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虚空极变 > 第2707章 灭口

第2707章 灭口


 “莫师兄他...”


 穆清远没有回答,而王处虚也没有追问,气氛立时变得沉寂许多。


 因为在来此之时,王处虚便已经有所判断,那求援信号既是师兄所发,如今却不见师兄踪迹。


 场上只余下那玄甲男子。


 如若师兄对上的是那人,以师兄的性子,怕是凶多吉少。


 如今穆清远的沉默,亦可说明此点。


 与此同时,登天云梯之上,被迫着地的玄甲鬼卫此时口中发出一声低吼,随即双眼瞬间被赤芒充斥。


 周身气息立时攀升,比之方才与玄丹交手,以一对二之时更胜一筹。


 看得王处虚眉头紧皱,心道自己方才虽未出底牌,但是两人联手之下,也绝非寻常玄丹可以抵挡。


 然而战局却是焦灼不堪。


 本以为那玄甲男子只是在强撑,外强中干而已,但如今看来...


 似乎对方根本未出全力,眼下状态,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嗯?”


 伴随一声轻疑,王处虚惊觉以自身玄丹境神识,竟无法捕捉到鬼卫身形。


 后者瞬间消失在原地,且无阴森死气相随。


 而那邋遢老者,如今却是立在原地,毫无动作。


 下一刻,空间一阵扭曲,一柄血刃凭空浮现,斩向老者后颈。


 “小心!”


 王处虚不知老者具体身份,只知对方是乾炎宗高人,可是这鬼卫显然也是特殊的存在...


 并不是单纯的武者或是修士,若是因为大意被对方钻了空子...


 以自己两名玄丹的实力联手,不动用底牌恐怕毫无胜算。


 这才出声提醒。


 可下一刻,众人却见老者轻描淡写,头也不回地回手一抓。


 “咔嚓!”


 在两名玄丹讶异目光之中,刃断,甲碎,人断魂!


 老者随手一抓,恰在玄甲鬼卫现身之处,亦是一刀横扫之处。


 可血刃刚刚接触老者手臂,便被一股无形罡风绷为两截,那一只手随即便扼在了玄甲鬼卫咽喉之上。


 自己两人费力无法拿下的对手,在施展了秘法之后,面对这邋遢老者之时,竟被对方如儿戏一般拿下。


 如此落差,亲眼所见,如何不让人心惊胆寒?


 就在此时,老者手抓之处,一道龙鸣骤然响起,一只青龙虚影迸射而出,使得此方夜空一瞬明亮。


 青龙浮现瞬间,便将鬼卫人影尽数吞没,后者青龙入体,只是支撑刹那,便当场爆体,支离破碎。


 见此一幕,王处虚已然知晓,自己与此老者相差甚远,同时不明白为何师兄的求援信号,能够引来这等强者。


 只是...


 老者抬手击杀玄甲男子之后,并没有其他动作,仍是等在原地。


 这意味着此战还未结束。


 良久之后,老者方才出声:


 “幻身湮灭,你这本体还要藏到几时?”


 话音刚落,老者瞬间消失在原地,只闻一声爆音,似是空气撕裂之声。


 下一刻,老者身影已出现在百丈之外,一拳轰出,龙吟再现。


 众人眼中,只见老者是轰向半空,但那里空无一物,好似是在单纯宣泄心中怒气。


 可唯有穆清远此时双目微凝,能够依稀感知到老者所攻击之处的特殊点。


 是了,这便是修士神识与武道识能的区别所在,神识窥探更适合一念千里,搜人探物。


 而武道识能便是练到极致,也至多不过方圆十里,可所能感知的细节,却要比神识更多更强。


 是以玄丹境神识未能看破之事,穆清远以武道识能有所察觉,而那老者同是武道中人,识能更强。


 自是可以感知到旁人无法窥探之事。


 “唔...”


 空中响起一声闷哼,随即一道漆黑人影,径直自半空之中跌飞而出,如炮弹一般撞在山壁之上,卷起阵阵尘烟。


 邋遢老者没有给对方喘息之机,身形再度迸射而出,卷入尘烟之内。


 众人虽不见战况,却听到山壁阵阵崩碎之音,原本便坍塌一半的掩云峰,从此被夷为平地。


 烟尘散去,地面之上赫然出现一道丈许深的掌印,一名玄甲男子陷入其中,双臂尽断,无法动弹分毫。


 而邋遢老者则坐在深坑之外。


 “你这实力也不够看,说出你背后之人,可痛快一死。”


 说话之间,老者抬手一指,一道气劲当即打入男子左腿之中,迸射出一道血箭。


 其所穿玄甲,分明是上品玄器,已相当于南玄州一宗之主,可在老者面前却如无物。


 “我知道你和那幻身不同,你可以说话,所以莫再考验我的耐心。”


 老者每说一句话,便会弹出一道气劲,自玄甲男子体内带出一道血箭,一缕生机。


 与此同时,老者望向王处虚,朝其招了招手道:


 “王贤侄,你过来一下。”


 见这老者认得自己,而且如此称呼,王处虚当即面色一变。


 自己脱离家族,逃到这南玄蛮荒之地已有百年,便是百花门上下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族人在世。


 甚至连名字都是假的。


 怎可能有人知晓自己的底细?


 除非...


 这人和老祖相识。


 “好嘞。”


 王处虚心知如不听命行事,自己的身份便要暴露得更快,于是赶忙上前。


 但老者接下来与他的耳语,便让他面色变了数变。


 紧接着,老者再度看向地面之上的玄甲男子,冷笑一声,压低了声音道:


 “中州王家你应该听说过,有他在你绝计死不了,而老夫最爱虐杀修士。”


 话音刚落,老者挥手斩出一道刀芒,与此同时,王处虚施展秘法,一道白光笼罩在男子周身。


 后者一条手臂刚被斩断,便有了复原之相,这使得原本世俗如归的玄甲男子,面具下的双眼中,浮现了一丝恐惧。


 “石元明,你擅自下山,可是忘了与仙盟的约定?”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除了穆清远外皆有触动。


 王处虚是因为“石元明”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当年便是此人以武道横扫南玄州一众宗门。


 使得南玄修士人人面上无光。


 而乾炎宗女修,则是讶异老祖多年闭关不出,原来是与仙盟有约。


 至于邋遢老者...


 则是惊觉眼前之人知晓仙盟之事,这说明他与仙盟有关。


 难道当年莫家灭族,与仙盟脱不了干系?


 可莫家....对于仙盟来说,还是太过渺小了一些,如何配得上仙盟插手?


 “你今日杀我,主上便知一切,乾炎宗必灭。你若不杀我,仙盟便会知晓你下山之事,乾炎宗同样难辞其咎。


 石元明,你今日出现便是错误,任你实力再强,也不过是任人摆弄的棋子罢了。”


 话音至此,邋遢老者眉头微皱,一只手按在一旁王处虚肩头,另一只手却直接贯穿了玄甲男子心门要害。


 后者身形抽搐几许,化为一道黑气,但黑气还未飘散于空,便被老者一拳轰散,消弭无踪。


 “前辈...”


 王处虚此时心惊,他虽不知石元明当年为何隐退,不知仙盟与他有何约定。


 但却知道...


 石元明乃是当年那一代修士的噩梦,亦是一个杀伐果断的杀星。


 如今他已将玄甲男子灭口,接下来,很有可能便是自己等人。


 因为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而就在此时....


 其耳旁响起一声低语。


 “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老头子能够相信你们么?”


 话音入耳,王处虚冷汗直流,因为他发现自己体内真元流走已被切断,此刻便是想要施展底牌也无从下手。


 而另一旁,玄丹女修面色一变,当即上前,却被老者一个眼神挡在原地,赶忙开口:


 “老祖,我是乾炎宗当代执法长老,此事绝不会外传,我可以道心起誓。


 而王道友虽非乾炎宗之人,却与我乾炎宗颇有渊源,他可发下心魔大誓,同样不会泄露半分。”


 说到这里,玄丹女修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之间,目光锁定穆清远。


 自己两人皆不会,也皆有理由不会外传此事。


 可她...


 路人?


 没有!


 心念至此,玄丹女修当即出手,一片火海朝穆清远蔓延而去。


 穆清远方才一直没有动作,绝非坐以待毙,而是另有考量。


 如今身形挪移,出现在火海之外,但她却没有急着离开,因为她知道自己今日能否离开,看得不是玄丹女修。


 而是那邋遢老者。


 以那老者的速度,他不想要自己离开,自己便无法离开。


 所以...


 “你说过自己欠我一个人情...


 放我们走。”


 可话音刚落,老者身形便消失原地...


 穆清远只觉一股致命危机,涌上心头...


 可下一刻,眼前却是一黑。


 仿佛睁眼闭眼的刹那之间,一切物换星移。


 只余一声..


 “道友?”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Mvbmqv4rbY.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