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废后不容欺 > 第194章 功亏一篑

第194章 功亏一篑


 唐果儿遂稍稍放下心来,站在孔将军身边看暗卫与赫拉缠斗在一起。


 她并非不着急,只是慕容晟必然还有下一步。而这一步会怎么走,她不清楚,若是轻举妄动打乱了慕容晟的布局,反而是弄巧成拙来了。


 可眼见着暗卫节节败退,一个个死在赫拉手下,唐果儿的心不由提了起来。慕容晟究竟要做什么,别告诉她这个安排只是为了让赫拉知道她对他来说不重要而已吧!


 唐果儿想到此,不禁瞟了一眼旁边的孔将军,见他并没有紧张之色,反而在神态之中透着一种她说不出的坚定,这种坚定就像是战士决定为国捐躯一般。


 突然,城墙下猛地袭上一波箭雨,与此同时,一个暗卫竟生生从赫拉的招式下脱离了出来,举剑用尽全力朝着唐果儿刺去。


 孔将军拉着唐果儿往一旁移了一步,躲开了暗卫刺来的剑,却也挨了暗卫一掌。唐果儿只觉得一股剧烈的冲击力袭来,接着身子被迫往后一仰,朝城墙下栽去。


 她急忙往城墙下看去,不知何时云渊已经领着那对士兵在底下结起了一个灵力罩,正在她即将坠下的位置。


 原来,这才是慕容晟这一系列举动之后真正的计划。


 然而,眼看着就要安全落到云渊的灵力罩中,唐果儿却陡然觉得腰间一紧,下降的趋势猛地顿住。


 一根极细的褐色丝线缠到了她的腰上,将她往上提去。


 云渊正想飞身拉住唐果儿,紧接着的一道灵力风刃将他的身形打回地上。同时,有一只极迅速的军队从云家军的后方袭来,速度之快,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将十万云家军的阵营分割成一块一块的,原本胶着在一起的战场,顷刻四分五裂。


 “大将军,你快看,那是什么?”孔将军捂着挨了一掌的肩头,看着城楼下战场中突然出现的军队,不解问着赫拉。


 赫拉拍碎最后一个暗卫的心脉,目光在空气中搜寻了一圈,最后落到那个丝线之上。他却没有往城下看去,而是顺着丝线看向了城楼的另一处,在哪里,一声黑色长袍的人迎风而立,连整张脸都掩在了风帽里,只有丝缕的灰白的发从帽檐钻了出来,随风而荡。


 “约达。”赫拉明显愣了一下,皇城虽然被慕容晟占领了,但是,皇族中人完全可以躲到祭祀塔里去。只要塔门一关,慕容晟再有三头六臂都无法攻进去的。约达作为皇族中人,又身兼祭司一职,应该更明白这个道理。


 在这个时候,他出现在这里,莫不是皇族也出了事?


 约达没有应答赫拉,再度将手中的丝线往上一提,唐果儿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城头。


 心知此次营救计划失败,孔将军连忙走上前意,作势要将唐果儿押进来,却只走了两步,他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刺穿了自己的胸口。


 孔将军低头一看,一根深褐色的细丝从自己的战甲里垂坠了出来,胸腔里似乎被极强大的灵力充斥着,他甚至听见了自己五脏六腑一点点裂开的声音。忍着巨大的痛楚,他缓缓扭头去看,只见约达手中又多出了另一条丝线,正是穿透了他心脏的那一根。


 “为什么?”孔将军艰难的问道,这个计划里,他自认为为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为什么还是被人看出了端倪?


 “哼。”约达冷哼一声,猛地将丝线往回一拽,当细丝从孔将军身体里抽出的瞬间,唐果儿只觉得一片血雾炸开,腥红飘荡在眼前,她的脸沾染上点点温热的腥雨。


 前一刻活生生的人还站在这里,后一刻却消散得连渣渣都不剩,这一切只因为这个黑袍男子的一招!


 唐果儿不禁看向自己腰间那个微不可见极为不起眼的细丝,只觉得一阵胆寒。一被细丝拉回城楼上,她便毫无犹豫的选择站到了赫拉的身旁。


 赫拉从孔将军的消失中回过神来,当即怒道,“约达,你这是做什么?”他的一名得力干将,不是战死,而是就这么白白的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


 “赫拉大将军,请你先收起自己的怒气,我这是在帮你清扫奸细。”约达的目光从唐果儿脸上扫过,缓缓抬手拂下了头顶的风貌,露出一张瘦极了的脸来。


 尤其是那双凹陷下去的眸子,唐果儿只觉得从哪里出来的目光如同一条小蛇,冰冷而让人战栗。


 赫拉看到约达露出的一张脸,震惊得不能自已。过了良久,他才喃喃着道,“你……你的脸怎么变成了这样?”


 “很可怕吗?”约达抬手缓缓抚上自己的脸,突兀的触感让他整个人生出一种阴暗的气息来。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这与其说是一张脸,还不如说是一张皮包着个骷髅!


 这一切都是拜慕容晟所赐!


 约达眼底闪过浓厚的愤恨,望向唐果儿的目光越发狠戾毒辣,他拿起披风上的风帽戴好,重新将自己的脸遮挡到黑暗中,冷冷吐出几个字,“祭祀塔被毁了!”


 “什么?”赫拉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约达的脸已足以证明他的话是真的。


 西凉的祭祀塔是用一种特殊的材料建成,刀枪不入,水火不惧,而且其间还有历代祭司残存的灵力保护。千百年来试图攻破此塔的人都以失败告终,成了踏下的堆堆白骨,慕容晟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毁了它?


 “慕容晟的灵力深不可测,若不是天阶灵圣,那么就是已经步入了灵神领域的绝世高手!”约达的语速恨慢,听起来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是这字句之中却都透着一股压抑的仇恨。


 赫拉知道祭祀塔对西凉的意义代表着什么,对约达浓烈的怨恨并不觉奇怪,只是他的话却彻彻底底让他震惊住了。


 慕容晟多大?


 不过是和他一般年纪,如今他离低阶灵圣的阶位尚且还早慕容晟竟然就已是天阶灵圣甚至是更往上的高手了?


 东陵皇族这一代的天才不是慕容苍?为什么从未有任何一点风声传出来?


 赫拉下意识扭头看向身侧的唐果儿,似乎是向她询问这其中真相。


 唐果儿迎上他的目光,眸子里也有惊讶在流淌,“慕容晟从来没在我面前展露身手,他有多厉害,我也不知道。”


 就算知道,除非是我脑子进水了才可能告诉你。


 赫拉将信将疑的掉开目光,扫了一眼地上的点点殷红,眸色沉了沉,“你刚刚说孔将军是奸细,有何证据?”


 “我办事一向凭直觉,从来不信证据。”约达缓步走了过来,黑色的长袍逶迤一地。凡是他经过的地方,似乎都被黑暗笼罩住了。


 随着约达的走进,唐果儿只觉得一股怨气压在自己心坎上,让她几乎不能顺畅喘息。好在约达停在了离她半丈开外的位置。


 约达的目光落在城墙边上,霎时变得幽深,


 “刚刚那一掌,凭孔将军的身手完全可以躲得过去,但是,他没有躲,这是其一。其二,按照当时孔将军站的位置,他拉着唐果儿避开那一剑,按照惯性来说,应该是往右边才对,但他往了左边。因为左边是城墙石墩和石墩之间的缝隙,他看似再躲,真正的目的实则是将唐果儿推到城墙下早已准备好接住她的人的手上去。”


 “既然你说他是慕容晟的人,为什么我却一点都不知情呢?慕容晟既然有内应,就应该事先告诉我他的援救计划才是,不然执行起来的时候出了什么差池,那该如何是好呢?”


 唐果儿不禁在心底暗暗佩服约达的敏锐力,只是嘴上却丝毫不留情,将约达的话否认得干干净净。


 “我不想和你做无谓的口舌之争,是与不是,人我都已经杀了。”约达冷冷瞥了一眼唐果儿,不打算和她纠缠下去。他浑身上下的怨气也收敛了许多,拖着一袭长黑袍,往城墙边缘走去。


 赫拉沉默站在原地凝思,似在回想孔将军当时的动作神情,可惜却是印象寥寥。他当时一心放在与暗卫的交锋之上,根本没有多余心思关注孔将军这边发生的事情。他咀嚼约达的话,目光不禁飘过城墙那处缝隙,便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


 不管孔将军是不是奸细,人都已经死了,而唐果儿也还在他的手上。


 神箭营从来不缺将军!


 想通了这一点,赫拉的神色缓和下来,他一把拉过唐果儿,转身跟上约达的步子,也走到城墙边上。


 城墙之下激战还在继续,凌厉的杀意和迫人的气势铺天盖地袭来,西凉十五万大军与十万云家军本来不分上下,但因为那股突然而至的西凉援军,这种平衡便被打破来。


 西凉援军与约达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到达,唐果儿不用想这一只军队对于西凉来说,就如同云家军相对东陵而言一般的存在。


 只是眼下十万云家军所抵挡的却是西凉近二十万的兵马!


 刀光剑影,鲜血残骸,鼓声如雷,嘶喊不绝,整个战场如同人间地狱。


 在密密麻麻的士兵里,唐果儿的目光一直凝注在穿着一袭白色铠甲的云渊身上。


 云渊身处乱军之中,腰侧的长剑已出鞘,没一下,不管是挑,刺,划,都带出一个让人惊艳的弧度,剑尖所过之处也必定会有一片片艳丽的血花。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suFU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