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农家大佬有商城 > 第40章 一人送一个相公

第40章 一人送一个相公



  刘家住在十几里外的一个叫老龙窝的山坳子里,全村也才七八户人家,村里住的几乎都是逃荒过来的。



  他们山里的地不适合种粮食,便只能在周围打猎为生。



  然而连粮食都长不好的地方又能有多少活物,儿子还小,全家人就靠刘老头一个人撑着,险些没饿死。



  当年刘氏愿意嫁到顾家,也是因为顾家给的聘礼要比其他人家多些,好歹能让爹娘和小弟有口饭吃。



  可是她爹娘却觉得对不起她,等刘氏出嫁后,为了不拖累女儿,愣是几年没跟她联系。



  即便她回娘家,也是匆匆见一面便将她赶走。



  刘氏无奈,只能每隔一段时间,往爹娘院子里扔些粮食就走。



  可到了第二日,那些粮食便又原封不动的放在了顾家门口。



  久而久之刘氏也就死了心,再加上小弟也长大了,多少能帮衬下家里,她也没再干这种偷偷送粮的事。



  后来爹娘没了,小弟也娶妻生子,她回老龙窝的次数就更少了。



  直到她捡到顾南烟,从顾家搬了出来。



  村里风言风语说的很难听,她怕小弟担心,就再也没回去过。



  看着眼前明明比她小了七八岁,却比她还苍老的弟弟,刘氏没忍住呜咽出声。



  刘成见状有些手足无措,苍老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姐,你别哭,我过得挺好的,挺好的。”



  他自小可以说是姐姐带大的,两个人感情非常好。



  可他也跟爹娘一样的想法。



  阿姐好不容易脱离了这个山坳坳,他不能拖累从小最疼他的阿姐。



  所以这些年刘氏没再回去过,他以为刘氏过得很好,也没特意来村里看她。



  直到今早顾承宗风尘仆仆的找到老龙窝,他才知道,原来姐姐早就从顾家搬了出来。



  刘氏强忍住泪水,拉着弟弟的手更咽到:“你、你咋这么老了……”



  这才几年没见,四十多岁的人头发竟全白了。



  刘成叹了口气,“孩儿他娘去年出了意外,人没了。”



  “啥!”



  刘氏震惊,她看向刘成身后,果然只见到他一双儿女。



  她刚想问问怎么回事,就听顾承宗道:“我们刚才来的时候,见到村口有几辆马车,怕是南烟妹妹定的酒席到了。”



  刘氏闻言这才想起院子里还等着好些村民,赶忙擦了擦眼角的泪。



  “你大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今日便在家里住下,咱们晚上再好好唠唠。”



  说罢对顾承宗和蔼的笑了笑:“你这孩子有心了,阿奶谢谢你。”



  娘家是她心里的一个疙瘩,虽然知道都是为她好,可有时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偷偷抹泪,没想到她的孙子竟然这么妥帖。



  顾承宗不敢居功,忙道:“这可不是孙儿的主意,是南烟妹妹昨日就嘱咐我的,说一定要将阿奶的娘家人请来。”



  刘氏怔了怔,随后也不觉得奇怪,笑眯眯的拍了拍顾承宗的肩膀。



  “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



  她早该想到,除了她的囡囡,谁还能跟她这么贴心呢。



  刘氏只觉心底熨帖,忙让顾承宗去门口接人,她自己则带着刘成和两个孩子入座。



  福满楼的酒菜是吴掌柜亲自送来的,他也是今早刚到明山县,便听说了顾南烟办乔迁宴的事,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吴掌柜乐呵呵的吩咐手下人将东西搬进去。



  “小丫头不厚道啊,搬新屋这么大的事居然也不说一声。”



  顾南烟翻了个白眼:“我倒是想说,也得能找到你人才行。”



  吴掌柜闻言哈哈大笑,身上的肉都跟着抖了抖。



  “臭丫头,吴掌柜没在,可老朽却是在的,若不是今日正巧路过福满楼,还不知道这事。”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车厢内传出,郑铁生掀开车帘。



  可能是特意收拾过,他身上穿了件灰扑扑的长衫,脸上也不像上次那般油乎乎的,头发整整齐齐的在头顶竖起一个发髻。



  顾南烟嘴角抽了抽,几天不见,这老头这是改行做道士了?



  郑铁生别扭的拽拽有些短了的衣袖。



  这衣服还是跟福满楼的厨子借的,他平日里几乎没参加过宴席,衣服都是打铁时穿的。



  他清清喉咙,从衣襟内掏出张纸递给顾南烟。



  “上次你走得急,为兄没来得及把见面礼给你,这次便一起补上吧。”



  顾南烟接过一看,竟然是张房契。



  “这是京城的一间铺子,位置还不错,若是将来到了京城,做点小生意也好,租出去也罢总归有些银钱入账。”



  这是真的在为顾南烟考虑了。



  他从吴掌柜口中听说皇上的事,便知道这个小小县城怕是留她不住。



  顾南烟倒是挺惊讶,这厮之前打扮的邋里邋遢,一出门都有人往他跟前扔铜板,实在没看出他也是在京城有房的人。



  只是她虽贪财,却还不至于连一个老人的棺材本都不放过。



  郑铁生见她又将房契还回来,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



  “给你你就拿着,别婆婆妈妈的,这破东西老朽还有一盒呢!”



  好歹他也是天下第一铸剑师,别的不说,就光先皇的赏赐就几辈子吃喝不愁。



  顾南烟:……是在下输了。



  没想到这老头居然还是个隐形富豪!



  一旁的吴掌柜见状,乐呵呵的从车上取了个匣子。



  “这是我们东家让我交给你的,本是要感谢你救了一城百姓,如今看来当做乔迁礼想来更合适。”



  顾南烟打开匣子一看,“这是县城商铺的房契!”



  吴掌柜笑道:“正是,还是紧挨我们福满楼的商铺。”



  这两间铺子本在晟王名下,是镇上最繁华的地段。



  顾南烟整个人都蒙叨叨的。



  现在的人都这么豪的吗,她搬家摆乔迁酒他们就送房子。



  那要是有一日她成亲摆喜酒,是不是一人送一个相公给她?



  顾南烟想想那个画面,不由打了个激灵。



  不过她也算是有福之人不用愁。



  之前还想着让吴掌柜帮忙留意一下,看有没有好的店铺出售。



  毕竟大棚作物成熟后,虽然说好了只供给福满楼,可也不耽误她零售不是。



  而且她空间里囤了不少家庭常备药,若是开个药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顾南烟喜滋滋的将三张房契都揣进怀里,咧着一口大白牙,让匆匆赶来的顾来寿将两位金主迎了进去。



  他二人也算是贵客了,顾南烟便又在堂屋里摆了一桌主席,让村长也坐了过去。



  顾来寿和顾承宗作为家里的男丁自然也坐到了主席上。



  顾南烟本也该坐过去,可她不耐烦那些应酬,便跟刘氏一起坐到了外面。



  同桌的还有刘成一家以及顾月菊。



  刘成的一双儿女是龙凤胎,他二十多岁才成亲,两个孩子比顾南烟也大不了几岁。



  已经开席了,别人都在吃饭说笑,他二人却只拘谨的坐着,低垂着头连人都不敢看。



  刘氏见状心疼的不行,忙给他们往碗里夹菜。



  刘成看着那一桌子不是鱼就是肉的,也不敢下筷子,却被刘氏一个眼刀子甩过去。



  “还愣着干啥,光看就能看饱了怎的,你是老娘的亲弟弟,到了这连饭都吃不上几口,是想让村里人戳断我脊梁骨是不是!”



  刘氏一向坚强,便是被人指着鼻子骂都没红过眼睛。



  如今见到弟弟一家的境况鼻子都酸了。



  刘成闻言,想起今早顾承宗说,刘氏被村里人指指点点了好些年的事,赶忙拿起筷子夹菜。



  同时还不忘嘱咐两个孩子:“你俩也多吃点,可不能让你们姑姑再被人说嘴。”



  姐弟俩也饿坏了,听到爹的话拿起面前的馒头便啃了起来。



  他们也不贪心,只夹着自己眼前的几个菜吃。



  一院子人正说说笑笑,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村长的大儿子连跑带颠的冲了进来,脸上满是惶恐。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支持,看评论里你们笑的那么开心,突然感觉岁月静好。



  还有那些投票打赏的书友们,感谢你们的鼓励,让我更有信心写下去,所以……



  矮呦~



  给朕投一下票票啦~( ̄▽ ̄~)~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9on2pR7RDQ.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