几次肉身。



  东来老祖整个人都癫狂了。



  “叫这么大声,看起来,你应该很开心!”



  不远处,陈牧羽显出了身形,言语之中,带着十分的戏谑。



  “混账!”



  东来老祖破口大骂,木杖临空打向陈牧羽。



  然而,陈牧羽又消失了。



  “轰!”



  他木杖都还没有收回来,陈牧羽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背后,一斧下来,又将他的身体轰碎。



  “停!”



  这么打下去,根本不可能赢,而且,自己很可能会交代在这里,东来老祖爆吼了一声。



  他胆怯了。



  心头在战栗。



  对方这个打法,他根本讨不到任何的便宜,完全就是在被动的挨打。



  另外一边,商顺情况稍微好些,但也是在被梵心压着打,根本不可能腾出手来帮他。



  今天是碰到硬点子了,想赢,根本不可能。



  这种情况下,想要保命,似乎只有两条路,要么直接跑路,要么,认怂!



  跑路?



  怕是不太现实的,这血色大阵,把他们也给关里面了,一开始就没想到过会是这样的状况,要破阵,还得花点功夫。



  但这两人,能放他们走么?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只能是果断的认怂。



  “停什么?”



  陈牧羽挑了挑眉,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这个老头。



  东来老祖喘了口气,“是老夫有眼无珠,竟没看出来,阁下也是一位高手,咱们这么打下去,也没有意义,不如就此作罢……”



  “哈哈!”



  陈牧羽忍俊不禁,“就此作罢?没有意义?我觉得挺有意义的呀?”



  东来老祖脸色多变,心道,你特么倒是觉得有意义,敢情挨打的不是你,被打的是我呀,这么打下去,我老命都要丢了。



  “阁下,可否高抬贵手?”



  东来老祖咬着牙,“有什么说道,咱们可以坐下来谈!”



  “嘭!”



  此时,商顺被梵心一巴掌拍在了地上。



  东来老祖的心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陈牧羽往那边看去,同样的,也有点震惊于梵心的实力。



  同一境界,同为圣主境巅峰,实力还是有高下之分的。



  这可不像陈牧羽利用脑海空间取巧的战斗方式,梵心可是正面硬刚。



  海底的地面上,被一掌拍出了一个巨坑。



  “梵心兄,且停手!”



  东来老祖喊了一声。



  “哼!”



  梵心轻哼了一声,“两只孽畜,还敢暗算我等,还有何话说?”



  东来老祖苦笑,这哪是我们暗算你们啊,分明是被你们给暗算来。



  这时候,商顺也从坑中爬了出来,与东来老祖站到了一块儿,防备的看着面前的陈牧羽二人。



  此刻的商顺,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癫狂和嗜血,有的只是慢慢的后怕。



  “这次真被你给害死了!”



  商顺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踢到铁板的,真踢到铁板了。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想办法活命吧!”



  东来老祖传音说了一句,现在的他,可比商顺还要郁闷。



  (本章完)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9gbPx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