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是我啊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是我啊


 皇帝的双目之中,充盈着宛若深海一样的悲伤和痛苦,仿佛一个人就在承担这个世界以往所有的苦恼和悲剧。


 这倒是一件很有趣的展开。在正史中,这段历史记载得非常简略,很有些春秋笔法的味道。不过,在这么一个大宇宙时代,区区五百年时间,还不至于把历史变成传说,基本上就是所谓的当代史了。上辈子,余连还是有机会看过一些尚没有解密的帝国官方记录。


 他还记得,在一本由夏伊尔宰相亲手编撰的《黑色史稿子》上,博罗三世最后的反应,确实更像是一个已经完全失了智的疯子,做事说话毫无章法。就连伊雯雅女皇的忠诚骑士和皇帝卫队发生火并的时候,他都只是在大声吼叫着乌七八糟的呓语。


 可现在看来,这位皇帝陛下,似乎还有理智的。而他那眼神中蕴含着的深沉悲伤,都不只是逆流成河了,快要荡漾成大海了,足可以让一大票痴呆文妇的少女心在其中溺亡。


 不过,余连总体却表示情绪稳定。那种悲天悯人,大爱无疆,真的想要拯救世界,终结时间一切苦难的圣贤和先驱者,眼神可绝不是这种款的。他们的目光永远是明朗堂皇的,史坚定如铁,热诚入火的,可没有那么多脆弱和矫揉的复杂纠缠。


 活了三辈子的老直男余连,始终根深蒂固地认为,所谓“眼神中蕴含着悲伤”的这个设定,要么是在秀演技,要么是书读傻了的痴呆文青。


 那么,皇帝陛下应该是哪一种呢?


 除了军事之外,博罗三世是一位顶尖的执政者,怎么都不太可能会是后者吧。


 所以,到底是皇帝在飙演技,还是你这家伙在把历史当小姑娘打扮?


 余连看了看前排的夏伊尔的背影,决定还是再等等,看看这些npc走的剧情能给自己带来多少新情报。


 然后,这位“繁花时代”的贤相说话。


 “我们刚才击退了的敌人,是‘熔岩之心’萨卡斯的主力舰队。他的旗舰‘苍白地狱犬’号已经被门击沉,他本人也负伤换船暂时退出了本星系,可是,不出意外的话,更多的掠夺者主力舰队会在一个星期之内陆续赶来。我们不能在这里继续困守。”夏伊尔用转告战报一样的口吻对他们道。


 “熔岩之心”萨卡斯?这可是少数几位威名能响彻世界历史的掠夺者可汗之一了。余连想。如果这次副本的大boss是这位,倒也算得上是挑战。


 “分舰队的提督和主力舰的舰长们,都在问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他们一定不知道,率领他们赢得了这次胜利的统帅,即将被他们的皇帝害死,被那个把大家带入了死地的皇帝害死。我从未想过,这样丑陋的一幕居然会发生在神圣的银河帝国。如果你们真的还以星界骑士的身份自居,就应该明白自己应该在做什么。”夏伊尔宰相冷冷道。


 还守卫着皇帝的忠臣们陷入了沉默。不过,夏伊尔身边的小伙伴们的气势和斗志,却再次燃烧了起来,仿佛连手中的机炮和长矛,都显得笔直板正了七八分。


 说白了,夏伊尔这话本来就是说给自己人听的。


 博罗三世发出了一声长叹:“你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迦什弥·夏伊尔。可是,你什么都不知道。”


 “好啊,陛下!若您真的有什么理由,有用丑陋的邪教仪式伤害自己的亲生女儿,伤害您的舰队参谋长,一位战功赫赫的帝国海军上将的理由,便说出来啊!”


 哦,伊雯雅现在居然还是上将啊?记得她这时候应该已经二十八岁了,但却还是不如二十四岁成为元帅的布伦希尔特。这是不是说明,那只跳脱的橘猫,论天赋其实是强过伊雯雅大帝这位古代圣君的?


 余连一边琢磨着,一边看着对面的博罗皇帝的变脸秀。


 他眼中的悲伤正在消散,慢慢地却又变成了不安和挣扎,看得余连大摇其头。


 蒂芮罗人的军事贵族肯定无法接受一个痴呆文青的领导,自然更无法接受自己的至尊,是个惶恐怯懦的庸人。


 于是,正史中的小丑形象,却正在和那个皇帝重叠。


 “这,都是既定的命运。我要斩断他。你们怎么可以不明白呢?”他低声碎碎念着,面上的犹豫和不安渐渐变成了无序的癫狂。


 余连微微蹙眉。他总觉得,博罗三世的变脸似乎有点太突兀了。如果这一段真的是游戏的剧情演出,那就算是剧情和气氛转换得不够圆润,是很容易被自己这样的骨灰级老玩家打差评的。


 所以,会是什么精神干扰?余连想。


 可是,此时的他,灵觉早已经开到了最大范围。可是,他能够感受到了沸腾的杀气,凝聚的元素,律动的力场,闪烁的雷光,以及在身体和周围的环境构成了共振的灵能。


 灵能者们的死斗,星界骑士之间的内战,即将开始。可是,他唯独感受不到的,便是幻术的存在了。


 这个“历史碎片”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余连想。


 如果是在现实中,他还真想要上去给皇帝一个大逼兜,看看对方是真疯还是假疯了。可现在。他却毕竟是身处一个“历史碎片”的副本中。在自己无法确定副本里的故事是历史重现、主观演变还是客观推算的情况下,还是应该谨慎一波。


 余连现在有点后悔自己之前用了那一招“长夜陨星”了。


 而对面的博罗皇帝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大约是由于他的疯狂正在代替理智,却始终没有组织出什么成逻辑的语言,最终只能道:“你们应该回归各自的岗位。这是皇帝的命令!以你们的皇帝的名义,以帝国的法度,夏伊尔少将,回到你们的岗位上去。”


 这一次,就连他忠心耿耿的骑士们也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这是余连从对方的气势变化中感觉到的。


 然后,他便被毫不客气地打断了。


 “陛下,这是乱命,我们无法执行。把军队带入绝境的领袖,更没有资格鼓唇弄舌,这才是银河帝国的法度。”


 这次说话是刚才那个和自己对话的年轻女骑士,听得出来,确实是一位形如烈火的类型。当然,说话就远没有夏伊尔这么滴水不漏了。


 不过,她说的本来也是大多数帝国贵族都非常认同的一种潜规则了。


 余连看的有点出戏,却也莫名地有点暗爽。大约是因为他两辈子,遇到的皇帝都是伊莱瑟尔和布伦希尔特那种说一不二的霸主款的。在那两位面前,就连选帝王和大公爵都乖巧得仿佛一群训练有素的绵羊。像是这种被臣子当面打脸的帝国至尊,还真的挺颠覆三观的。


 在这一刻,“皇帝”这个词汇的本质正在余连的脑中复苏。在自己的上上辈子,在地球上,他在很长一段时间也代表着至高的权柄,代表着神圣不可侵犯。可是,戴着那顶至高冠冕的皇帝们,却有的是蠢货和懦夫,也有的是被权臣当孙子教训的撸瑟。


 所以说了,不是皇帝这个职位特殊,甚至也不是晨曦皇家的皇帝特殊,而是布伦希尔特他们比较特殊嘛。余连想。


 身批光狮子机甲的贝莱罗斯公爵发出了一声叹息:“我们接到的命令,只是执行皇帝的命令。他的命令是绝对的。”


 他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尽责任的样子。


 想到这里,余连也不由得叹息了一声。看得出来,这位忠心耿耿的帝国公爵,也并不赞同博罗三世的举动。他只是忠诚地执行主君的命令罢了。


 所以说了,戴上了这座至尊冠冕的人,不管是下达了多么愚蠢的命令,也总是会有人遵从,有人执行,当然也有人会因此而死的。


 “你们忠勇可嘉。我为曾经担任过你们的教官而自豪。我为曾经和你们并肩作战而自豪。”老骑士A道,他的声音中现在带着欣慰,也有决然。


 “可是,我们不但是星界骑士,也是皇帝陛下的誓言兄弟。我们发誓和他同死。”女骑士B看了看正在喃喃自语的皇帝,声音中带着压抑的伤感。


 “过去如此,现在亦然。”贝莱罗斯公爵张开了手,光在他手中汇聚,凝成了实体的双头战刀。刀身苍白好似羊脂白玉,在火光的照耀下,炽热的杀气蕴含其中。


 “丑陋而愚昧的一幕。我从未想过,武名之盛如你们的,却只是愚忠愚孝的木偶。”夏伊尔哀伤地说:“一切将在这里结束,一切将在这里开始!”


 “没有开始,只有结束!”贝莱罗斯公爵如此道。他的身形一晃,便已经突入到了夏伊尔的身前,双头的战刀在旋转摇晃中,已经翻卷出了重重无穷的光影。


 霎时间,这位高举战旗的未来贤相,便已经陷入了最危险的时刻。所有人都知道,那身闪烁着灵光的机甲,在那明显是灵能宝具的战刀锋锐之下,根本不可能多坚持几秒。


 而他周围的战友们,在这一刻,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余连算是看出来了,贝莱罗斯公爵的实力,在这些年轻的骑士们之上,当然也远在夏伊尔之上。毕竟这位“繁花时代”的贤相,是优秀的政治家,科学家和教育家,当然也有很彪悍的军事家属性,端的是文武双全的完美王佐之才,但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名垂青史的武力值。


 相比起来,正在被火烧的伊雯雅大帝倒是真的很能打的。


 在未来,她手下的战绩会有一大票成名的灵能者,包括那几位不承认她帝位合法的选帝王。


 ……所以,女皇陛下,您还没有被烧觉悟吗?


 余连的视线在熊熊大火之后扫过,却依旧看不清那人的身形。他虽然还在思索,但动作比所有人都更快,也比所有人都狠辣。他一个力场闪烁便出现在了贝莱罗斯公爵的身后,用光矛回手刺向公爵的钩子,左手的爆能机关炮也瞄准了还在神神叨叨发癫的皇帝。


 是不是稍微过了一点,好像我又在破坏剧情节奏了嘛、在扣动扳机的瞬间,余连又忍不住开始自省了。


 可是,毕竟是在走正常历史剧情,总不能真的看着繁花时代的夏丞相,就这么被一个在正史上跑龙套的公爵砍死吧?


 他并不确定这种跟着“历史”走的展开,是否正确,但却可以确定,总比站在原地什么都不做的要好。


 贝莱罗斯公爵果然被逼得撤招了。他放过了夏伊尔公爵,挥剑用引力带偏了余连的光剑,然后接着这个势头撤开脚步,他这疾风迅雷一样的偷袭就此落了空。至于骑士A和B,也在冲锋过程中马上变相,拦住了余连轰出来的爆能冲击。


 可是,余连却没打算放过对方。他的光刃向前一探,接着引力的缠绕指向了贝莱罗斯公爵的咽喉。


 却只听“砰”的一炸响,就像是有炮仗骤然爆开似得。红色光刃和无色力场产生了融合和崩解,接着又构成了猛烈的冲击波。披着华丽纹章机的公爵便被重击推得倒飞了出去,连续踉跄了七八步才站住,差点就撞到骑士A和骑士B以及背后的皇帝。


 贝莱罗斯公爵也是圣者,但硬实力并不如我。而且,战斗技艺是个典型的星界骑士,一个五百年的星界骑士。余连做出了以上的分析,接着便又做出了随后的判断:“即便是身披光之狮,你也绝不是我的百合之敌。”


 于是,骑士们的气势正在减弱。敌我双方都是。


 哎呀,怎么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余连耸了耸肩,又道:“无意冒犯,我的意思是说,你们三个加起来,在我面前也坚持不了多久。”


 贝莱罗斯公爵的面罩之后,视线变得阴晴不定。余连也同样感受到了审视的目光指向了自己的背后,那自然是夏伊尔了。


 他们似乎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


 是的,这个时候的伊雯雅大帝还年轻,她的死党们也还年轻,不可能有我这样的高手——或者说,真要有这种高手,她也不会被自己的疯爹抓来烧了。


 实际上,博罗三世的这一次银心远征,本就存在和枢密院赌气的性质,身边还真没带多少高手。贝莱罗斯公爵,便是这批帝国军中的最强者了。


 谁想到,他居然被逼得这么狼狈。可一直到了这个时候,余连甚至都还不知道,自己扮演的这位副本角色是谁。


 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像我这样的强者,就算是躲在人群之中,终究也是隐藏不住这傲然的伟岸身姿啊!不过没关系,下副本这种东西,不管怎么变化,无非也就是见招拆招罢了。


 贝莱罗斯公爵幽幽道:“……我还以为,在帝国青年一辈中,最优秀的便是殿下本人了。”


 “我也以为是。”夏伊尔道。


 “因为,我是光之巨人的意志化身!”余连傲然道。


 他很想看看大家会有什么反应,可是,却什么特殊的变化都没有。对面的贝莱罗斯公爵甚至就当是没听到余连的话似得,发出了沉重却又欣慰的叹息:“这便是殿下和她的勇士们的羁绊吗?你们的羁绊,将化为守护帝国的伟力啊!我多么庆幸自己可以见证这一幕。”


 余连顿时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觉得自己要是不砍点什么都有点对不起人家的脑补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见那火堆之后的人影忽然动了起来,扯着身上的引力锁链硬是站了起来,然后向余连招了招手:“嗨,连卿,是我啦!是我啦!”


 这是个久违了的,却又很熟悉的声音。而事实上,宇宙中目前也只有那个人,会用这个“连卿”来称呼自己的。


 余连倒吸了一口冷冰冰的灵能,一时间只觉得毛骨悚然汗毛倒竖。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XPz4T.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