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最新地址:www.jingcaiyuedu6.com ,最快更新黎明之剑最新章节!

    琥珀的话让高文的表情瞬间有点凝固,而紧接着,便是控制不住的思绪在他心底蔓延开来。

    如夜幕中一点灯火点亮,一些原本被所有人下意识忽略的线索从黑暗中浮现出来,他猛然间意识到——琥珀所讲的恐怕正是关键。

    “其实从刚刚得知夜女士和紫罗兰王国可能存在联系的时候我就在好奇一件事了,”琥珀想了想,慢慢说着自己的观点,“夜女士是执掌暗夜权柄的神明,但紫罗兰王国却是一个热衷于向外传播魔法的法师王国,这明显有些古怪,当然,如果纯粹从神明的伟力来解释这也能解释得通,毕竟凡人所能执掌的最强大的法术也比不过神明的神迹,如果夜女士真的有意识想在尘世间扶植一个法师国度,并以某种‘奇迹’进行遮掩,那祂当然可以办到,但问题就在于……夜女士是处于沉睡状态,紫罗兰王国的诞生对祂而言近乎意外……

    “而从另一方面,‘传播知识’却是逆潮之神的倾向,作为古代逆潮帝国对起航者技术盲目崇拜而诞生的神明,祂有这种传播本能,这一点从莫迪尔游记中的记载也能看出来。而且紫罗兰王国向外传播的魔法体系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技术黑箱’,不管是传讯术还是灵魂系法术,都无一例外是原理不明、艰深复杂的‘紫罗兰式魔法’……”

    琥珀说到这,看着高文的眼睛:“所以我就在想……紫罗兰王国可能从一开始就同时受到了逆潮和夜女士的双重影响,它的诞生根基是夜女士的梦,但它的运行逻辑却是逆潮的倾向,那些从紫罗兰王国来到洛伦大陆游历、讲学的法师们,或许潜意识中都在执行着逆潮的意志……”

    明亮的阳光透过旁边的玻璃窗洒进了房间,集中供暖系统的循环风扇正在吹出徐徐热风,房间里的温度舒适宜人,然而在这一刻,高文却感觉一股寒意似乎萦绕在自己身旁。

    如果琥珀所讲的得到证实,那这绝对是足以引起恐慌的真相!

    但在最初的惊愕和起伏之后,高文自己的心态很快便平复下来,并且很快便顺着琥珀的思路展开了思考:“我觉得你说的有一定可能性,紫罗兰王国在过去千百年甚至更久的岁月中不断向外传播‘黑箱技术’这件事确实可能有逆潮的影响存在,不过好在执行这件事的‘载体’是作为凡人的紫罗兰法师们,他们所传播的魔法知识本身并无污染倾向,只不过……‘黑箱’这种东西本身就存在隐患,它的积累会产生质变。”

    “对啊,咱们之前不是讨论过么,技术黑箱这种东西越多,人们离知识和理性就越远,而如果某个领域的整套知识体系都建立在黑箱的基础上,那这个领域中诞生神明的概率就会高的吓人,”琥珀点着头,“逆潮本身是混沌疯狂的,祂好像不会做出什么深谋远虑的筹划,但蛋女士也说过,神明的‘本能’有时候甚至比智慧还要可怕,逆潮一直都有脱困和成长的本能……”

    “但逆潮已经死了,”高文轻轻呼了口气,“而且这一次你还在夜女士的王座前确认了这一点,祂留在暗影神国的那半拉身子也死的透透的……嗯?”

    他说到最后好像突然想到什么,语气一下子变得有些古怪,那表情就好像是一个本已尘埃落定的事件背后突然又揭露出了某种匪夷所思的真相,一些原本看来毫无疑点的线索背后又有了全新的解释,这立刻引起了琥珀的好奇:“你想到什么了?”

    高文慢慢整理着思绪,一边梳理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那个疯狂想法一边轻声说道:“你还记得在逆潮的神尸落入尘世之后,神权理事会的几位高级顾问所发现的一个异常细节么?”

    “异常细节?”琥珀眨巴着眼睛,“那玩意儿的异常细节多了,就光祂那副尊容都异常的不行——但我觉得最异常的还是提尔竟然能下得去嘴……”

    “我不是说这个,”高文摇了摇头,“我是说逆潮神尸那惊人的‘衰退’速度。还记得验尸报告上怎么说的么?逆潮的神尸在进入尘世的瞬间还有着相当强大的活性,但在落地的时候就已经衰退到了几乎不会向外释放污染的程度,而等到几位高级顾问赶到现场,那些神明血肉中的力量更是已经流失到了几乎无法察觉的地步……”

    “啊对,我想起来了!”琥珀顿时恍然,“当时我们是讨论过这个,逆潮神尸的衰退速度违背常理,那时候大家都猜测这跟夜女士有关,认为是夜女士武力超群,一棒子不但秒了逆潮,还顺便完成了火化开光……”

    “但现在看来这跟夜女士无关,还记得你刚刚从维尔德那里得到的情报么?留在暗影神国的逆潮神尸被送入了‘边境之城’,夜女士甚至还用它残存的力量做了很多事情,”高文很认真地分析道,“所以事实上留在暗影神国的逆潮神尸反而没有发生快速衰退,落入尘世的那部分反而有着更快的衰退速度……”

    琥珀终于开始蒙圈了,她瞪着眼睛看了高文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可能性,就是我脑子可能不是很好……要不你说人话吧?”

    高文顿时乐了,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上:“我猜,逆潮的神尸之所以在尘世发生快速衰退,很可能与一位伟大的凡人有关……我们前不久还讨论过这位凡人的事情。”

    琥珀怔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你是说那位野法师?!”

    “是的,”高文慢慢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千百年来,紫罗兰王国在逆潮的影响下不自知地向外输出着基于‘黑箱’的魔法技术,这深深影响了安苏和提丰,甚至曾经几乎成功重塑了整个大陆北方地区的魔法体系,原本如果事情继续这么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人类魔法会彻底变成一种‘黑箱系统’,逆潮则极有可能从中窃取到力量,甚至从中脱困……可这中间出现了一个意外。

    “一个来自紫罗兰的低阶法师,为了拯救自己的女儿,选择了最离经叛道的一条路,而这里所说的‘离经叛道’不仅仅是对传统魔法体系的叛逆,我甚至怀疑那位野法师有可能抗住了逆潮之神留给他的心灵钢印——那本笔记,魔网的雏形,符文逻辑学的基础,构筑在数理、逻辑与魔法之间的公式,这些东西的基础……就是反黑箱!”

    琥珀瞪着眼睛,足足半分钟才反应过来:“妈哎……”

    “野法师留下的笔记只是一个开端,拉文凯斯和詹妮以及大量现代学者们的努力让这个开端产生了质变,在短短数年内,魔导技术碾压般地打垮了陈旧过时的经典魔法系统,而基于理性、逻辑和精确计算的现代符文魔法则在发展过程中体现出了它前所未有的传播力量,因为可以系统学习,可以在学校这样的教育设施中集中培训,甚至普通人买本书都能自学,符文魔法这东西可以说眨眼间就传遍了人类世界——也顺便摧毁了逆潮在过去千百年里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黑箱陷阱’。”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表情慢慢变得郑重:“可以这么说,那位无名的野法师以及我们可敬的现代学者们,在逆潮降临尘世前最后这几年的时间里,用人类的智慧击穿了一位古神构筑数百年的黑箱,这或许才是逆潮的神尸在尘世间迅速衰竭的真相——就像上了岸的鱼一样,枯竭的环境和冲突的思潮直接把它给抽干了!”

    “这……”琥珀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听到最后,她张了张嘴似乎还有意见发表,但最后却不得不承认高文的猜想极有可能,“这好像确实说得通啊……而且我怎么突然觉得逆潮有点惨?”

    这也难怪她会产生这种感慨,毕竟这整件事的戏剧性实在太强——逆潮用了那么多年来慢慢向外渗透自己的力量,用心灵钢印或精神暗示的方法操控着紫罗兰王国向外散布黑箱系统,为自己脱困做着准备,祂几乎已经成功了,千百年的筹备只差最后一步,但就是在这最后几年的功夫里,凡人们却一头莽穿了祂为自己准备的“降世温床”。

    这就像一个准备从房顶跳下来的人,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指挥着旁人帮忙在地上铺了个垫子,结果跳下来的一瞬间有人过来把垫子给撤了……

    虽然就事实而言,逆潮当时进入尘世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死了……但如果当时那“黑箱系统”还在,逆潮的神尸恐怕就不会那么快衰竭,一个不断向外释放出强大腐化和精神污染的神明残骸落在塔拉什平原数百万凡人军队中间,所产生的后果将不可想象,甚至更极端点,考虑到“黑箱系统”是逆潮之神的存在基础,那半截神尸在尘世间复活过来也不是不可能!

    但这一切最终都没有发生。

    而它最初最初的原因,只不过是一个父亲,想让自己的女儿活下去。

    高文看着琥珀的眼睛,轻轻摇了摇头:“如果逆潮没那么惨,当时惨的可就是咱们了。”

    “这倒也是,”琥珀摆摆手,“不管怎么说,逆潮死了是好事,现在更准确地知道了祂死那么惨的前因后果,更是天大的好事,起码咱们能睡个安稳觉了。”

    “是啊……能睡个安稳觉了,”高文轻轻呼了口气,“未知永远让人不安,在知道紫罗兰王国的异变之后,詹妮和瑞贝卡她们从昨天开始就在把野法师那本笔记拿出来翻来覆去地研究,今天早上黑眼圈比赫蒂还厉害,不过现在她们可以放心了……虽然刚才咱们所讨论的大多基于推测,但至少从逻辑上,这一切是解释得通的。”

    萦绕在心底的那股寒意不知不觉已经褪去,琥珀也稍稍放松下来,她双手抱胸在椅子上摇晃着身体,突然提起了另一件事:“说起昨天晚上在暗影神国的经历,我总觉得夜女士好像是在借着维尔德的口主动向我传达着什么东西似的……”

    “夜女士向你传达信息?”高文刚舒展开的眉头一下子又皱了起来,“为什么这么想?”

    “一种感觉,”琥珀摆摆手,“而且也确实有可疑之处——维尔德跟我透露的东西太多了,而他不应该知道这么多‘内幕’才对。

    “他一直说夜女士有很多秘密,而且那位古神总是埋头做事,自顾自地完成她的‘工作’,从不主动解释任何东西,可这一次祂却告诉了维尔德很多关于边境之城的事情,告诉了他那些‘迷途者’在边境之城的生活,告诉了他逆潮神尸的去向……这一点都不像‘谨守秘密’的样子。

    “所以我觉得,要么是维尔德在忽悠我,要么,就是夜女士在授意他这么说。”

    高文皱眉盯着琥珀的眼睛:“也就是说,你怀疑夜女士提前知道你会来?还专门给你留下这么多信息?”

    琥珀顿时搓了搓胳膊:“……我这怎么又感觉有点冷呢。”

    “别打岔,”高文表情格外严肃,“认真讲,你最近有感觉到和暗影神国之间的联系加强,或者听到看到不该出现在感知中的事物么?提尔给你做的护符你有没有好好戴着?”

    “我戴着呢啊,我睡觉都戴着,”琥珀一边说着一边从贴身的地方取出了那枚前些天刚做好的深海护符,“而且我也没感觉到你说的那些东西。说真的,其实我一直没觉得夜女士那边有什么敌意,在暗影王座附近也没感觉到什么危险来着……”

    “神有没有敌意和你有没有危险是两码事,”高文立刻说道,“我现在也相信夜女士是一位善神和正神,但你别忘了,成年礼那天的恩雅也是一位善神和正神……更何况我听你提起夜女士在那座边境之城的安排,就总觉得祂好像是在谋划些什么,现在再加上祂有意识传递的信息……我忍不住就觉得这安排是针对你的。”

    琥珀一听这个就下意识开口:“针对我?我一个小贼,祂一个古神,祂针对我什么啊……针对我偷祂的沙子还是针对我偷祂的皮筋?”

    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很随意地摆了摆手,然后突然间,一道灰白色的光影便在高文面前闪过,紧接着便听到哐当一声,一样东西竟凭空从琥珀挥手之处浮现出来,掉落在地。

    高文表情木然地看着那东西落在地上,憋了半分钟才开口:“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祂针对的是你偷祂的暗影权杖?”

    琥珀也表情木然地低头看去,看到一柄黑白双色的短杖正静静地躺在地上,短杖表面光影流转,仿佛被置于永恒的暗影夹缝中一般,释放着某种神秘而古老的气息。

    这东西比她当时在王座上看到的那柄要小了无数倍,而且样式也从长杖变成了短杖,但大概……或许……可能……说不定……没准就是那把暗影权杖。

    “妈耶……”

    (本章完)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