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被格林德沃看中的我去了霍格沃茨 > 第七百一十一章 戒指里的秘密

第七百一十一章 戒指里的秘密


 残破的大楼内空无一人,只有寂静的角落中有些许微尘溅起。


 冰冷的夜风顺着大楼的那些破损处“呼呼呼”地灌入,像是要把每一个角落的温度都狠狠地夺走。


 被隐形衣遮盖的角落里,绝望的赫敏无神地倒在墙边,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肖恩暴躁而愤怒地拿出魔杖,顶着她的脖子:“猫头鹰小姐,希望你回去的时候还能记住我所说的每一句话——记住,杀死我的人不是海尔波、也不是别人,而是你。”


 “不、不是我……”赫敏无神的眸子滑下清泪,“我、我只是……只是想救你……”


 “我还要感谢伱的善良吗?”肖恩不屑而厌恶地看了她一眼。


 “善良是最高贵的品格,因为它需要的能力是最高的!没有与之匹配的能力,善良不过是愚蠢又无力的烂疮!你配不上善良!你只是一个杀人凶手!”


 肖恩发泄着,接着又将魔杖指向了赫敏的太阳穴:“真他妈见鬼了!老子居然还要救你!”


 “那就……让我死……”赫敏心若死灰。


 “你死不死关我什么事?要不是……”肖恩咬着牙,另一只手高高扬起,最后还是放了下去,“妈的……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主动将明天开始到你回来之前的所有记忆全都抽取出来,听到没?”


 赫敏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心思去思考为什么肖恩要这么做了,她被无尽的绝望淹没,只是呆呆地按照肖恩吩咐的话去做。


 银色的絮丝被毫不留情的抽取了出来,而赫敏的眼泪无法抑制地流下。


 这是彻底的抽取,她没有为自己留下一丝一毫的记忆。


 等到这一切结束,她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心神的巨大消耗再加之最近一段时间的躲藏,这已经耗尽了她全部的精力。


 望着昏迷过去的赫敏,肖恩那丑陋的面庞渐渐地归于了平静。


 他眼中的歉意一闪而过,随即举起了自己的魔杖。


 时间转换器的正确用法是穿越后呆上穿越的时间,然后在不与本体见面的情况下回归。


 但赫敏穿越的时间太长了,在这里呆上两年,时间的修补能力和世界意志的注视会直接剥夺她的生命,她现在已经遗失了大量的生命力,再继续下去,最多不过三个月,她必然彻底衰老失去生命。


 所以,肖恩要换一个取巧的办法——这是他和“时间”打了这么多交道之后找到的一个小小漏洞。


 抽取赫敏于“未来”的记忆,让她提前回归。


 身体状况的不同就只能用魔法来解决了,幸运的是,两年,还不足以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除了赫敏本身能察觉到一点奇怪之处以外,其他人发现不了不对劲的地方。


 当然,作为知晓这一切的肖恩,他必须也要将两人对话的记忆封存起来,以免造成时间信息的不一致。


 望着手中赫敏的记忆瓶子,肖恩叹了一口气。


 紧接着,他的目光变得锐利了起来。


 平静的、温凉的蓝色火焰升起,但其中蕴含的却是可怕的破坏力——肖恩的魔焰庇佑已经掌握到了极致,他也可以像格林德沃那样自由地使用这变种的厉火了。


 将记忆抛进了火焰之中,在肖恩的刻意引导之下,银色的絮丝被当成了不忠诚的伙伴,深蓝色的火焰没有任何犹豫地将其彻底吞噬。


 火焰平息,这段记忆也彻底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他望向昏迷过去的赫敏,少女的眼角还带着绝望的泪水,如果可以的话,她大概再也不愿意醒过来了。


 但是,为了弥补这一次时间穿越,肖恩还必须要帮她再编织一段记忆。


 对于记忆大师而言,这并不困难。


 但是,虚假的记忆终归只是虚假的,深刻于灵魂的才永远不会湮灭。


 肖恩平静地做完了这一切,他盯着赫敏出神地看了好久,最后慢慢地站起了身来。


 其实……赫敏所说的那个办法是可以实现的。


 以她的死为代价,以此掩盖时间上的小小变动,而在未来将身死的肖恩也拥有了一次“假死”的可能性。


 这么做的本质就是将赫敏本次的穿越彻底虚无化,让“赫敏·格兰杰”的所有痕迹抹除,世界就再也没有这个女孩子存在过了——一个不存在的人怎么可能引动时间的变化呢?


 这便是赫敏所说办法的本质。


 她的确理智地考虑过,并且以巨大的勇气和令肖恩心碎的感情做出了这个决定。


 而这,似乎也是唯一的办法。


 肖恩说的那些话其实也是正确的,当赫敏以时间转换器来到现在,那么在将来,肖恩的死已经成为了定局。


 只不过,他没有告诉赫敏,赫敏想出来的那唯一的方法是可以实现的。


 少女躺倒在地上,干枯的头发遮住了她可怕而枯槁的半张脸。


 肖恩轻轻地拨开一点少女的发丝,眼中的心疼再也无法抑制。


 他深深地呼吸了好几口,才将心中的情绪平复下来。


 温柔地摸着赫敏的脸颊,肖恩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些弧度:“我可是骄傲到顶点的肖恩·沃勒普,哪需要别人的命来换我的命……”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


 在和赫敏的交流中,肖恩突然就领悟了过来。


 他,必定会死……也必须要死。


 卢娜的出现并不是意外,世界已经在提醒他了。


 肖恩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轻笑了一声。


 他拿起那枚戒指,目光渐渐地变得迷离。


 也许,里面就藏着可以印证他猜想的秘密。


 没有任何犹豫,肖恩念出了自己设置的咒语,戒指洞开,出现了熟悉的入口。


 肖恩慢慢地走了进去。


 和自己在戒指中的布置几乎没有差别,明明是可以自由飞翔的巫师,但他还是为了自己所需求的安全感而在自上往下的阶梯两边安装了高高的栏杆。


 熟悉的工作间略微有些杂乱,为了喜欢倒挂的戴夫而安装的那些横梁上只剩下了凌乱的爪痕。


 屋外的风景也几乎没有变化,唯一不同的是,那些缺乏魔力也缺乏打理的魔法造景都渐渐地变得残破、凌乱。


 偌大的戒指中空无一物。


 肖恩慢慢地走过那些他曾经走过的路,最后,在一个山洞中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


 “这里不是我之前保管执念体的地方么……”肖恩一边打量着整个山洞,一边嘟囔道。


 只不过,戒指里面的东西基本都被清干净了,何况,肖恩也不知道,那条时间线上的自己有没有得到过执念体。


 但很显然,两人收纳东西的方式还是如出一辙。


 坑坑洼洼的石台上,有一个冥想盆,旁边的盒子中则静静地摆着一个水晶瓶,瓶中的记忆絮丝呈现出淡淡的昏黄色。


 “记得在隐形衣里进行。”


 和自己字迹一样的短句刻在了石台上。


 “我还真是有先见之明……”肖恩挑了挑眉头。


 将瓶塞拔开,肖恩感觉一阵恍惚之感涌上心头,他略微有些吃惊地将瓶子拿远了一点。


 “这感觉可真扫兴……”


 随口说着,他将瓶口倒转,黄黄色的絮丝沉入了冥想盆中。


 顺着魔杖的搅拌,淡银色的冥想盆渐渐变成了深沉的黄色,肖恩没有犹豫,直接将脸沉入了其中。


 他从无尽的黑暗中坠落下来,最后落在了大理石地板上。


 打量着周围的景象,肖恩的眉头微微一皱。


 这是沃勒普家的别墅,也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


 肖恩扭头看了眼熟悉的院子,没有看到任何人存在。


 就在他疑惑时,一个脚步声从另外一边响起了。


 那是肖恩,当然,是另一条时间线上的肖恩,准确来说,是格林德沃战胜了邓布利多的那条时间线。


 肖恩·沃勒普从厨房的方向懒洋洋地走过来,他穿着宽松的浴袍,嘴里还叼着一根雪茄,只不过,手里端着的冰镇气泡饮料如果换成香槟也许会更合适。


 他的拖鞋耷拉着,鞋跟和地面碰撞发出不情不愿的声音,随后,他走到那张自己常常躺着的太阳椅上旁,将饮料放下,随手脱下浴袍,狠狠地抽了一口雪茄后,顺手就丢进了泳池。


 他躺下来,肖恩才看到,他浑身都是伤痕。


 本该健壮的身体已经变得消瘦无比,排骨般的肋部在主人大喘气的时候犹如干瘪的风箱一样一开一合。


 很像是个瘾君子。


 肖恩暗笑一声:“这倒是有点恶臭资本家富二代的样子了。”


 另一个肖恩在太阳椅上交换了一下双腿,他端起冰镇饮料直接灌了一口,冒出气泡的液体从脖子上流了下来。


 他毫不在意地再次躺了回去,懒洋洋道:“看我这被du品掏空身体的样子,恶臭资本家里的蠢蛋富二代应该就这样?”


 两个肖恩同时笑了一声。


 太阳椅上,肖恩戴上了墨镜,看向并没有太阳的天空。


 “再过几天,老师应该就要实施他的计划了,我准备让他带点东西回去,不过,其他的东西都带不走,影响不好,不容易解决——果然,还是脑子里的东西最不值钱,却也最有价值。”


 他砸了咂嘴,似乎是在品味刚才的饮品。


 “还是不如珍妮的手艺——”


 珍妮是沃勒普家的女仆,在肖恩出生的时候就开始为整个沃勒普家服务,在肖恩心中,大致等同于一个姐姐的地位。


 “要是珍妮没死就好了。”消瘦的肖恩随意地感慨了一句。


 珍妮死了……


 另一个肖恩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有不少疑惑,唔,大致的讲一讲好了?”


 “我出生时什么都不知道,还窃喜于自己出生在了一个富足的家庭之中,不过,十一岁之后,等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就知道坏了——你看,谁会让你舒舒服服的。”


 “这次,邓布利多教授没有战胜老师,甚至连平手都没有。格林德沃成了霍格沃茨的新任校长,而邓布利多被关进了高塔之中。”


 “校园生活就不讲了,反正,我讨得了格林德沃的欢心,成了他最喜欢的学生——啧,我本来以为这是一个我在反派老大手下兢兢业业,探听消息,然后救出可以打败反派的邓布利多,最后成功拯救世界的故事。”


 “但事实上,我发现,格林德沃很多地方做得比邓布利多要好,虽然他喜怒无常,但至少赏罚分明,而且不会出现什么奇怪的不作为现象。伏地魔?那老小子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就开始制作魂器,大概就跟原著里差不多的套路?哎呀,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他制作了第一个魂器之后开始宣传自己的理念,不幸的是……”


 肖恩露出一个滑稽的笑容:“格林德沃对整个霍格沃茨的掌控力远远不是邓布利多能比的,他才不管什么自由、隐私——伏地魔刚刚准备冒头就被逮住了,然后制作魂器的事情也被发现了。听海格说,伏地魔和他的那个魂器被一起烧死了,死得齁惨。”


 “最关键的一点是——”肖恩露出了感慨的表情,“我后来去高塔之中见到了邓布利多,但是,他压根不想出来,也从没想过什么反攻的计划——也是,巫师界蒸蒸日上,他反攻回去干什么?”


 “我本来以为这就是一条完全不同的发展线,但至少对我而言,没什么坏处——但是,你也知道的,罪责、海尔波这些事情一股脑地冲了上来。”


 “在我尝试掌控【傲慢】的时候,格林德沃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并且将全部身心投入到了对抗海尔波之中——很显然,我和他都失败了。”


 肖恩的脸上露出了平静又无奈的笑容:“我的人生顺利极了,顺利到了极点,甚至于,在掌控【傲慢】的时候都没出现过什么阻碍,但是,我发现我错了。”


 “说实话,也是在【傲慢】被抽出了我的身体之后,我才发现了这点——我的顺利,只是在为他人做嫁衣。”


 “我仅仅只是一个容器——我特么自己还没察觉到,还准备翻身做主人呢……”


 “结果,我干的那些事情都成为了海尔波的助力,这可太打击人了……淦。”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eoQUo.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