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农家大佬有商城 > 第77章 许顺咬舌

第77章 许顺咬舌



  方均贺虽年近六十,却保养的极好,头上不见几根银丝,脸上只在眼角长了几条细纹。



  他身穿官服,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只是面色看上去有些苍白。



  “王爷说你要见本官,如今本官已经来了,有什么话你就说罢。”



  毕竟昨日刚吐过血,方均贺的声音有些没底气,说完这话身形晃了晃。



  宁王见状,赶忙让人搬了张椅子过来。



  “方大人是朝中重臣,朝堂上还要仰仗您,万要保重身体才是。”



  方均贺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一丝无奈。



  “臣老了,如今连最宠爱的儿子都保不住,让他惨死,在抓住凶徒为我儿报仇之前,朝堂之事怕是有心无力。”



  说罢以袖掩唇咳嗽几声。



  宁王闻言大惊。



  他外祖家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如今唯一的依仗便是方均贺。



  若是他撒手不管,那自己丢的就不仅仅是皇位,恐怕李密和李逸都不会放过他。



  于是他赶紧对半趴在地上的许顺道:“方大人已经来了,你还不速速招来!”



  许顺艰难抬头,看向坐在左侧的方均贺,挤出一个笑。



  “是,王爷,小人这就招。”



  他将头转向顾曜,眼底带着细碎的光。



  “将军见谅,属下实在别无选择。”



  “军中王参军昨夜突然将属下擒住,以偷盗同袍银饷的罪名,不由分说将属下押送至宫中,严刑拷打,逼迫属下诬陷顾小姐杀人。”



  许顺突然愤愤转头,颤抖着手指指向方均贺。



  方均贺原本笃定的脸瞬间僵住,片刻便阴云密布,眼神阴沉的看着他。



  许顺并不怕他,急切的喘息几下接着道。



  “属下不从,丞相便命人打断了属下的双腿,还威胁若是不照他们说的做,便将同在军营的哥哥一起治罪。”



  “属下虽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兵卒,可从小爹娘便告诉我与哥哥,做人不能忘恩负义。”



  “顾小姐救了属下一条命,便是哥哥也不会同意属下背叛小姐。”



  说罢,他朝龙椅上的宁王用力磕了两个头。



  “小人愿以死明志,方统领确实不是小姐所杀,请王爷明鉴!”



  许顺原本被冲干净的额头再次流出鲜血,稚嫩的脸上带着坚毅。



  他朝顾曜道:“请将军代小人转告顾小姐,她对小顺的恩情这辈子还不了了,若有来世,小顺定为小姐做牛做马,以报大恩。”



  说罢一个用力,一抹鲜血从口中流了出来。



  顾曜预感不好,赶忙掰开他的嘴,却已经晚了。



  许顺的嘴里血肉模糊,舌头已经咬断大半。



  也不知是不是疼的,他眼角流出一行泪,嘴角却带着笑。



  许顺嘴角动了动,还想说些什么,却只发出啊啊的声音。



  顾曜闭上眼,心底的愤怒如同岩浆翻涌。



  他将还架着许顺的两个禁卫军掀开,小心翼翼的将许顺抱起。



  杀气腾腾的看向方均贺和宁王。



  “这笔账,本将记下了!”



  他本还念在先帝的情分上,不想对宁王下死手。



  毕竟先帝本就子嗣不丰。



  他想着待来日将宁王拉下马后,便求皇上饶过他的死罪,圈进也好流放也罢,总归能留着条命便是好的。



  可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何向来光明磊落的先帝,竟会生出如此暴虐又心胸狭隘的儿子。



  顾曜眯了眯眼,抱着许顺,也不顾门口护卫的阻拦,一脚一个将他们踹翻便出了宫。



  宁王被他这嚣张的态度气了个倒仰。



  “好,好一个顾曜!”



  他也不是个没脑子的,知道若是单靠方丞相扶持,反而会处处受到辖制。



  本还想拉拢顾曜上他的船,谁知这人竟如此不知好歹,不过是一个不能传宗接代的孙女,居然为了她敢跟自己翻脸。



  “既然你给脸不要脸,就别怪本王心狠手辣!”宁王捏着手中的酒杯,脸上狰狞一片。



  方均贺像是没听到顾曜临走前的狠话,他靠在椅背上,半阖双目,手指轻轻点在扶手上。



  这一局是他输了。



  他没想到镇北军中,便是一个小兵也能有如此骨气。



  不仅让他输了棋局,便是好不容易安插在军中的棋子也已经暴露。



  方均贺深深的叹了口气。



  说起来确实是他冒进了,主要是通儿的死对他打击太大,一时乱了心神。



  “顾曜此人向来刚硬,经此一事怕是对王爷厌恶至极,既然如此……”



  方均贺扯了扯有些苍白的嘴角。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虽说将军府内向来没什么争斗,可是人心难测,谁知道前几日的刺客是不是他们自家人趁乱浑水摸鱼,想要铲除异己。”



  “王爷还是派人查清楚为好。”



  宁王闻言眼神闪烁:“丞相说的是,顾将军整日为国奔波,怕是也没时间管理将军府,既然如此……”



  宁王露出一个凶残的笑:“便由本王代劳吧!”



  顾曜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此刻将浑身是血的许顺带回晟王府,便让人赶快去将顾南烟找来。



  顾南烟正在陪刘氏说话,听说顾曜找她还有些奇怪。



  他今早刚回了将军府,这才两个时辰怎么又回来了?



  顾南烟跟着传信的人到了前院,看到躺在那里奄奄一息的许顺时,瞳孔一缩。



  也顾不得问事情原委,迅速查看他的伤势。



  许顺全身都是伤,除了刀伤烫伤,腋下还被生生剜去一块肉。



  细看之下,竟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就连她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都心生胆寒。



  他的两条腿严重扭曲,腿骨被敲成几节,右腿还有断骨刺穿皮肉。



  然而最严重的却是他的舌头。



  许顺的舌头耷拉在嘴外,已然断了大半,便是顾南烟能给他接上,恐怕也不能像普通人一般口齿伶俐。



  何况在这个医疗条件不足的古代,根本没有做手术时常用的器具。



  便是她的商城有这些东西,如今也没有支撑手术器械运作的电力!



  而且许顺失血过多情况紧急,已经来不及布置好手术室。



  顾南烟紧皱着眉头,见他口中还在不停流血,赶忙将他侧过身,以免血液进入肺部导致窒息。



  此时她也不怕空间的事暴露,用袖子遮掩,迅速从空间拿出几卷医用纱布,塞进许顺的口中压迫止血。



  陶管家在顾曜进门的时候便命人将最近的客房清理出来。



  此时顾南烟已经做好初步清创,便让小厮把他抬进客房中。



  她将众人关在门外,一脸凝重的打开商城,从里面买了套一次性缝合包。



  用酒精将手上消毒,又套上无菌衣,顾南烟开始仔细的给许顺缝合伤口。



  由于伤的是舌头,四周光线又不足,因此她此时很是费力,不过一会的功夫,额角便沁出一层汗珠。



  李逸得到消息的时候,刚好在回府的路上。



  此刻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正坐在前厅,一脸凝重的望向顾南烟的方向。



  半晌幽幽的叹出一口气。



  这丫头表面看起来没心没肺,实际却最是重情义,若是得知许顺是遭了她的连累,还不知要如何自责。



  “事情到了这一步,宁王怕是会破罐破摔,你我还要提早做好准备才是。”



  万幸的是,通过这次的事,宁王不仅没讨到好,反而暴露了他们在军中安插的细作。



  他也没想到,一向沉稳的方均贺居然走了这么一步臭棋,想来是被儿子的死刺激到了。



  ------题外话------



  五更之第五更,朕已被掏空_(:з」∠)_嘤嘤嘤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9on2pR7RDQ.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