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奥特格斗传说 > 1783:源与惠的永别,爱至不爱的相爱(胡歌你影响我至深!你该死啊!)

1783:源与惠的永别,爱至不爱的相爱(胡歌你影响我至深!你该死啊!)


 PS:记得开BGM《此生不换》,效果更佳。


 ……


 “源”拥抱着沙织的源泉抬起头,看向了那个居于天地之间,顶天立地的巨人。


 “古迦.你一直都在这里吗?”看着这尊熟悉的巨人,源泉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老朋友一样,开心的打着招呼。


 “你已经完成了你的故事,而我,也无须一直隐藏着自己,将自己的意识压下。”古迦这是第一次和源泉交流,显露出了他和以往完全不一样的模样:“很抱歉,为了避免黑暗宇宙察觉到我的诞生,我不得压制我的意识,将我的身躯交给你们。”


 “其实你早就诞生出了自己的意识了吧。”源泉牵着纱织的手,摸了摸她的头以后笑着说道:“这个世界.也是你构造出来的吗?”


 “不,这个世界,是属于你的。”古迦摇了摇头:“在此前成为神秘的你,我没有办法现身,因为一尊神秘没有办法和他人融合化为神秘。”


 “同样的,我也能够杀死二源。”


 “但我的杀死,和你的杀死,是不一样的。”


 “这个结局,是唯有你才能达成的结局,无论是谁都做不到现在这样。”


 源泉哑然,早在令伽能斩灭二源的未来身的时候他其实就有些怀疑了。


 而现在,不过是将这份怀疑变成了真实的回答罢了。


 “你和大古闪耀的光芒将我凝聚,也许一开始的我,确实是作为你们的合体的姿态而存在,但伴随着这条路的延续,我最终成为了现如今的存在。”古迦垂首,凝视着源泉:“源,纵然你已经无法登临神秘,但你永远会保有这份力量。”


 “无论你和大古身处何方,你们都能呼唤出我的身姿,我也一定会回应你们。”


 “古迦.”源泉笑着毙了一个大拇指,而古迦也随之回以一个大拇指,双方都默契的笑了起来。


 “每个神秘都有自己需要去做的事情,古迦,你的诞生,是为了什么呢?”源泉询问道。


 “我的使命不在现在,而在未来。”古迦解释着:“终有一日,令伽的时代会过去,而那时候,类似终焉之兽的存在也会出现。”


 “倘若世界重归混沌,便是我持剑,将混沌的世界开辟,再度形成新的纪元。”


 “这便是我的使命。”


 源泉一愣,着实想不到古迦的使命居然是这个。


 待到一切入灭,归于混沌,便是古迦开天辟地,再造世界


 难怪他的战斗力显得很奇怪,无论是在哪个时代都不会受到拘束,和奥王他们完全不同。


 “此刻,舍弃了神秘的你,再度成为了能够召唤我的存在。”古迦看着源泉:“要来吗?去完成你我最后的一件事。”


 “他们都在等着我们。”


 “他们.”源泉默然,随后突兀笑了出来:“果然.他们都不觉得我会死是吧。”


 “毕竟皮特和和谁的的计划来着?”原本想要说出某个人的名字,可当古迦去想的时候,却怎么也说不出他的名号。


 明明脑海里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但不管是他的身份还是他的名字,却完全想不起来,没有一丁点儿的印象。


 “你先去吧,古迦。”源泉不可置否,对着古迦说道:“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我会去找你的。”


 “.星之海.”古迦凝视着远方,这片源泉所拥抱的未来之地,终究还是选择将这里交予了他:“那我去外面等你。”


 “嗯。”握紧了沙织的手,源泉点了点头,向着古迦道别。


 “要我一起去吗?”扬起头,询问着身边的这个男人,沙织向着他说出了自己的渴求、


 虽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无论是她还是源泉都非常清楚,但沙织.也想要将这最后的机会留给源泉他自己。


 “一起吧。”源泉没有松开握住沙织的手,而是将其紧握,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开:“你难道不想要去见你的惠姐姐吗?”


 “誒?可是.明明你.”沙织一愣,她原本是打算让源泉自己去和小惠见面的,因为不管怎么说,她们之间的故事,自己都不该参与进去,也没有那个资格参与进去。


 “别闹!”挣扎着从源泉的手掌心里脱离开来,沙织停留在了源泉,推搡着源泉的后背,将他朝着前方推去:“惠姐姐真正要见的人是你。”


 “而且而且”沙织说着,自己的声音也不自觉的低沉了下去:“而且对惠姐姐还有你来说.这都是.”


 “的确是最后一次没错。”源泉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但是沙织,我还是觉得,小惠说不定是想要见你的。”


 “哼,我和你不同,我想要见惠姐姐一面随时都可以。”沙织脑袋一扬,自信十足的说着:“你这家伙.被拒绝进入星之海的家伙,机会可只有这么一次。”


 “快去吧!”推搡着源泉的后背,将他推到了星之海与外界交替的界限所在,沙织双臂用力,将源泉推入了进去。


 原本不可越过的界限,在这一刻对源泉没有任何的拒绝,让他切实的站在了星之内海之中,站在这个一直以来拒绝着他进入的世界之内。


 但源泉并没有选择执意前进,而是就在这里转过头,停留于此,看着还在界限之外的沙织。


 他缓缓抬起了手,似是想要迎接沙织的到来,但沙织却摇了摇头,拒绝了源泉,并且倒退着退后了几步,远离了边界,站在了外面。


 “惠姐姐,在等着你。”


 源泉注视着沙织良久,看了很久很久,看着她那始终都是笑着的模样,这才缓缓的转过了身。


 但他才刚转身,刚想要朝着星之海的内部走去,却在转身的刹那,看到了那个穿着红色的小外套,以及一身亚麻色针织毛衣的女孩。


 在微风的吹拂下,她的发丝在风中舞动,短发飘扬之间,她那眼中绽放的神采如同流水一般,就这样柔和的看着源泉。


 “惠”一切落下帷幕之后的重逢,看着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小惠,源泉突兀想起了昔日,在踏足超越者这个级别之前所被迫分裂的他。


 黑奈也就是泉,始终是他那个时候深埋在心中的愿望之一的显现,也是属于他的任性。


 想要回归星之海,想要将奈克瑟斯之光传承下去,之后去和小惠团聚。


 那时候的和救世主的责任冲突的自己的心愿,在分裂的源和泉重新融合之后,这样的想法,似乎已经被摒弃了。


 “你前面的路,还没结束哦。”小惠柔柔的开口了:“所以,你不能停在这里,也不能回头。”


 “我们一见面,你就要说这样的话吗?”源泉放松了一些:“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赶我走?”


 “因为我知道你这家伙,离了我的以后就要死要活的,所以.我最好是选择不见你。”小惠抚平了额间的发丝:“我的出现,只会让你对于过去的留恋愈发严重。”


 “所以我禁止你进入星之海,无论如何也不许你到来。”


 “我也不会见你。”


 “但现在,我们相见了。”源泉踏出一步,想要接近小惠,但他才踏出一步,小惠就后退了一步,双方之间的距离,没有任何的改变。


 “但是.你该走了。”小惠的眼角含着泪水:“从你发动了寂灭未来开始,你就该明白,不是我拒绝你进入星之海,而是”


 而是源泉永远没有办法和小惠相见,甚至是重逢。


 双方之间相隔着无比遥远的距离,遥远到即使面对面,源泉踏出一步,小惠就必须后退一步。


 这就是寂灭未来的代价。


 双方纵使相见,也无法拥抱彼此。


 明明不过是二者之间相视的距离,却遥远到双方根本无法弥合。


 “啊我忘了.”源泉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摸着脑袋笑了出来:“我发动了寂灭未来,独独属于我,不可与你”


 后续的话语,源泉没有说下去了,因为那张摸着脑袋笑着的脸,此刻已经泪流满面,那无声的眼泪就这样顺着脸颊滑落,让源泉那向来坚毅的面庞变得格外脆弱。


 “你可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哦~”小惠垂下头,没有敢直视源泉此刻的模样。


 “因为我还能再见你一面,我感觉很高兴。“抹去了自己脸上的泪水,源泉在身上擦了擦,用着无所谓的语气说道:“起码.在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以后,我还能见到你,这就足够了。”


 “我也觉得,我们能再见,真的太好了。”小惠仍旧没有抬头,依旧保持着低垂着脑袋的模样:“所以.你还想要在这里,待上多久呢?”


 “那么.”源泉抿着嘴唇,缓缓抬起了手,隔着这一段看似很短,实则异常遥远的距离,将自己的小拇指弯曲,对准了小惠。


 他什么话都没说,就只是这样期待的看着小惠,那眼眸里的渴求,宛如一只马上就要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一样,充满了眷恋和希望。


 但小惠看着这只手举起来的手,看着源泉做出的动作,却在刹那间就明白了这个动作的含义。


 在一切还未曾发生的时候,在一切还是幸福的时候,在夏日的后山里,坠落在落叶铺就的枯草深坑中抹着眼泪哭泣的自己,在黑暗中是如此的无助。


 那个时候,他如同救世主一样的出现,用着轻佻,甚至是嫌弃的声音,发出了找到自己的呼唤。


 那时候的他,就像是一道光,出现在了漆黑而又无助的她的面前,照亮了她的人生,为她带来了希望。


 那个时候,那刻骨铭心的对话,此刻依旧能被小惠想起。


 “以后不要跑到这种地方来了,乡叔叔都找疯了。”


 “可是.可是你还是找到了我.”


 “那是,不管你去到天涯海角,哪怕是世界的尽头,我也一定能找到你。”


 “那那就拉勾!不管以后我去到什么地方,你都一定会找到我,你都一定能出现在我的面前!”


 “拉勾就拉勾~我还能骗你不成?”


 那个时候,懵懂的两人相互映照着彼此,勾动在一起的手指相互牵连,怎么样也没有松开,并且直至长大以后也未曾松懈。


 而那个小小的手,那勾动在一起的双手,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并且就在自己的面前,向着自己显露出自己残缺的一面。


 小惠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底里涌现出来的各种思绪。


 “你现在该抓住的手,已经不是我了。”


 决绝而又无情的话语说出,代表着双方的诀别,代表着自此以后再不能相见的未来,一切的一切,都在不可得的眷恋之中,化为了永恒的遗憾。


 那两个原本应该勾在一起的双手,也不会再有能够接触的那一天。


 星之海的界限重新来到来到源泉的面前,小惠的身影也在源泉的面前倏然消失,源泉再一次被星之海排斥了出来,仍旧站在这星海之外,怔怔的看着星海之内空无一物的一切。


 那抬起来的手,终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早在他寂灭未来的那一刻,这样的结果,他就应该早就明白才对。


 “哈哈哈哈哈哈哈!”


 抬起的手转而变成了捂住自己的脑袋,源泉发出了猖狂的笑声,在愈发狂乱的笑声之中,是止都止不住的眼泪。


 此刻他会有一丝后悔的情绪吗?


 “好!好好好!!”狂笑之后,源泉立即变了脸色,毫无风度的在界限之前跳着脚怒吼着:“你这个绝情的女人,你最好给我记住这一天!”


 “是你松开了抓住我的手!是你先走的!你给我记住了!别给我后悔!”


 “你以为我没了你就什么也做不成了?我告诉你!你没那么重要!你没你想象中的那么重要!”


 “你看着吧!我记住了今天,以后就算你后悔我也不来了!你后悔也没用了!”


 “我不会再来了!”


 “我不会!再!来!了!”


 怒骂着,跳脚着,源泉气呼呼的转过身,怒气冲冲的扭头就走,在星之海的外界找到了沙织的所在,追上去之后拉住了沙织的手掌,头也不回的和她一起朝前走去。


 “源“沙织也是满脸的泪水,苦涩的看着源泉的她,在这一刻,属于人类的情感达到了巅峰,彻底充盈了她这个三无的怪兽娘的胸腔。


 “那个女人没什么好说的,沙织,我们走。”源泉没有回头,只是俯身捧住沙织的脸蛋,擦掉了她的泪痕:“古迦还在外面等着我们,我们快出去。”


 “那个糟老头子,我老早就想揍他一顿了!”


 “诺亚也一定在等着我把,还有赛迦他们.”


 “沙织,你也”


 渐渐远去的身影,渐渐离去的声音,逐渐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


 星之海内,就站在界限之前的小惠凝视着源泉和沙织远去的背影,一直低垂着脑袋的她,在源泉离开以后,终于有了抬起头的勇气。


 泪水沾染了整张脸庞,早已让小惠的面容变得狼狈不堪。


 她并非不爱,她只是很清楚,因为爱他,才需要在这个时候放手。


 她已经无法陪着他走下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


 “源泉.我会一直看着你,请你”


 泪水沾染在脚下的青草之上,垂落之泪的重担并不是一株草木能够承受,弯折的细腰将这份沉重的情感导入大地之上,散入到星海之中。


 这份眷恋,或许会留存在星海之中,天地可鉴,日月可昭。


 但爱与不爱,放手与选择,这二者之间的诀别,也一并印刻在水天之间。


 那不曾抬起的手,保持着垂落的手,保持着拉勾的动作,在此前不曾回应,却也唯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抬起,才能自欺欺人般的对源泉之前的动作做出应答。


 属于小惠的,不能给他看到的回答。


 在他看不到的时候。


 在他放手的时候。


 PS:一定要配BGM《此生不换》,这歌的歌词着实适合他俩。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AtSLY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