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废后不容欺 > 第161章 吐血

第161章 吐血


 赫拉站在无寿山山巅之上,看着不远处无双城的景象,嘴角忽然露出一抹玩味的笑。


 “大将军,何不趁这次刺探军情,把那个被他们称作是神的女人绑来?大将军神功举世无双,区区一个御兽师,应该不在话下吧!”赫拉身边一名老者捋着胡须,笑眯眯道。


 “约达,你说如今我重伤在身,就一个慕容晟已经让我招架不住,那个有趣的御兽师看起来本事也不止驯服几只野兽而已,我再去,不是找死么?”


 赫拉一双紫目转动起来流光潋滟,妖异无比,淡淡看向身边的约达。


 “你竟然会怕慕容晟?”约达眼中精光一闪,笑呵呵回道,“大将军以前可不是这么畏首畏尾的!半月前拿下无双城可是让大帝叹为观止呢!”


 这近八十岁的老者,一语道破赫拉隐藏在心底的秘密,赫拉却不怒反笑,


 “那也要看对手是谁,如果是那个嚣张不可一世的慕容苍,管他几个御兽师,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双,我杀一双!”


 “大将军大话可不能说在前头,那天逃回来让我医治伤口时,大将军耳朵不是近一天一夜听不清旁人说话,内脏也被震伤了么?”约达上下打量了眼赫拉,接着道,


 “慕容晟只伤了大将军赫拉一只手臂,御兽师可让将军伤得不轻呢!”


 赫拉闻言,一双狭长的紫目微眯,低头看向黑色衣袖内露出的绷带,冷笑了起来。


 “约达,难道我没有告诉过你,你这把老骨头教给我的东西,是根本不可能让我达到今天这个巅峰的么?御兽师……我已经找到了对付她的办法,只要能从慕容晟身边捉到她,让大帝早点考虑怎么庆祝我大获全胜吧!”


 是的,唐果儿一个人,他就能有办法对付她,可是慕容晟像护小鸡似的护在她身边,就让事情变得难办了。


 “天晓得!”约达一双灰目猛然瞪得溜圆,“你竟然学会了控制御兽师的术法!谁教你的!”


 赫拉嘴角勾起一抹笑,转眼望向约达,“天教的,约达当初收我为徒,不就看重我是百年难见的天纵奇才么?如今大帝最看重的就是约达,约达的目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呢!我已经等了太久。”


 约达嘿嘿笑了起来,一双灰目精光毕现,“快了,大帝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就跟东陵国的皇帝一样,说不定还会在东陵国皇帝之前崩天呢!到时候,赫拉还愁屈居人下么?”


 “当然不愁,我对约达做事一向放心。”赫拉一挑眉,“就怕这个突然出现的慕容晟,会坏了我们的好事,大帝现在还不能崩天,要崩天也得在我赢了慕容晟之后!”


 他本以为这次的主将还是慕容苍,谁想到竟然换了个人。


 不是说东陵的皇子里面就慕容苍最厉害么?跟慕容晟一比起来,慕容苍又算得上什么?东陵国人还真是狡猾,藏下这么一块宝!


 但是棋逢对手的酣畅还是让他出奇好的心情没有减退半分,而且那个有趣的御兽师,也是跟谜一样的人物呢!


 这次战役,想必绝对不会枯燥无趣。


 他又眯着眼,看着脚下那座城,无声地笑了起来,余光之间,却看到约达藏在长长的半袖之下的右手,缓慢而有节奏地动着。


 傀儡之术,可以远在千里之外控制想要控制的任何人。


 这是约达唯一没有教他的术法,只是他年事已高,解决完慕容晟,他再专心对付约达这把老骨头!


 几百里之外的红城黄沙漫天,又到了草枯鸟飞的季节,坐落在红城中央的金銮宝殿一片寂静。


 众臣看着轻纱之后躺在龙椅上的朦胧身影,忍不住在心里默默感慨,若不是还有约达国丈跟赫拉大将军,西凉还怎么有空攻打东陵国?


 “大帝,无双城一夜之间就被东陵的定北王攻下,恐怕这次不比上次东陵太子领兵打仗,我们还是与东陵谈和吧!”


 “是啊,大帝,就连赫拉大将军都被定北王打成重伤,这仗还怎么打下去!”


 几名大臣终于忍受不住大殿内悚然的寂静,上前直谏。


 “况且我西凉国不如东陵人才济济……”


 “你们知道,无双城城主商君被杀了么?”轻纱后的身影没有动,却忽然吐出一句话,声音毫无生气,像是捏着嗓子一字一顿说出来的话。


 这样的大帝让他们觉得可怕,曾经有人怀疑,这轻纱之后的大帝是假的,然而有不少大臣亲眼看到过大帝那张青白色的脸,不是大帝还能是谁?


 大帝这么一开口,没人再敢吱声。


 “青姬,扶朕回去。”大帝沉默良久,又一字一顿开口。


 站在龙椅边上一个柔美的身姿,闻言立刻起身,扭动纤细的腰肢款款走到大帝身边,和边上的一名宫人一起扶着大帝起身,让他坐上特制的轮椅,预备推他出去。


 行动间带起的风,吹得轻纱缓缓飘起。


 离得近的大臣,只看见大帝青白色的脸一脸木然,眼睛紧紧闭着,就跟死去多时的尸体毫无二致。


 其中一人忍不住惊呼起来。


 就在这时,大帝猛地睁开眼,朝那名大臣望过去,猛然睁开的眼又吓得他们不由自主向后退去。


 青姬随即往前走了一步,挡住众臣看向大帝的目光,放下轻纱。


 “青姬,还等什么?”大帝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尖锐急促,听起来更加刺耳。


 “是,大帝先回行宫,臣妾马上就来。”


 青姬柔美婉转的声音和大帝的声音形成了鲜明对比,站在原地未动,看着宫人把轮椅推走离开大殿,忽然转身撩开轻纱,从阶梯上走了下来。


 她那勾人的身段和长相,直叫人丢了魂魄,只是刚才出声惊叫的大臣却忍不住抖了起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大人刚才是对大帝天颜不敬,青姬没有办法,只能委屈大人了。”青姬走到他身前,撩了撩鬓边散落下来的青丝,跟着甜甜一笑,“来人啊,将大人拖下去,五马分尸。”


 “不要啊!”这大臣吓得面色如土,浑身抖得更厉害,立刻伸手拽住青姬的裙角,“臣本无意冒犯!青姬娘娘还请帮臣在大帝面前说说好话啊!”


 青姬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俯下身,用手轻轻一拂,就将那大臣推出去丈余,冲进来的大内侍卫随即把那大臣拉了出去。


 整个大殿鸦雀无声,一个三品朝官,就落到个这样的下场,以后谁还敢在朝堂上说话?


 “各位大人,大帝只不过病重,脸色不怎么好看而已,站在前面的大人也看清楚了,大帝只是有些精神不济,你们要是再敢在大帝背后胡乱揣测,那青姬,也不知道大帝会如何对你们呢!”


 青姬抬袖捂着唇轻笑了两声,又转身婷婷袅袅上了台阶,朝大殿后门走去。


 那名大臣的惨叫声还在外面回响,殿内众人吓得面面相觑,一个人也不敢开口说话,一个接着一个退了出去。


 青姬出了大殿,不疾不徐朝后面大帝的行宫走去,宫里不比得外面,遍地都种满了各色花草。


 她看着沿途娇艳的花朵,忍不住便轻笑出声。


 赫拉在外面立下大功,只要这次进犯东陵国成功,她也就能摆脱那个半死不活的大帝了。赫拉和约达,把她安插在大帝身边的时间,真的够久了。


 在大帝得急症之前,她就已经进宫,到如今,算起来应该有两年多了,有时她陪在大帝身边,似乎都可以闻得到他身上腐朽的味道。


 这种味道,她真的受够了。


 “青姬娘娘,大帝要喝药了,说见不到您就不肯喝。”远处急急奔来一个宫女,跑到她面前跪下回禀。


 “知道了。”青姬柔声回道,眼里却快速闪过一丝不耐烦。


 到达大帝的行宫时,里面果然一阵吵闹声,这病怏怏的老不死的,竟然还能闹得起来,难道是身体好转了?


 青姬凶狠地眯了眯眼,低头拾阶而上,走到门口时,一碗药从软榻之后甩了出来,差点甩到她身上。


 还有力气甩碗。


 她咬牙走了进去,低头跪在轻纱之后的软榻前,柔声道,“大帝怎么这样大的火气?”


 大帝本来匍匐在软榻边缘,一看心爱的青姬进来了,顿时满脸的笑意,用力撑着坐了起来。


 “青姬,朕刚刚好像又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大帝说着话,伸出一只手去拉跪在地上的青姬,让她起来,“刚刚他们要朕喝药时,朕才惊醒过来。”


 “哦?”青姬轻声笑着,带着一股香风坐到了皇帝边上,“大帝这些天好像又犯了前阵子的病症,说着话就睡着了。”


 “那朕刚才在大殿之上,又睡着了?”


 “是啊,大帝只听了几句话就睡着了呢,就跟以前几次一模一样。”青姬微微蹙起一笼烟眉,满脸担忧,娇嗔道,“臣妾真是担心大帝的身体,为何不乖乖听话喝药呢?”


 “好好好,喝喝喝。”大帝听青姬这么柔声抚慰,顿时满心的欢喜,接过旁边宫人手上的一碗药,二话不说就喝了下去。


 青姬望着他,嘴角又缓缓勾起一丝笑,轻声道,“喝了药,大帝就先睡吧,臣妾在边上守着大帝呢……”


 青姬的话和那碗药,让大帝顿时昏昏沉沉的,顺从地躺了下去,不一会儿,呼吸渐趋平稳,已经熟睡过去。


 将近有半个月的时间,西凉竟然一丝一动也没有,派过去的密谈也回禀说,西凉人很平静,静悄悄的。


 怎么想怎么觉得不正常。


 唐果儿平时除了让团子出来训练御兽和练功,再去看看将军操练士兵,就没什么事可做了,心里也等得焦急。


 听说肃州那里也没什么异动,西凉人既不攻打南面的无双城,也不攻打东面的肃州一带,不知道在预谋着什么。


 “唐姐姐,为什么你会幻术,而我确不会?为什么大老虎只听你一个人的话?”


 商昊阳处理完一天的事情,好奇地趴在唐果儿床边,看着唐果儿练完足足一个时辰的幻术,忽然开口发问。


 “乖孩子,会不会幻术不要紧,这只大老虎现在不也听你话吗?”唐果儿笑着摸了摸商昊阳的头,神清气爽从床上跃下,又到了给商昊阳普及知识的时间。


 “再说,你看我们队伍里最厉害的徐海徐将军,也不会幻术,可是他照样很厉害,不比那些会幻术的叔叔伯伯们弱,对不对?”


 商昊阳想了想,镇重其事点了点头,“对,我要学徐伯伯。”


 两人说话间,忽然有人在外面敲房门。


 “昊阳,让你叫唐姐姐一起来用晚饭,怎么这么久还不来?外面叔叔伯伯们可等急了!”商夫人的声音随即传来。


 商昊阳笑着眯了眯眼,立刻拉住唐果儿往外面走。


 果然菜已经上齐了,除了慕容晟,其他几个将领都坐在饭桌旁,训练了一天,都饿得饥肠辘辘的。


 说实话,除了程皓看起来是个儒将的样子,其他人看起来都五大三粗不拘泥于小节,正眼巴巴瞅着桌上的菜,只等慕容晟和唐果儿了。


 “要不各位将军先吃,妾身留点给王爷。”商夫人看着只捂着嘴偷笑,建议道。


 平时吃饭也没见慕容晟来得这么晚,唐果儿心里不由有点好奇,牵着商昊阳在桌旁坐下,往外看了好几眼。


 程皓看唐果儿这样,立刻笑着揶揄道,“唐将军,怎么还不懂筷子呢?别等王爷了,其他将军都开始吃了,我们也开始吧。”


 唐果儿脸不由一红,没有说话,捧着碗筷默默吃起饭。


 偏偏其他几个将军对唐果儿和慕容晟之间的事很好奇,对这两个人又很崇拜,程皓这么一开腔,立刻你一言我一语地调笑唐果儿。


 “以前别人都说娶妻若是娶唐三小姐,那就是只千年老龟,祖上积了阴德的事,现在谁敢这么说,老子一刀剁了他!”平时就喜欢和唐果儿开玩笑的张将军立刻大着嗓子吼道。


 一边吼还一边笑。


 唐果儿脸立刻绿了,“老张,你这是损我呢还是贬我呢?”


 “这哪是贬损,这是在夸你呢。”张将军笑得几乎要把嘴里的饭喷出来,“随军这么多天了,唐将军人是否像别人传的那样,其他人不明白我们还不明白吗?”


 “唐家到唐枭这一辈,就要败了,恕老夫直言。”另一个张老将军跟小张将军是远亲,听见自己的远房侄子这么一说,也忍不住叹道,“好歹也是个嫡女,就这么作践你把你往丞相府送,畜生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我爹他……”唐果儿捧着碗笑了笑,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商昊阳,还是没说下去,“也是有难言之隐的。”


 张老将军随即不屑道,“难言之隐,什么难言之隐?他也不想想当年的琅华郡主!”


 “这么说起来,程将军不也跟唐家大小姐似乎有婚约么?怎么,程将军不留在天都陪娇妻,又跟着上战场了?”席间一人忽然开口好奇问道。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唐果儿可是目睹了当晚唐素容的丑态,瞅着笑意渐渐僵在脸上的程皓,不吭声了。


 这唐素容是谁的老婆还不一定呢,说不定是慕容苍的,说不定又是其它皇子的,到了适婚年龄的还有二皇子和四皇子,只不过四皇子似乎比唐素容还小。


 “我和唐大小姐未曾有过婚约,都是我娘跟她娘走得比较近,别人传出来的玩笑话罢了。”程皓忍了又忍,挤出一丝笑答道。


 可见他对当晚发生的事还有余恨。


 唐果儿不禁也觉得他可怜起来,正想说些什么其它事打圆场,门口的一个商家家仆忽然不轻不重喊了一声,“王爷来了。”


 吃饭的一众人都往门口看过去,只是慕容晟好像不是一个人进来的,身后还快步跟着一人。


 入夜了不怎么看得清楚,看身形似乎是个女子。


 唐果儿愣了愣,觉得怎么看怎么眼熟,等到走廊上的灯照上两人的脸,唐果儿忽然惊叫了一声。


 是云清!云清怎么来了!


 她立刻站起来朝着云清走过去,“云清!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云清听到是自家小姐的声音,立刻抬起一张风尘仆仆的小脸,激动地眼眶顿时红了一大圈,朝唐果儿扑了过来。


 “小姐!奴婢可算找着你了小姐!”


 本来他们是要去肃州,云清是怎么知道他们改道来了无双城?


 唐果儿一把拥住云清,激动地不知如何是好,前几天才想着他们呢,云清这就来了!


 两人抱着又是笑又是跳的,唐果儿这才真正感到有亲近的人在身边,是多么好!就算这些将士再好相处,也不是女人,也没有跟她一起同甘共苦过。


 等激动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唐果儿才推开云清,捏着她的肩膀笑嘻嘻问道,“月影呢?月影跟你一起来了么?”


 “小姐。”云清脸上的笑顿时慢慢消退了下去,咬了咬唇,浑身都战栗起来,“小姐……月影她……”


 一听这口气,唐果儿就觉得不对了,松开手试探地问,“月影她怎么了?”


 “她被大小姐害死了!”云清鼓足勇气小声道,刚说完,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淌,嚎啕大哭起来。


 “死了?怎么会死了?走之前我还跟你们说得好好的,要是没办法待下去了就逃!你们不是替我在外面偷偷置办了一些田产跟房子的吗?怎么会!”


 唐果儿张了张嘴,笑了起来,“云清你别跟我开玩笑了!你们两个真是无法无天惯了!被我宠得连这种玩笑都能说得出口!月影呢?叫她出来!”


 她一边笑着一边往门口走,似乎想要找出并不存在的月影。


 云清伸手拦了一下,没拦住,被唐果儿一下甩到一边,坐在地上捂着嘴泣不成声。


 “果儿。”慕容晟站在门口,一直悄无声息看着她们两人,皱着眉头想拉住往外走的唐果儿。


 “放开我!”唐果儿深吸了两口气,憋住涌到眼眶里的潮意,大吼了一声,想要甩开慕容晟的手,“我的事不用你管!”


 “唐果儿!你冷静下来!”慕容晟索性两只手扯住唐果儿,大声咆哮道,“现在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听到云清说月影死了也觉得可惜,我心里也替她难过!”


 “你难过?”唐果儿冷笑了一声,扭头眼眶通红瞪向他,“你难过个什么劲慕容晟?要不是你月影也不会死!如果我留在天都她们能有机会对月影下手吗?”


 慕容晟没想到唐果儿第一个怪罪的人会是他,神色不由一僵,继而缓缓开口,


 “是,都是我的错,说来说去都是因为我,但是,杀月影的人毕竟不是我,你先冷静下来问问云清,月影是怎么死的好么?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


 “你连月影长什么样估计都忘记了吧?还怎么解决?人死能复生吗?怎么解决?”唐果儿这时再也忍不住,眼泪狂涌而出。


 从她穿越到这个破地方的第一刻开始,月影就陪在她身边,不管什么风雨都是一起经历过的,也被人打过也被人骂过,可最后还是落到这么个下场!


 月影的一颦一笑,笑着喊她小姐,说小姐长得这么美,世上的事真是不公平,什么事都替她挡着撑着,这时一股脑全都涌了上来,这一世加上一世,再也不会有人比月影对她还要真心还要好!


 “就是因为你慕容晟!我的一切都没了!”唐果儿死死捏住拳头,憎恶地瞪着他,目眦欲裂,“原本我就什么都没有,好不容易才有的东西,就是被你害得一样样都没了!!!”


 面对唐果儿愤怒的指责,慕容晟只觉得心口疼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悲哀地回望着她,一时竟无从辩驳。


 在她心里,恐怕真的想他死了才痛快吧?


 “你要是觉得难过。”他哽了哽,低声道,“想要出气的话,就捅我一刀,不要捅心脏,现在无双城需要我。”


 他宁愿用这一刀换取唐果儿的平和,让她心里能舒坦一点。


 唐果儿深吸了好几口气,握紧了腰刀。他明明知道她不会下手,上一次已经试过了!


 心里郁积了好几个月的怨气猛地全都蹿了上来,让她已经不能呼吸。


 她猛然觉得胸口一痛,抑制不住俯下身,“哇”地吐出一大口,一阵黑暗朝她袭来。她再也支撑不住,一头往门槛外栽去。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suFU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