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被格林德沃看中的我去了霍格沃茨 > 感谢Lance1ight的盟主

感谢Lance1ight的盟主


 卢娜·洛夫古德。


 当这个名字呈现在肖恩眼前的一瞬间,就像是一把埋在尘土中的锈锁被一下子打开了。


 一大股记忆涌了上来。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一时之间竟然迈不动步子。


 卢娜·洛夫古德,拉文克劳学生,比哈利小一届。看上去恍恍惚惚的,好像她出现在任何地方都是偶然情况,很明显的散发出一种怪里怪气,飘飘忽忽的气质。


 银色的眼睛,暗金棕色的头发。眼睛凸出,使她老有一种吃惊的表情,肤色苍白,眉毛很淡。


 时常戴一对萝卜状耳环,以及一条黄油啤酒瓶塞制成的项链。


 有着许多并无事实根据的信念,但她坚定的信念和冷静的风度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她最大的能量。她相信弯角鼾兽的存在,还相信她在死后会见到已故的母亲。


 她最喜欢的杂志就是《唱唱反调》,一本专门刊登那些据说在世上根本不存在的生物的目击新闻与一些非主流的新闻消息的出版物,而《唱唱反调》的主编就是卢娜的父亲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


 卢娜经常是大家开玩笑的对象,人们背后叫她疯姑娘洛夫古德。她为了保险起见,习惯把魔杖插在耳朵后面。同学们总是把她的东西偷走后藏起来,她在学期最后一天总是得贴告示要求大家把东西还给她。


 但是,卢娜对这样的行为总是展示出令人惊讶地忍耐和包容。虽然她肯定知道大家对她的作弄,但她从不反击,甚至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大家的作弄,比如她知道大家叫她疯姑娘,但她能毫无波动地将这事告诉哈利。


 她比同龄人要镇静自若得多。经常望着远方,有超脱于周遭一切的超然之感。虽然她那些坚定不移的信念不为旁人所接受或理解,但却赋予她尊严。


 一位特别的、但极富魅力的拉文克劳女孩,最好的朋友是同年级格兰芬多的金妮,还与纳威·隆巴顿有过一段恋情。


 她是忠诚的伙伴,也是真正的拉文克劳,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不令人印象深刻呢?


 但是,肖恩的心中升起了一股难以名状的惊惧。


 他脑海中就像是有一道闸门,在看到卢娜这个名字之后,终于刷的一下打开了。


 “我可是穿越者……”


 所以,肖恩的脑海中怎么可能不存在卢娜的记忆呢?!


 但是,在这之前,他已经在霍格沃茨度过了五年多的时光,肖恩却一直没有想到这位理当和自己同一个学院,比自己小一届的女孩。


 他完全忽略了卢娜,从一开始就没有想到过。


 一位在原著中举足轻重的重要角色,一个极为特殊的人物……肖恩丝毫不怀疑,自己会非常愿意和卢娜这样的人成为朋友。


 可是,卢娜没有入学霍格沃茨,这座城堡没有一个属于她的位置——并不是霍格沃茨不接纳她,也不是她阴差阳错去了别的学院。


 肖恩已经可以确定,在之前的时间中,自己从来没有想起过卢娜这个人!从来没有!


 她就像是……突兀地冒了出来。


 而自己脑海中有关卢娜·洛夫古德的记忆终于也随着她的现身倾泻而出。


 这份名单是明年要去发放录取通知书的新生名单,可正常来说卢娜应该只比我小一个年级,和黛西、金妮是同年级的……她现在才是十一岁左右?


 不,肯定不是这样……肖恩联想到了莉莉安,那个被突然发现的巫师女孩,她的名字也刚刚出现,但她已经快和自己差不多大了。


 为什么准入之书和接纳之笔现在才会写下卢娜的名字……


 肖恩的脑海中蹦出来无数的想法,他紧紧皱着眉头。


 赫敏刚刚出现的异常情况,难道和这有关系?


 肖恩无意识地向前走着,在见到一个自己相识的学生后,他喊住对方:“嘿,你听过《唱唱反调》吗?”


 “教授?”这位三年级生思考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没有,教授,这是什么?杂志吗?”


 “没什么,你去忙你的吧。”


 “好的,再见,教授。”


 肖恩的眉头愈发紧皱,是的,他之前也没有想到过《唱唱反调》这本颇有名气的杂志,而且如果他的记忆没错的话,这本杂志在魔法界的名声很大,对它的评论也很两极分化。


 有关洛夫古德家族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而我在潜意识中也忽略了这一切……


 有大问题……


 而且,肖恩的直觉告诉他,赫敏的情况也和这种情况有联系。


 肖恩快步走向麦格教授的办公室,要来了卢娜家的住址。


 没有任何等待,他直接离开了霍格沃茨城堡,赶往了目的地。


 “如果我也有猫头鹰寻路的功能就好了……”穿梭矮山之中,肖恩皱着眉头想道。


 霍格沃茨对于学生的住址似乎并不是很清楚,因为录取通知书上的魔法会随着收件人的地址不断改变——奥特里·圣卡奇波尔村庄,这是肖恩得到的地址。


 韦斯莱家似乎就在这附近。


 果然,没有找到洛夫古德家的位置,肖恩反而先发现了陋居。


 即便韦斯莱夫人的两个哥哥都没有死去,韦斯莱家的经济条件也比原著中好上不少,但他们家似乎并没有太多改变。


 它以前似乎是个石头垒的大猪圈,后来在这里那里添建了一些房间,垒到了几层楼那么高,歪歪斜斜,仿佛是靠魔法搭起来的。红房顶上有四五根烟囱,屋前斜插着一个牌子,写着“陋居”。大门旁扔着一些高帮皮靴,还有一口锈迹斑斑的坩埚。


 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风雪中的陋居冒出一缕淡淡的青烟。


 肖恩思考片刻,还是决定去询问一下,也许韦斯莱家的人知道洛夫古德家的具体位置。


 轻轻敲门,很快就有了回应。


 “是谁?”那声音应该是韦斯莱夫人。


 “是我,肖恩·沃勒普,夫人,我们之前在对角巷见过。”


 门被打开了,胖墩墩、慈眉善目的女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哦,是你,肖恩?”


 “是的,夫人,很抱歉这个时间打扰你,请问你知道附近有一家叫做洛夫古德的人家吗?”


 问问题的时候,肖恩不露声色地盯着韦斯莱夫人的脸庞。


 韦斯莱夫人陷入了思索,随即她露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哦,哦,是的,天呐,我都不记得了,但你一跟我提起,我就有了些模糊的印象。”


 “那?”


 韦斯莱夫人走出门来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山头:“应该是在那里吧?真奇怪啊,我明明记得有这么一个叫洛夫古德的人家,但之前似乎都忽略了。”


 果然,不仅仅是我……这个世界的其他人在之前也没意识到。


 “这么晚了,你要去他们家干嘛?天呐,这么大的雪,你吃晚餐了吗孩子?”韦斯莱夫人一如既往的热心。


 肖恩婉拒了这位慈祥女人的邀请,告别之后便朝着山头飞去了。


 借着魔咒的帮助,于漫天的雪花中,肖恩看到了自己要找的地方。


 一所古怪透顶的房子矗立在雪天下,像巨大的黑色圆柱,后面有个幽灵般的月亮挂在傍晚的天空中。


 肖恩落下来,看到三块手绘的牌子钉在毁坏的院门上。


 第一块:《唱唱反调》主编:x·洛夫古德


 第二块:请你自己挑一束槲寄生


 第三块:别碰飞艇李


 这座像是国际象棋中车的房子已经亮起了灯,肖恩试图敲门,但毁坏的院门被风一吹就自己倒了下来。


 肖恩没有放松,他的魔杖就握在手中,然后慢慢地走进了院子中。


 曲曲折折的小径旁长满了各种奇异的植物,有一丛灌木上结满了橘红色小萝卜形果实,似乎就是卢娜经常当成耳环戴的那一种。


 两棵被风吹弯的老海棠树守卫在前门两侧,叶子已经掉光,但仍然挂满小红果和大蓬缀有白珠的槲寄生花冠。


 这些植物都覆盖着一层浅浅的雪,看上去有一种脱离于世界的诡异感觉。


 正门是一扇厚重的黑门,那门上嵌有铁质圆钉,还有一个鹰形门环。


 思索片刻,肖恩举起手敲了三下。


 不到十秒钟,门就被打开了,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站在那儿,光着脚,穿的好像是一件污渍斑斑的长睡衣,长长的、棉花糖似的白发又脏又乱。


 他看上去很年轻,有点对眼儿,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不修边幅的疯癫感。


 “哦,你好,你好——你是哪位?”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的胡子上还沾着一些食物的残渣,他说话的时候不停地晃来晃去。


 肖恩注意到,他脖子上挂着一根金链子,上面闪着一个古怪的符号,很像一只三角形的眼——那是死亡圣器的符号。


 “你好,请问是洛夫古德家吗?”肖恩说道。


 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瞪大了眼睛,他突然就急匆匆地擦了擦手,然后兴奋道:“你看中了《唱唱反调》对不对?天呐,你来的太是时候了!我不敢相信!我之前就想发行来着……”


 说着说着,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突然又露出了一个疑惑而苦恼的表情:“是啊,上次想找人发行的时候,别人都说我在发疯……我想拓展更多的内容,但我在家这么多年怎么什么都没做呢……”


 这么多年什么都没做?肖恩敏锐地捕捉到了对方话语中的信息。


 他清了清嗓子,露出些歉意的表情:“抱歉,洛夫古德先生,我是霍格沃茨的招生教授,我叫肖恩·沃勒普,此行是有一些事情想和你的女儿卢娜·洛夫古德确定一下。”


 谢诺菲留斯明显露出了遗憾的表情,但他又很快露出了热情的笑容:“欢迎,欢迎!”


 肖恩摘下帽子走了进去,房间内的壁炉烧得很旺,怪不得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只穿着睡衣还光脚。


 谢诺菲留斯跟在肖恩的身上关上门,有些高兴地说道:“你们很看重我的卢娜?这真好——不过我记得,现在还不是招生的时间吧?而且我当年只收到了猫头鹰传书,你们改进业务了?”


 “现在局势和以前不一样,霍格沃茨希望能够对学生进行更深层次的了解,当然,也希望学生可以更了解霍格沃茨。”肖恩随口解释了一句,扫视着周围。


 然后,他找到了自己想找的那个女孩。


 银色的眼睛,暗金棕色的头发,眼睛有些突出,皮肤很白,眉毛很淡——卢娜·洛夫古德在听到声音之后于壁炉旁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衣,耳朵上挂着红色的小萝卜耳环,脖子上挂着黄油啤酒的瓶塞做成的项链,和她的父亲一样,她也光着脚。


 谢诺菲留斯对着卢娜高兴地说道:“这是……额?”


 “肖恩·沃勒普。”肖恩提醒了一句。


 “对,沃勒普教授,来自霍格沃茨,专门负责你的招生事项——沃勒普先生,这就是我的卢娜了。”谢诺菲留斯继续高兴地说道。


 和印象中的那个卢娜一样,少女对着肖恩点了点头,表情空灵似乎超脱一切。


 “你好,沃勒普教授。”她的声音像是在天空的远方。


 肖恩艰难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很高兴……见到你。”


 卢娜的身形绝对不是一个十一岁左右的孩子!她比自己矮不少,但绝对和金妮差不多年纪!


 她早就应该入学霍格沃茨了!


 眼前见到的事实令肖恩有股非常不好的感觉,他在谢诺菲留斯的招呼下坐了下来,不住地打量卢娜。


 卢娜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但她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或者不喜,反而只是略带好奇地看着肖恩。


 “那么——”谢诺菲留斯搓了搓手,“沃勒普教授,你有什么要问我们家卢娜的呢?”


 肖恩深呼吸了一口,他露出一个平静的微笑:“洛夫古德先生,为什么您的女儿之前没有入学呢?”


 谢诺菲留斯愣了愣,他半是犹豫半是迷茫地说道:“没有通知啊,我带着卢娜在这里生活……生活了很多年……”


 “一直在这里吗?”


 肖恩的回答让谢诺菲留斯陷入了犹豫。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eoQUo.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