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书籍违规内容举报

精彩小说网最新地址:www.jingcaiyuedu6.com ,最快更新大唐孽子最新章节!

当“妖言惑众杨本满号”沐浴在炎炎烈日之下的时候,长安城这里却是寒风呼啸。

进入到了十二月之后,贞观二十二年就算是进入到了尾声。

这一年,大唐发生了许多事情。

李宽成为监国太子,这对整个大唐的政治格局都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影响事件。

这这一年,朝廷出兵西域,不仅打败了大食人,还在西域设立了西域省。

这成为大唐废道改省的第一步。

在这一年,发动机开始正式的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发挥出超强的威力。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已经慢慢的掌控了长安城的大权的李宽,准备开始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太子殿下,如今陛下跟长孙无忌他们都已经前往西洋,亲自跟着水师出征大食。

算一算时间,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跟大食人交锋了。

哪怕是现在就从那边返程回来,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及时的收到长安城这边的消息。

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对付长孙党的一个机会。”

太子府中的书房里头,许敬宗正侃侃而谈的提出自己的看法。

作为李宽手中的重要谋臣,许敬宗这些年的日子过得很不错。

不仅成为了教育部部长,还有望在李宽登基之后更进一步。

所以对于很多事情,他比谁都积极。

朝廷的很多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

上面要是没有人倒下或者致仕,他是很难有机会上位的。

这个时候,他自然要想办法把长孙党给拉下来。

公私兼顾的事情,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做啊。

“自从陛下南巡之后,太子殿下公布了不少新的施政方针,但是原本长孙党的官员对于这些方针总是阳奉阴违,并没有完全的贯彻下去。

就比如人口调查这个事情,有些州县完全就是走了一个形式,提交上来的数据经不起特别的推敲。

虽然具体的数字不见得会有特别大的出入,但是这种干活的敷衍太多,显然是别有用心的。

还有在促进商业发展方面,有些人总觉得官府的人就是比商人高一等,没有一丁点的服务意识。

甚至有些县衙里头还需要专门张贴‘不要随意辱骂殴打百姓’的宣传条,由此可见那些官员和胥吏是怎么对待百姓的。

这种事情,单靠朝廷的旨意是没有办法完成的,需要有合适的人去执行才行。”

上官仪也在一旁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吏部这边,虽然微臣已经作为吏部尚书在全权负责部内的事情。

但是吏部之前都是长孙党的地盘,从上到下有很多人都是长孙党的人员。

哪怕是有些人是相对中立,因为周围都是长孙党,也是被迫的跟着他们靠拢。

这种情况,对于大唐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由于太子殿下监国以来,并没有出手对付过他们,所以他们现在比之前还要嚣张了。”

褚遂良也趁着这个机会给长孙党的人上眼药。

吏部这么重要的一个部门,自己居然还没有完成彻底的掌控。

说出去都是有点丢人的。

但是与其以后继续丢人,倒不如今天丢点面子,把里子拿到了再说。

“由于我们的声势大涨,这段时间五姓七望的那帮世家人员,跟长孙党走的也比较近。

看起来他们似乎有要联合起来的意思。”

王玄武也难得的在旁边插了一句话。

一般的情况下,李宽跟朝臣们商讨事情的时候,王玄武是一句话也不会说的。

当然了。正常情况下,他说了也没有什么。

“太子殿下对他们采取了怀柔的政策,这帮人就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毕竟太子殿下如果连长孙党的人都能轻易的放过去,那么五姓七望的人自然也没有什么问题。

这种印象一旦形成,对于太子殿下将来治理国家是非常不利的。

所以微臣才提议要尽快的对长孙党人出手。

趁着长孙无忌和陛下都不在长安城,应该没有几个敢跳出来跟太子殿下您作对的。”

许敬宗这话算是说出了他自己的心声。

讲真,他真的没有把那些到处作乱的人放在眼中。

“大唐现在海外领土那么多,不管是澳洲还是美洲,都是流放烦人的好去处。

把长孙党的人贬到这些地方,哪怕是几个月后长孙无忌回到了长安城。

他要跟这些人重新取得联系,重新商讨下一步的行动,都是需要大费周章的。

有那个时间,我们肯定都已经想到办法收拾他了。

所以这一次的事情,我觉得真的很有必要去做。

要不然那些勋贵世家,真的就要蠢蠢欲动了。”

褚遂良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但凡是能够坐到他现在位置的人,如果是个善男信女,那早就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如今观狮山书院毕业的学员,有不少已经在胥吏这个位置上积累了很多的经验。

甚至有不少县丞、县令已经是观狮山书院的学员在担任了。

借着这个机会,我们应该尽快的扩大这个比例。

到时候整个关内道都处于太子殿下的控制之下,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再担心了。”

许敬宗这话说的有点隐晦,不过大家都差不多听出来是什么意思了。

在皇位面前,什么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变为可能的。

哪怕是李宽这个太子的位置稳如泰山,下面的人也都是希望他把事情坐实了才是最好的。

“西域省的废道改省已经开始了,进入贞观二十三年之后,关内道也开始展开。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等到明年下半年就在整个大唐展开。

我们要乘着朝廷的威望正高的时候,把这些改革给落实下去,否者就会影响后面的执行效果。”

看到属下们都那么支持跟人斗,李宽自然不会反对。

不过怎么拿长孙党的人开刀,这个事情却是有讲究的。

总不能莫名其妙的就把人拿下了吧?

哪怕你是皇帝,也会有御史站出来表达疑问和不满的。

“要让朝廷的各项改革措施能够执行下去,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吏治。

只有每一层级的官员对这个事情都有着充分的认识,并且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不管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让大家都向改革靠拢,才有可能最终成功。”

褚遂良这话,倒也不算是夸张。

毕竟不管是什么事情,最终都是需要人去执行的。

如果下面的人都阳奉阴违,那么就变成政令不出长安城,甚至政令不出颐和园,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些年,大唐涌现了很多新的人才。

但是因为老一辈的人员还没有完全推出权利中心,不管是在朝廷层面,还是在州县层面,都出现了一些老人长期占据位置。

而新人却是长期得不到提拔的场面。

微臣觉得朝廷可以设立一个规矩,比如州县下面的各个县令,如果到了五十岁都还是七品及其以下的官员,那么就必须强制性的致仕。

把他们的位置让给更加年轻的人。

而到了州县这一层,如果五十五岁都还是六品及以下官员,那么也强制性的致仕。

同样的,四品一下的官员,六十岁必须强制性的致仕。

而四品以上的官员,也不能干到老,顶多就是到七十岁,不管身体是否健康,都必须致仕。

这么一来,下面的各级官员都有了明确的盼头,做事的积极性自然就上来了。

这也避免了很多尸位素餐的人员,长期占据着位置不干活。”

许敬宗突然抛出这个提议出来,倒是很出乎大家的意外。

毕竟,对于在场的人来说,他们都是现在这个体制的得益者。

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们可以一直身居高位,直到去世。

但是按照许敬宗现在的提议执行的话,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在观狮山书院医学院的努力下,在朝廷赋税的有力支持下。

大唐各地的医馆修建的越来越多,基本上每个州县都有自己的医馆。

医学院的教谕和学员也开发出来了许多新的药材、药方,大大的提高了百姓们的寿命。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实行一个年龄限制措施的话,确实会导致各个层级的官员没有活力。

太子殿下,微臣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值得实施。”

马周基本上没有怎么犹豫,也表示了对许敬宗的这个提议的支持。

他们都是有见识的人,之前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块。

或者是想到了之后没有那么大胆的提出来。

但是现在许敬宗把这层纸给捅破了,情况自然就不一样了。

很快的,其他人也都纷纷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表示了支持。

就连萧瑀也说道:“太子殿下,老臣完全支持这个提议。

为了让大家充分的感受到这个提议的严肃性,老臣提议先从我这个位置开始实施。

我很早就想在家含饴弄孙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还能会朝廷树立一个榜样。”

“爱卿说笑了,刚刚这个提议虽然对于大唐的改革来说很有好处,但是也有点太过生硬。

我们必须考虑到现在局面背后的特殊性,考虑到现在朝中各位老臣的特殊贡献。

为了更好的发挥诸位爱卿的才能,我准备新增一个顾问委员会,所有二品以上到了年龄的大臣,全部进入到顾问委员会。

这个顾问委员会,只向我负责,可以对朝中任何事情提出意见。”

李宽这话一出,大家立马眼前一亮。

这个方法好啊。

既很好的解决了改革的问题,又把历史遗留问题给搞定了。

过个十年八年,顾问委员会里头的诸位大臣慢慢去世之后,这个机构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到时候许敬宗提出来的改革方案,自然可以很顺利的进行下去。

“太子殿下才思敏捷,老臣佩服,老臣没有任何意见!”

“微臣附议!”

“微臣附议!”

很快的,大家都表示了同意。

这个事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李宽掌权之后的又一个重要改革。

……

渭水书院里头,长孙冲和郑海站在一处亭子里头,一边俯瞰着整个书院的景色,一边交流着一些看法。

“郑兄,听说这段时间观狮山书院直接抽调了上千学院,要进入到西域省的各级机构里头实习。

与此同时,原本在十八部里头的观狮山书院毕业的学员,也有不少被抽调前往西域省。

要是按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以后西域省的事情,我们就说不上话了。

这样就相当于丝绸之路这个商路,完全被观狮山书院掌握了。

这个情况,显然是不符合我们的利益的。”

长孙冲发现自己阿耶不在,很多事情都在变化。

自己一时半刻还找不到很好的应对方法,这让他非常的着急。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太子殿下的废道改省工作先从西域省开始,然后一个一个推广开来,让观狮山书院的人一个省份一个省份的掌控。

到时候还真就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

对于这个变化,我觉得不仅我们两家需要担忧,其他人也是一样有这个担忧。

自从陛下登基以来,一直都在打压世家大族的影响力。

之前主要是针对五姓七望,但是现在看来,所有的勋贵世家,其实都是在打压的范围之中。

就连你们长孙家也是不例外的。

甚至可以说对长孙家的打压,还在五姓七望之上。”

郑海看了一眼长孙冲,很是坦诚的把这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大家认识那么久,对彼此的情况都有比较深入的了解。

这个时候,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太子殿下一直都希望中央集权,希望所有的权利都收归到朝廷手中,完全就没有那种与世家共同治理天下的理念。

他一味地信任那些泥腿子,但是这些泥腿子现在看起来很是听话。

可是一旦他们掌握了权利,难道就会一直都听话吗?

难道观狮山书院毕业的学员,就真的不会贪腐,不会欺压百姓吗?

我是绝对不相信这一点的。”

长孙冲很是气愤的说道。

以前李世民在长安城的时候,朝廷打压的世家大族,主要是五姓七望和一些各道豪族。

长孙家绝对是不在其中的。

但是这两年的情况有了明显的变化。

李世民把权利慢慢的交接给了李宽,这时候不需要李宽说什么,都有一帮人主动的跳出来打压长孙家。

这让长孙冲非常的不爽。

“长孙兄,我们都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这个事情我们说了不算。

太子党的人现在是越来越嚣张了,根本就不把之前朝中的大臣放在眼中。

并且他们现在在不断的谋取十八部的各个职位,假以时日,我们就算是想要反抗,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荥阳郑氏虽然不想冲出来当出头鸟,但是内心要是一点都不焦急,那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像是他们这些世家大族,享受了数百年高人一等的福利,如今慢慢的被虚弱之后,自然是很难忍受的。

虽然荥阳郑氏这些年的财富还在不断增加,但是家族中的子弟却是普遍都感到日正过的没有以前幸福了。

有道是幸福是对比出来的。

以前大部分人的生活水平都非常的差,荥阳郑氏的优越感就非常的强大。

但是现在大唐百姓整体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物资也丰富了很多。

像是吃饱穿暖这个问题,对于许多人来说,都已经不是大问题了。

虽然在这个背景下,荥阳郑氏的生活水平自然也有了更大的提高。

但是跟普通百姓之间的差距却是在缩小。

这种情况下,大家的幸福感自然是在下降了。

“之前于志宁在暗地里联络各个世家,后面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也算是初步的构筑了一个大家沟通的渠道。

郑兄,我觉得这个渠道可以继续利用起来。

现在我们两家都有这个,那么其他家想必也是差不多的。

这种情况下,如果大家都还不联合起来,那么以后我们在大唐的存在感就越来越低了。”

长孙家以前都在站在旁边看李治在折腾,并没有在背后出什么力气。

但是现在李治的太子之位早就被废掉了,人都去到美洲了。

这个时候,长孙家如果再不行动,那么长孙党的威力可能就要大幅度的下降了。

不客气的说,这个时候的长孙家,面临的压力是比五姓七望还要大的。

要不然的话,他今天也不会主动的跟郑海提出这个问题。

像是这种事情,肯定是要大家私下里先沟通一下,然后才会有一些比较正式的聚会商讨对策。

这就像是后世的很多事情,大会上往往都是走流程,内容在事前都是沟通好的。

要不然这个会议的效率就实在是太低了。

“长孙兄你说的没有错,我也觉得这个事情很有必要大家聚在一起讨论一下。

朝廷废道改省的提议,我们不见得能够挡得住,但是怎么在这个改革过程之中,保持我们的影响力,这就需要大家有一定的配合默契了。

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几家之前再争来争去,那么就算是在帮太子党在巩固政局了。”

世家想要跟皇家共天下。

但是李宽想要把权利从各个世家手中收归到朝廷手中,这里面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以前的时候,李宽只是一个楚王,李世民在这方面的动作也比较隐晦,没有那么直接。

所以大家都忙着挣钱,还能接受那种变化。

但是现在的情况慢慢的变得不一样了。

如果继续温水煮青蛙,情况肯定就会越来越不利。

各个世家子弟,也都是有这方面的见识的。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各个家族的子弟,以前很多都不愿意去到一些偏远的地方为官。

这导致镇北道、辽东道、岭南道和海外各地的各个机构,基本上都被太子党掌控了。

我们基本上在那些地方没有什么影响力。

这种情况,我们需要从西域省开始改变。”

长孙冲比很多人都要重视西域,重视丝绸之路。

大唐对外贸易主要就是海路和陆路两条路线。

海路的话,由于早年间长孙党跟楚王党之间的深刻矛盾,基本上没有什么长孙家的事情。

但凡是长孙家的海船,在海外出事的概率远远高于其他海船。

慢慢的,长孙家也都知道是什么回事。

所以长孙家对外贸易发展的重点是放在了西域,放在了丝绸之路上面。

如果一旦西域省被太子党彻底的掌控,到时候想要掐断长孙家的贸易路线,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长孙党再厉害,也不可能跟整个朝廷作斗争,不可能在西域能够搞过朝廷大军的。

“长孙兄的意思是让我们渭水学院的学员也尽可能的参加到西域省的人员选拔之中?”

郑海倒是一下子就听明白了长孙冲的意思。

“没错!哪怕只是当一个胥吏,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从没有品级的胥吏开始,做个几年之后,慢慢的成为县丞、县令,之后的提拔,我们就能帮忙使劲了。

观狮山书院的学员,这些年之所以能够变得影响力越来越大,甚至已经成为单独的一方实力。

他们就是从这样的方法之中开始的。

毕竟,不管是哪个州县,具体的事情都是由胥吏来完成的。

而经过太子殿下的多次改革之后,朝廷各个衙门的胥吏的数量已经增加了不少。

并且有很多胥吏,本身也是拿着朝廷发放的俸禄,他们也算是朝廷的人员了。

这种进入到体制内的机会,是非常难得的。

一旦错过了之后,万一过个几年,朝廷再改革一把,我们再想安排人进去就很难了。”

长孙冲的这个提议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创意,但是却是很有实际意义。

这个时期各个书院毕业的学员,只要你愿意去当一个胥吏,那是一定可以找到一个地方愿意要你的。

十八部里头进不去,还可以去到各个州府。

各个州府去不了,可以去到下面的县。

实在不行,你就去偏远一些的地方,总是可以找到愿意要你的地方。

毕竟,,识文断字,见识不凡,这就已经可以吊打绝大部分的竞争对手了。

渭水书院、曲江书院等其他的书院的学员,水平跟观狮山书院虽然有一定差距。

但是只要不跟观狮山书院的学员比较,他们还是能够吊打这个社会的大部分人员的。

“好!那我们就安排人去动员各个学员。

对于一些比较有潜力的学员,我们可以单独跟他们交谈,让他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让家族中更多的子弟进入到西域省,先在这种新体制下积累一定的经验。

到时候一旦废道改省的工作全面铺开,我们也能更好的知道应该要怎么做。”

郑海没有太多的犹豫,同于了长孙冲的提议。

这种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情,他没有理由反对。

至于这样子做会不会招来百骑司或者是情报调查局的关注,他已经不管那么多了。

难道他们什么事情都不做,情报调查局就不理会他们了吗?

……

“使臣,根据我们打听到的消息,大唐皇帝陛下这一次南巡,除了去了淮南道、江南道、岭南道等地之外。

还跟着船队去了蒲罗中。

正好这段时间大食帝国的大军入侵西域,所以太子殿下安排大唐水师从海上出征对付大食人。

大唐皇帝陛下应该也是在这个时候跟着船队去到西洋,搞起了御驾亲征。

使臣,我发现这大唐的报复心是越来越重了。

不管是哪个国家胆敢挑战他们的威严,就会遭到非常强烈的报复。

这个情况,我觉得有必要跟女王殿下汇报一下,也要让金城那边的勋贵子弟知道。

让他们来到长安城之后,务必要低调再低调。

在这里,哪怕是一个普通百姓,甚至是一个乞丐,他们看番邦外族的眼神,都是高人一等的。”

长安城的新罗王国使臣府邸里头,金大棒结合这段时间自己打听到的消息,跟金胜强在做汇报。

作为使臣府邸的重要人物,金大棒算是兼顾了情报收集的工作。

事实上,任何一个使臣府邸,都具有一定的情报收集的功能。

这也算是公开的秘密了。

“唐军在西域轻而易举的就打败了大食人,这一次大唐水师出征西洋,我估计应该也是可以凯旋而归的。

放眼四周,还真是没有谁是大唐帝国的对手,我们除了夹起尾巴做人之外,确实不能有任何招惹大唐的行径。

特别是太子殿下掌权之后,整个大唐的风气也有了不少的变化。

那种唯我独尊,那种大唐之外都是蛮夷的想法,在很多百姓心中都种下了种子。

好在我们新罗王国算是转弯比较快。

当初跟大唐联盟对付高句丽的时候,国内很多勋贵都还想着今后能够跟大唐平起平坐。

好在女王殿下独具慧眼,见到情况不对之后,立马就调整了态度。

如今全面唐化之后,金城那边的发展也是非常迅速。

虽然跟长安城是没有办法比较,但是我们新罗王国在朝鲜半岛上面,也算是独树一帜的存在了。”

金胜强作新罗王国的使臣,对于大唐的认识自然也是比很多人都要清晰。

而对大唐越是了解,他心中的敬畏心就越重。

所以他一直都支持新罗王国所有的勋贵子弟都应该来大唐接受教育,来大唐学习。

哪怕是进入到非常普通的书院,也要比在金城那边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

在他的努力之下,长安城的新罗人也确实越来越多。

“我听说大唐的一些造船作坊,现在愿意出售一些海船给到普通商家。

使臣,我们要不要也接洽一些商家,看看他们愿不愿意出售海船给我们?

国内有不少商家都是非常看好海贸生意,愿意跟在大唐商家背后喝一口汤呢。”

新罗王国之前是有属于自己的造船作坊的。

不过现在整个东亚,除了大唐的造船作坊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一家可以制作海船的造船作坊了。

“我试着看一看,跟那些商家联系一下。

不过新式的海船就不要指望了,我们能够买到一些人家淘汰下来的二手海船就算是不错了。”

金胜强思索了一下,觉得现在还真是可以去尝试一下。

大唐的造船作坊扩张的非常快。

技术提高也是非常的快。

这就导致十年前制作的海船,现在基本上都落后了。

这些海船,是可以考虑出售一部分的。

很显然,新罗、倭国这些对海船有着强烈需求的国家。

……

“阿耶,我们的造船作坊的规模已经非常大了,单单匠人就有超过两千人。

如果要继续扩大规模的话,到时候制作出了那么多的海船却是售卖不出去,那就很麻烦了。

按照现在的风气,只要雇佣进来了,就不能随意的把匠人给解雇,要不然对我们家的名声不好。”

萧府之中,听到自家阿耶跟自己突然提起扩大造船作坊规模的事情,萧锴心中满是疑问。

作为大唐第二大的造船作坊主,萧家在大唐造船业中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如果说登州是东海渔业造船作坊的大本营,那么江南道就是萧家的大本营。

他们不仅在明州有规模巨大的造船作坊,在扬州也有一个作坊。

虽然他们制作的海船比不上东海渔业,但是也算是掌握了飞剪船的制作技巧。

放在这个时代,还是非常厉害的。

所以这些年的扩张也是很快的。

“两千人算什么,等什么时候有两万人了,你再担忧这个问题。

如今的海船是制作的越来越大,制作工艺也是越来越复杂。

在这种情况下,以后修建一艘海船需要的匠人肯定是越来越多,并且需要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

我们不抓紧时间多修建几个船坞,到时候一大堆的订单积压在手中,再想忙着扩产,估计就被人抢了先机了。”

萧瑀的眼光自然不是萧锴可以比的。

如今李宽在朝中设立了顾问委员会,让萧瑀成为这个机构的负责人。

虽然萧瑀的级别没有下降,也仍然处于大唐的权利中心。

但是他却是很清楚的意识到,大唐要迎来一个新的时代了。

在这个时代里头,萧家要再想像过去一样有着那么大的影响力,继续按部就班的发展肯定是不行的。

小书亭

李宽非常重视商业发展,商人的影响力也在不断增强。

萧锴觉得要想让萧家尽可能的维持自己强大的影响力,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家的产业规模尽快扩大。

当萧家旗下的产业在大唐的经济结构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的时候。

哪怕是到时候朝廷要不断的削弱世家勋贵的影响力,萧家受到的影响都会比较小。

特别是造船业这种跟观狮山书院搞出来的新式科学技术有着比较密切联系的产业,是朝廷重点支持和发展的产业。

“阿耶,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难道朝廷要继续放开海贸,让更多的商家都进入到这个行业之中吗?”

萧锴也不是傻子。

从自己阿耶的口中,他也能感受到应该是有什么信息是自己说没有把握到的。

“你呀你,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每天都要好好的看一看《大唐日报》,关注一下国家大事。

有些看起来跟大家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最终都会对许多产业带来很大的影响。

就比如大唐水师出征西洋这个事情,陛下都亲自跟着南洋舰队去攻打大食帝国了。

按照我对大唐水师的了解,这一次肯定可以把大食水师打败,彻底的霸占整个西洋海域。

到时候从东海到南洋,从南洋到西洋。

亦或是横跨太平洋进入到南美洲和北美洲,这些地方全部都是属于我们大唐商家的贸易范围。

这里面蕴含的商机有多大,你难道不知道吗?

先不说会不会有更多的商家进入到这个领域,哪怕就是现在的那些商家,面对不断增加的市场。

他们难道就不需要购买新的船只吗?

西洋那边的贸易,是海贸之中利润非常丰厚的一块。

一旦打通了西洋的贸易,我们的商品不仅可以自由的进出大食帝国,还能进一步的售卖到非洲和欧洲去。

这种情况下,对于海贸的需求还会是现在这个规模吗?”

虽然萧锴的表现让自己不是很满意。

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萧瑀还是愿意认证的解释一下。

“啪!”

萧锴听了萧瑀的话,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说道:“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阿耶,您说的太对了,一旦打通了西洋的商道,海贸生意肯定会繁华很多,对于海船的需求也会增加很多。

与此同时,大唐水师也可能会在西洋驻扎一支舰队,这就意味着需要制作更多的战舰。

虽然我们的造船作坊不能制作战舰,但是东海渔业登州造船作坊的产能被用来制作战舰了的话。

那么自然就没有那么多的产能用来生产商船。

这个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阿耶,我立马就安排人收拾一下,过两天就出发回一趟明州,安排相关人员立马开始扩大造船作坊的产能。”

“赶紧去安排吧!趁着其他商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先开始动手。

然后对于一些订单,也要及时的安排伙计主动的去跟各个海商联系。

也别到时候出现作坊扩大了,订单却是没有拿到的情况。”

伴随着萧家的这个行动,大唐新一轮的造船热潮很快就来临了。

别看这些年大唐的船只增加的很快,但是要是跟后世比起来,那是连一个零头都不够。

造船业完全可以当成是大唐的一个支柱产业来搞。

萧家的这个行动,算是把对了李宽的脉搏。

……

“夫君,你说这小玉米离开长安城已经好几个月的时间了,本来说好一个月就回来的。

现在居然跟着舰队跑到西洋去了,这行军打仗,哪里是一个姑娘家应该参与的啊。”

太子府中,程静雯顺便听了王玄武汇报的最新情报之后,很是无奈的在旁边吐槽。

小玉米跟着“妖言惑众杨本满号”出征了,这个消息她是之前就知道的。

但是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她还是很难接受。

最关键是现在听到了准确的消息,小玉米真的跟着南洋舰队出征大食帝国了。

这让她心中很是担忧。

一直以来,出海的人员里头,就很少有女眷的。

毕竟不管海船的规模多大,肯定都是跟陆地上的房屋没有办法比较的。

这个时候在船上生活,肯定是有各种各样的不方便。

程静雯虽然没有亲自出海经历过,但是其中的情况她却是完全能够想得出来。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小玉米也算是长大了,太子府已经关不住她了。

世界那么大,就让她去看看吧。

等到她看腻了,自然就不想到处乱跑了。

她是跟着陛下一起乘坐‘妖言惑众杨本满号’出征的,不说上面装备了最新式的火炮和弩箭。

单单陛下身边的护卫力量就不会弱,安全性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李宽自然是要好好的安慰一下程静雯。

再在那里一味地指摘小玉米不听话,擅自出海了,那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战场上面的事情,哪里有那么绝对的。

大食帝国可不是一般的番邦属国,他们治下的人口不比我们大唐少多少。

这些年又是一直都处于战争之中,军中肯定也是有不少好手的。

我就怕到时候小玉米跟着船队前往大食之后,也是很不安分,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当爹娘的,只要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肯定就要操心一辈子的。

“要是小玉米只是自己跟着大军出征了,那么还真有可能搞出幺蛾子出来。

但是有父皇跟着一起出征,她 是想要折腾,其他人也是不会允许的。

这个时候,父皇的安全问题,可是比她还要重要,哪里还轮得到她折腾?”

李宽这么一说,程静雯倒是稍微放下一点心了。

李世民身边的护卫那么森严,有了房玄龄、狄仁杰等一帮人在他身边,还真容不得小玉米在那里折腾。

yqxsw.org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