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被格林德沃看中的我去了霍格沃茨 > 第六百零四章 斯蒂芬妮,异变突生

第六百零四章 斯蒂芬妮,异变突生


 这种熟悉的感觉……


 肖恩下意识地就楞了一下。


 虽然和自己体内的【傲慢】有很大的区别,但他立刻就辨认出,这种力量一定属于罪责!


 肖恩已经研究过不少次罪责的魔力性质,甚至亲身体验过,所以他一下子就察觉到了那独特的魔力性质。


 普通巫师的魔力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不管是格林德沃、邓布利多、肖恩,还是刚刚入学霍格沃茨戴上分院帽的小巫师。每个巫师的差别源自其积攒的经验、对魔力流动的嗅觉、常年累月锻炼下的魔力源等等。


 魔力来自于血脉,血脉来自于是世界,这基本是每一个巫师的共识。


 假如说普通巫师的魔力是在血液里流淌的溪水,那么罪责的魔力就是在身体每个角落里不断循环往复的粘稠岩浆。


 一旦像肖恩这样真正感受过,那么就一定可以发现两者的区别。


 所以,当银色雾气中本质的一些东西开始暴露,肖恩立刻就察觉到这一点。


 他惊诧地望向银色雾气,这东西是罪责?


 不,不对,罪责寄生在巫师的体内,不可能以实体呈现出来,而去完整的罪责现身不可能是现在的这幅模样。


 因为感知到的魔力性质,肖恩下意识地就离那团雾气远了点。


 但被改动过的如尼文法阵良好地发挥着【压制】的效果,即便唤醒的时间已经超过两分钟,银色雾气中心蓄积的黑色絮丝也愈发浓稠。


 这真的是罪责吗?或者说,是罪责曾经的一部分……


 肖恩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又慢慢上前小心翼翼地观察了起来。


 他的感知没有错误,银色雾气的本质一定属于罪责,但这股力量和他体内的【傲慢】有很大的区别……


 一方面是魔力性质的些许差异,一方面是所属主人的本质区别。


 肖恩可以确定,这团和罪责有关系的银色雾气不属于【傲慢】。


 这是其他罪责分裂出来的一部分?


 肖恩立刻就想到了被海尔波控制、目前下落不明的【懒惰】。


 就在他思考这团雾气的真实来历时,一直茫然无神的路易斯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


 他挣脱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但路易斯心中大喜。


 他知道不能够惊动身边的这个年轻人,自己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


 不过,对方正全神贯注于那个黑色的盒子,路易斯借着身形的遮挡,以极小的角度在转移自己的魔杖尖。


 跑是不现实的,他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留下自己以做它用。


 只有解决他,自己才有活路……


 到底是麦克法斯蒂家族的族长,纯血家族的千年积累一般不会让蠢货上位——路易斯没用多久就想清楚了自己要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唯有趁其不备解决对方!


 距离足够近,只要不惊动对方就可以……


 路易斯依旧让自己保持着脸庞上表情的无神,他毫无欲望地看向前方,力求不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极小的动作下,魔杖尖在一点点的调整着角度。


 甚至,为了不让肖恩有察觉到魔力波动的机会,他连无声咒的吟诵都放地极慢。


 路易斯并不担心自己苦心积虑的魔咒会被对方的防御魔法道具挡住。


 因为他不准备给对方任何机会。


 这便是索命咒最为强大的地方了,无法被无实体的防御魔咒抵挡。


 此时,他对这个英俊男生的恨意早已到达了峰点,即便是无声的,索命咒也绝对可以直接剥夺他的灵魂!


 快了,很快了……


 路易斯没有任何的急躁,他坚定而缓慢地进行着每一步。


 终于,杖尖已经指向了毫无防备的肖恩,而他为了不引起魔法波动而慢慢积攒的无声吟唱也到达了顶峰。


 汹涌的死咒即将喷涌而出,然后,杀死那个小子!


 “阿瓦达索命!(AvadaKedavra)”


 路易斯在内心疯狂地大吼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的眼前已经出现了那个小子无力倒地彻底死去的场景。


 深绿色的魔咒光芒从杖尖喷发了出来,而这是一道魔咒速度最快的时刻!


 两人之间的距离短到几乎可以无视!


 绿光没有任何一丝阻碍地击中了肖恩的后背。


 路易斯兴奋地在颤抖!


 这一切比他想象得更顺利。


 然后,他又是一怔。


 刚才如此汹涌、重新回归的意识再次消失了,他的身体,依然不属于他。


 肖恩从密室的另一个角度显现出了身形,他有些狐疑地打量起重新被夺魂咒控制的路易斯。


 开玩笑,他是细节大师,玩的就是心理学和每一个出现变化的角落。


 当路易斯挣脱自己夺魂咒的一瞬间,肖恩就察觉到了。


 仅仅是摆托一瞬间身体下意识出现的微小动作就足够引起肖恩的警觉,即便路易斯立刻就隐瞒了下来。


 而之后路易斯积攒魔力移动魔杖的动作没有一丝遗漏地展现在了肖恩的眼中。


 如果这位麦克法斯蒂的组长知道肖恩在干什么,他一定不会这么做的。


 全神贯注辨别魔力波动的肖恩,这么近的距离内,哪怕是一道荧光咒的魔力波动,他也可以察觉到——不管肖恩有没有发现路易斯挣脱夺魂咒的事实,当路易斯起了要解决肖恩的心思时,这场行动已经可以画上一个句号了。


 察觉到一切的肖恩并没有急着重新控制对方,他想看看对方会怎么做。


 因为肖恩不确定路易斯是怎么挣脱夺魂咒的。


 肖恩的不可饶恕咒熟练度恐怕也就伏地魔能够比一下了,他的夺魂咒即便是精英傲罗也得在无人打扰的环境中独处上非常久的时间才能摆脱。


 一位没什么名气的纯血家族族长,还是刚刚投敌,刚刚被自己控制的那种——他能够有如此坚韧的心志和强大的魔法实力?


 所以,肖恩怀疑,路易斯是受到了眼前物品的影响,所以才恰巧摆脱了自己的夺魂咒。


 因为,银色雾气从一开始的对话目标就是唤醒封印的路易斯。


 肖恩想看看,银色雾气会对路易斯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但是,这位族长先生只是一拍脑袋想了个不太好的计划,花了大把力气索命了肖恩的幻象。


 同时,肖恩再次控制路易斯之后,并没有从他的身上感应到有关罪责的魔力,这说明,罪责并没有对他造成实质上的影响。


 自己的夺魂咒被某种精神类的冲击给抵消了,这才让路易斯摆脱了挣扎。


 “是要正对这团雾气才会被影响么?”肖恩自语着看向了前方。


 他思考一会,再度让路易斯上前了一步。


 仅仅是一分钟,路易斯惊喜地发现,自己失去的意识又重新回来了!


 还没等他高兴完,意识再度被压制在了极小的一个角落中,身体的控制权又归于了别人。


 肖恩托着自己的下巴,眼中露出探寻的色彩。


 他的夺魂咒又被挣脱了,而且用时比之前还要少……


 银色雾气在用某种未知的方式影响着周围,而且看情况只能影响一个人。


 这是下意识的影响?


 肖恩皱起眉头。


 他联想到了自身的特殊,想到了斯蒂芬妮的特殊。


 银色雾气展现出的东西的确和罪责一模一样……


 思考片刻,肖恩让路易斯退到了一边,自己侧身慢慢靠近了一些。


 果然,在路易斯远离之后,异状出现在了肖恩的身上!


 他的意识出现了熟悉的迷离之感,同时小腿在忍不住地颤抖,那是某种兴奋和痴迷感所导致的,就像是藤蔓上有一群切叶蚁在慢慢地上爬。


 肖恩立刻就挣脱了出来,眼神大变。


 这种感觉他更熟悉了!


 那是斯蒂芬妮的魅惑!


 由媚娃血统和【色欲】宿主所带来的魅惑能力!


 这团银色雾气是【色欲】的某部分?


 “坏了,斯蒂芬妮现在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肖恩立刻联想到了正在另一座海岛上的斯蒂芬妮。


 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团银色雾气的确可以用【祂】来称呼,祂源自罪责【色欲】。


 可是,【色欲】的苏醒程度非常低,近期和斯蒂芬妮经常贴贴的肖恩可以确保这一点。


 为什么会莫名出现一份属于【色欲】的特殊魔力存在呢……


 就在这时,一直被好好压制着的银色雾气突然像是找到了主人的神奇动物一般躁动了起来。


 纠缠的雾气无意义地扭曲颤抖着,而周边的肖恩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急迫的情绪。


 这是什么情况?


 肖恩眼神一变,他立刻终止了自己的观察研究,丝毫不犹豫地就准备重新封印!


 然而,没等魔咒念出,那股银色雾气居然自己挣脱了出来!


 就像是一条小鱼从一个透明的泡泡中挤了出来,银色雾气留下了许多‘鳞片’,包括那些被执念体吸引而来汇聚于其中的黑色絮丝。


 祂像是重归大海的自由精灵,根本不给肖恩反应的时间,就钻入了世界这片汪洋之中。


 “我特么……见鬼了……”


 原地只留下了一脸凝重的肖恩,他压根来不及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最关键的是,银色雾气的挣脱没有触发如尼文法阵!


 【压制】的效果依旧在完美地存在,【回收】被肖恩牢牢地遮蔽在了整个魔法阵的最底端,而最重要也最令人担忧的【借用】直接变得暗淡了下来。


 这是失去了媒介的表现!


 换句话来说,这个如尼文魔法阵最重要的效果已经不会再发生了。


 那团银色的雾气只是欢快地在空气中抖动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消失不见。


 不管是那股庞大的罪责魔力,还是属于高层次的魔力压迫感,全都伴随着银色雾气的遁去而无声无踪。


 封印还好好的,但里面的东西跑了……


 肖恩只来得及咒骂一声,然后立刻重新封印好了黑色的盒子。


 他快速隐身来到麦克法斯蒂古堡的外围,望向了天空。


 肖恩在试图感应那团银色雾气的去向。


 但是,没有任何的踪迹留下!


 “坏了,为什么会这样……”肖恩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碧蓝的海面与无云天空的交界处,几个骑着飞天扫帚的身影正在掠过波光粼粼的海面。


 海浪惊起半分,海鸥伴飞又惊吓着远离。


 飞天扫帚队伍为首的便是斯蒂芬妮,她察觉到了异状,立刻终止了这场考验,同时吩咐好各个事项之后,领着人往肖恩所去的麦克法斯蒂古堡而去。


 “斯蒂芬妮,肖恩究竟出现什么情况了?”赫敏的脸上带着急躁,她只是接到了斯蒂芬妮的消息就立刻跟了上来,并不清楚这一切是为什么。


 其他人也同样如此。


 斯蒂芬妮压低身子在飞天扫帚上,银色的长发在迎面而来的强风中如絮丝一般飞舞。


 她的声音借着风传到了几人的耳朵中。


 “不清楚,我甚至不知道肖恩是陷入了哪一种麻烦之中,甚至,他可能安然无恙——但是我确定发生了一些我无法和你们描述的事情,我担心肖恩可能陷入危险之中。”


 “可是,回去通报情况的人还需要不少时间,假如肖恩陷入了他也无法解决的麻烦,我们要等很久!”


 “那也比在原地枯坐着好,我一定要去看看。”斯蒂芬妮的眼神坚定无比。


 飞天扫帚没有任何一丝停顿飞过,而在远方,已经可以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小小的黑点了。


 那就是麦克法斯蒂发古堡所处的海岛。


 “幻身咒,隐蔽咒——”


 急切并没有影响这支队伍的理智,各种魔咒被施放了出来,然后继续前进。


 但是,刚刚飞近没有多久,一直在队伍最前方、超出别人许多的斯蒂芬妮却停顿了下来。


 其余几人疑惑地望过去,然后便惊恐地看到,原本在飞天扫帚上的斯蒂芬妮突然就一头栽向了碧蓝的海面。


 “斯蒂芬妮!”几人大喊一声,疯狂驱动自己的飞天扫帚。


 而斯蒂芬妮没有任何的挣扎,似乎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双方距离太远,斯蒂芬妮的坠落又没有任何预兆,眼看银发少女就要坠入海中。


 此时,一个身影从斯蒂芬妮的周边闪烁而出,稳稳地抱住了少女软绵绵的身躯,两人浮荡在了半空之中。


 正是赶来的肖恩。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eoQUo.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