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废后不容欺 > 第76章 恶战

第76章 恶战


 宫门内外已陈尸无数,马匹几乎没有落脚之处,唐果儿看着那满地的血腥,闻着那浓厚的腥味,只觉胃里一阵翻腾,她第一次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看到这么密集的死人,这冲击力还真是不小。


 却也只能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成王败寇,这些人趁国忧外患自顾不暇,竟然还企图发动政变,其一大逆不道,其二不自量力,根本就死不足惜。


 她重生在这乱世之中,如果仅有妇人之仁,就会如同这些躺在地上的人,说不定会死得更惨,毕竟容不得唐果儿在这个世上活着的人多了去!


 比如何氏,比如慕容苍。


 默默重复了许久,她终于逐渐平复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咬紧牙紧跟在慕容晟身后。


 她只恨死的不是那个懦弱狠毒、俨然以后就是个大淫魔的唐荣轩,二姐唐梦宁命途如此多舛,未婚夫上了战场,如今竟还是逃不了一个死字。


 这么想着,她心里的恨意又加了一分。


 前方几十步开外就是宣武门,她略低下身子,紧伏在马背上,右手抽出慕容晟给她的佩剑,以防里面有暗箭埋伏。


 冲进去的那一霎那,只见前方火光冲天,那些逆贼果然已经开始放火烧宫门了!


 前后左右原本都有自己人紧紧包围,冲进去还没几秒钟,人就被冲散了,几根利箭随即擦着她身边飞过。


 她心里不由一紧,眼神下意识追随着慕容晟,不让自己跟他之间的距离隔得太远。


 叛军皆在臂上绑着一根红丝巾,好辨认的很,不等人靠近她的马,她便朝他们刺去。


 铁剑跟冰剑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只几下她便得到要领,配合着体内的灵力,将手中长剑舞出一道密不透风的淡绿剑花。


 一时之间竟无人能进她身。


 她趁机朝着慕容晟又靠近了一些,眼角余光却见一道红影朝慕容晟的方向扑去,眨眼间和慕容晟缠斗在一起。


 慕容晟出手快,偷袭那人出手也不比慕容晟慢多少,慕容晟急攻,他便守,慕容晟一招收手,那人便如影随形攻上去。


 起初她还能看得清他们之间对打的招式,后来便看不清了,只看见红黑两道疾风一般的影子。


 凭她的眼力都看不清的话,那不就证明慕容晟比她厉害得多?


 那天在练武场上的一幕立刻浮现在她脑海,慕容晟最后攻下她那一招,那股凶猛的力道逼得她不得不出手应战,那一瞬间是身体求生的本能逼着她出手。


 如果她不暴露自己显出真正的实力,下场就只有死。


 只走神了几秒,小腿处便是一凉,一柄剑堪堪划过她的小腿,幸好马儿一惊,朝边上退了两小步。


 她不敢再走神,学着方才慕容晟的一招,右手虚空一划,默念玄静教给她的心法口诀,朝攻到脚下的两名士兵一掌拍去,强大的灵力随即贯穿到她的掌心,一掌轰得十几人飞了出去。


 她没料到短短数日的功夫,自己的功力竟然进步如此神速,看着一连串飞出去的人,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幕吸引了附近许多人的注目,刹那间,一大群胳膊上系着红色丝巾的士兵涌到她身边,近处更有一骑在马上的领兵模样的人朝自己冲来。


 他们想一拥而上杀了她!唐果儿不敢再有丝毫懈怠,空着的左手连轰几掌击退围上来的人,冷不妨耳边传来一声刺耳的利器破空声。


 她心中不由一惊,慌忙侧身躲过那柄长枪,左路那朝她奔来的领兵已攻到她面前,趁机一勾手将她拖下马。


 唐果儿即刻一掌拍出,就地一个驴打滚,同时避开了那柄长枪和那个将领顺势送出的一剑,肩头却不免还是被刺伤了一道口子。


 两样兵器交接在一起,发出刺耳的颤动声,余震不止。


 她后怕地喘了一口气,一个腾身站了起来,捏紧手中长剑,死死盯着面前两人。


 使长枪那人灵力似乎犹在她之上,如果她反应不够快,刚刚那一下就能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他一双绿豆般大小的眼正落在她方才被划破的裤脚和肩头处,嘿嘿奸笑了一声,“我方才见她进来时,一直紧跟在慕容晟身后,这般细皮嫩肉的,怕是个女人吧!”


 “钱大人所言不虚,我方才摸了一把她的手,骨头软得很,必然是个女人。上回左相绑到的唐果儿是个假货,这次恐怕是真的了。”另一人笑着附和道。


 “那还等什么?”被唤作钱大人的男人话音还未落,一柄长枪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立刻朝唐果儿刺来。


 隔着三四米的距离,那贯穿的强大真气迎面扑来,卷得唐果儿衣袍鼓舞,险些站立不住。


 她立刻将右手握住的剑插入砖缝稳住身形,同时左掌用尽全力随即轰出,堪堪让那长枪枪尖停在了眼前不过半米不到的距离。


 那使长剑的将领在旁看着,惊道,“以前是谁说这唐家嫡女是个废物的?连钱大人的长枪她都能抵挡得住!此女修为至少与钱大人不相伯仲!”


 说罢,知道不能再轻敌,立刻出手想助那钱大人一臂之力。


 只是还未出手,胸前忽然一阵冰凉。他不可思议瞪大了眼,一柄通透的剑贯穿了他的左胸,正缓缓消失在空气之中。


 随后胸前的血喷薄而出,轰然倒在地上。


 “罪无可恕。”慕容晟抹去嘴角的一丝鲜血,冷冷道,“尔等逆臣贼子,只会欺凌妇孺残弱,不忠不孝不仁,本王以监国口谕下旨,叛军,绝杀无赦!”


 最后几句话,随着慕容晟丰沛的真气在宣武门上空盘旋回荡。


 唐果儿心中一喜,知道慕容晟打败了刚刚那个缠着他的非常强劲的对手,不知怎的,拄着剑的右肩膀忽然一阵刺痛发软,不由自主往后仰去。


 完了!她看着钱大人穷凶极恶的脸,想要躲开那近在咫尺的长枪已经来不及。


 就在这时,忽觉神识之处绽出一道白光,猛地从她身体内冲了出去,强劲的力道猛地拍开那长枪。


 竟是那小白团子苏醒了过来!


 与此同时,慕容晟已单手拧住那钱大人的脖子,毫不犹豫往后一扭,钱大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反抗,身子便软了下去。


 慕容晟面上露出一丝嫌恶,随即松开手飞掠至唐果儿身边,将她搂入自己怀中,焦急问道,“怎么了?”


 唐果儿朝他勉强挤出一个笑,眼前直冒星星,没用地双眼一翻,竟昏了过去。


 看着慕容晟那张焦急的脸逐渐消逝在黑暗之中,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臭狐狸下次回她身体的时候再这么猛,等它冒出来,她一定掐死它!还嫌她在慕容晟面前不够丢人吗!


 从昏睡中醒过来时,她只觉得身边一片金碧辉煌。


 这是在哪里?


 她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坐起,四肢却酸软得出奇,没等她弹起又跌回到床上。


 “躺好,太医刚刚才来看过,那个钱大人的长枪上淬有剧毒,还好伤口不深。”慕容晟倚在她对面的软榻上,疲惫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哑声道。


 “这是哪里?”她吃力地半支起身体靠在身后的床柱上,打量了周围一圈,伸手揉着太阳穴问道。


 头也昏得很。


 “这是本王未及冠之前在宫里的行宫,空置了许久。”慕容晟说着,懒懒起身,将桌上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药送到床畔的矮几上。


 这……这是慕容晟的床!


 “宫……里就没有其它的房间了么?”她努力压抑着立刻想要弹起来就跑的欲望,强自镇定问他。


 “你说呢?”慕容晟盯着她看了好几秒,深眸忽然眯了起来,朝她凑近了一些,“反正被褥全都是新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该死!他为什么要靠这么近!这让她不由自主想起了上次在帐篷里的那个吻,她一边回答一边慌忙朝后挪了一点位置。


 慕容晟却似没听到她的回答,嘴角挑起一抹邪笑,“还是说,你渴慕本王已久,巴不得睡本王睡过的床褥,其实本王就在你身边,只要你想,本王乐意之至,随时恭候。”


 说着,他已坐上了床头,将她逼得往床角缩去,“之前你说喜欢本王,后来又说襄王有意神女无心,你可真有趣得紧,本王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她是襄王,而他是神女?他不觉得这个比喻有点奇怪么?


 唐果儿看着他越靠越近的脸,昏昏沉沉的脑子更加昏沉,也不知道自己在胡乱想些什么东西,慌乱之中伸出绵软无力的手抵住他的胸膛。


 “你不许再靠过来了!我警告你!”


 因为抓着他胸膛处的手无力,看着倒更像她拉着他,在邀请他更进一步。


 “要是本王偏偏今日就想要了呢?”慕容晟忽然伸出手,捏住她精致小巧的下颚,指腹有意蹭了下她娇嫩的唇瓣。


 “你前几次见本王如此火辣热情,本王因当着旁人的面也不好做什么,不如今天就如了你的愿,如何?”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suFU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